318太陽花學運5周年 江宜樺:從未後悔下令驅離!

▲▼▲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為323攻佔行政院流血衝突,以證人身分出庭應訊。(圖/記者楊佩琪攝)

▲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圖/記者楊佩琪攝)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今天是318學運(太陽花運動)五周年,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接受廣播節目訪問表示,自己從未後悔下令驅離佔領行政院的民眾,因為他不贊成要脅式占領的態度,且認為台灣民主走到這一步,是很大的悲哀。

江宜樺說,很多人從具體微觀的角度來看待太陽花,但也有很多人會宏觀角度看。太陽花學運訴求的是反服貿,或是運動者所說的反黑箱,但在這個反服貿的背後,毫無諱言的是一股「反中國」,或反對當時馬英九政府的大陸政策情緒

▲▼太陽花學運退場晚會,林飛帆、陳為廷宣讀人民議會意見書。(圖/記者陳明仁攝)

▲太陽花學運。(圖/本報資料照,以下皆同)

江宜樺表示,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更廣泛的憂慮,就是平均薪資沒辦法增長,青年朋友對未來普遍焦慮,對貧富差距的現象,全球化帶來的「富者越富,貧者越貧」情況感到不滿,不只是太陽花運動,世界各地也都出現一些比較群眾性的運動,或者是比較排外的保護主義思想,例如:美國反華爾街佔領運動、中東茉莉花革命、歐洲「反移民」運動,這應該是太陽花運動當初爆發的廣泛背景。

江宜樺認為,自己身為318、323的當事人,感觸當然很深,自己覺得在318和323之後,台灣整個政治發展轉向跟過去不太一樣的方向,是用一種比較亢奮的情緒,「把台灣推向一個難以翻身的深淵。」自己之所以這樣講,因為就貿易、經濟、兩岸關係,乃至於整體社會發展的策略,其實經過當年3月這些事件後,被迫讓台灣整合進區域經濟體系的努力中斷,因為服貿不通過後,兩岸其他協商就全部都停擺了,兩岸關係在2016年之後,當然隨著不同的政府上台,而更加的僵化,到現在是幾乎無解。

▲▼反服貿太陽花學運退場,群眾聚集不散,鎮暴警察擬強制驅離。(圖/記者陳明仁攝)

江宜樺說,這些反黑箱、反服貿,經過時間的檢驗,大家就可以看出來,當時所反的、訴求的東西,究竟是真正在反?還是只是在一個政治操作的動員工具,譬如現在連審都不審「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也就是代表問題根本不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而當時國民黨黨團副書記長張慶忠審查發生的黑箱作業,被外界質疑沒有公聽會,但其實立法院當時已舉辦了12場。

江宜樺表示,反觀大家最關心的同性婚姻,行政院制定「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到立法院,一讀通過、逕付二讀,根本連委員會討論都沒有,「請問這些抗議黑箱的人在哪裡?他們有站出來講一句話嗎?」在這之前還有無數的,包括年金改革、勞資糾紛,如果沒有充分討論就是黑箱的話,都不曉得黑暗多少倍。

▲▼太陽花學運經典照片回顧。(圖/本報資料照)

江宜樺稱,當時318針對服貿協議所丟出來的很多指控,「其實都是煙霧彈」,真正目的是阻擋當時已經關係進行不錯的兩岸互動,而這互動是不是賣台?喪失台灣主權?這「我完全不同意!就像馬英九總統講了無數次,我也完全贊成,你如果檢驗這所有簽過的21項協議,哪一項哪一條讓你覺得喪失台灣主權?」事實上反對黨從來沒辦法講說,是哪一條有問題、要修改這一條,而只是很籠統的講說「服貿或後來的貨貿,就是要出賣台灣,把台灣主權滅掉,向中共投降。」

關於下令驅除323佔領行政院的民眾,江宜樺提到,自己從來沒有後悔,因為他不贊成要脅式的占領,若所有對公共政策的討論,都變成了糾眾占領,那還需要什麼議會、投票嗎?這不是法制,台灣民主若走到這一步是很大的悲哀。

▲▼太陽花學運經典照片回顧。(圖/本報資料照)

另外,關於自己被指控為「殺人部長」,江宜樺說,這根本是一個無端指控,當時幾千名群眾包圍行政院,其中有100多名民眾衝入行政院,不管是行政院的負責人或警察首長,可以說是義無反顧必須執行驅離,因為「絕對不容許這樣的暴民佔領國家行政中樞」。

江宜樺表示,在驅離過程中也特別交代,絕對要把可能的肢體衝突降到最低。以台北市警察局或保安警力運用來講,大體上是正確的,少數情緒失控的案子是必須追究。且自己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後,才知道有些人流血不是警察打的,而是因為撞到電線杆,或是跑的時後跌倒造成。

▲▼太陽花學運經典照片回顧。(圖/本報資料照)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馬麻忙搬家...愛貓怕被「裝箱丟掉」 露無辜臉眼眶泛淚...網:是多怕?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