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離愛情長跑7年!新郎警婚禮前接到一通電話「消失了」 獨留新娘善後

遠距離愛情長跑7年!新郎婚禮前接到一通電話後「消失了」 獨留新娘善後。(圖/翻攝《寧波晚報》)

▲沈卓俊和妻子在環球影城甜蜜合影。(圖/翻攝《寧波晚報》)

記者陳俊宏/綜合報導

因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原本已經萬事俱備的婚禮,不得不推遲舉行。然而,更令新娘措手不及的是,準新郎在接到單位的一個電話後便匆匆離開,此後,便像「消失」了一樣。

大陸《寧波晚報》報導,這位準新郎叫沈卓俊,是浙江省寧波市望春監獄的一名民警,負責行政工作。他的未婚妻工作常駐杭州,兩人一直是遠距離戀愛,平時聚少離多;去年年底,他們7年愛情長跑終於修成正果,原本計劃今年年初舉行婚禮,酒店、婚慶公司等有關事宜都已籌備妥當。

大年初二晚上,沈警官正在家裡收拾行李,準備到杭州與未婚妻會合,就在這時,手機響了,單位通知啟動封閉式執勤。他接到了赴圍牆內一線抗疫執勤的命令,帶著行李直奔單位,在開了一天的抗疫會議後,便投入到圍牆內的執勤一線。

因工作崗位特殊,沈警官和同事需要封閉執勤,即工作人員進入圍牆後,按照工作紀律要求,手機等通訊設備全部上繳。從此,這位準新郎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沈警官說,對於不能與未婚妻一起面對和分擔特殊時期的壓力,他內心很是抱歉。(圖/翻攝《寧波晚報》)

遠距離愛情長跑7年!新郎婚禮前接到一通電話後「消失了」 獨留新娘善後。(圖/翻攝《寧波晚報》)

沈警官封閉執勤期間,負責後勤保障和會務等工作,平時工作很忙。他的臨時寢室就設在辦公室隔壁的會議室,除了睡覺外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圍牆內的工作就是我的全部,我沒有條件也沒有精力去管圍牆外的事情。」

婚禮原本是兩個人的事情,而有關婚禮無限期延遲的善後事宜,都落在準新娘一人身上。沈警官說,未婚妻這段時間因此獨自承受很多,比如執勤初期,家中長輩沒有預料到疫情形勢這麼嚴峻,對過早決定推遲婚禮還是有些不理解;她要反覆勸導他們,安撫情緒。

沈警官表示,同時,未婚妻還要與酒店、婚慶公司等所有涉及婚禮的環節一一對接,商討各種細節,「比較麻煩的是,這些都在寧波,之前多數都是我對接的。更麻煩的是重新預約婚禮時間,需要各方檔期都統一才行,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沈警官指出,未婚妻一開始為這些事不勝煩擾,而這種情況下,他唯一能做的僅是深夜用固定電話給未婚妻打一通安慰電話。他的未婚妻在航空單位上班,因此她在應對婚禮善後繁瑣的同時,還要面對工作中隨時可能涉及的疫情,承擔著巨大的風險。

▼封閉執勤期間,沈警官得到外公不幸去世的消息。(圖/翻攝《寧波晚報》)

遠距離愛情長跑7年!新郎婚禮前接到一通電話後「消失了」 獨留新娘善後。(圖/翻攝《寧波晚報》)

而身為未婚夫的沈警官能做的,也只是電話中三言兩語的安慰,「有一次通話時,我感覺她語氣中有些緊張、不自然。我再三追問,她才告訴我說,剛剛航班上有個涉疫的乘客,於是飛機上所有人都留在原地,等待核查結果,萬幸的是最終排除了風險。」

沈警官說,對於不能與未婚妻一起面對和分擔特殊時期的壓力,他內心很是抱歉,只希望疫情早點過去,重新補辦一個隆重的婚禮。

封閉執勤期間,沈警官有對未婚妻的抱歉,也有對家人的遺憾。2月3日上午10時多,他突然得到外公去世的消息,「當時,整個人一個下懵掉了,大腦一片空白」,外公去世得比較突然,之前身體雖有些慢性疾病,但整體情況還不錯,且老人家一直頭腦清晰、精神很好。

「今年大年初一吃飯,我就坐在外公身邊,他還笑呵呵地對我說,等著喝我的喜酒……沒想到僅僅過了幾天,外公就去世了,真是太意外了。」初聞噩耗,沈警官第一反應是要回去見外公最後一面,「外公慈祥和藹,而且我從小是外公、外婆帶大的,一直以來我和他們的感情都非常好。」

「當時思想鬥爭還是滿激烈的,一方面,急著想離開這個封閉環境,去見外公最後一面;另一方面,當時手上有很多工作要做,實在走不開。」沈警官說,等忙完工作,他心中也完成情緒緩衝,慢慢接受了外公去世的事實。之後,單位了解情況後,安排他提前結束封閉執勤,但他還是毅然選擇留下來,與同事們一起並肩抗疫。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