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地方焦點

高雄砍3000棵老樹 莊傑任:樹沒錯!人應與之和平共處

▲▼高雄樹遭破壞。(圖/莊傑任提供)

▲莊傑任分享對比圖,有樹與無樹的苓雅區福德三路。(圖/莊傑任提供)

實習記者孫若蜜/採訪報導

「高雄愛樹人」管理者莊傑任5日指出,挺拔壯美的大王椰子曾是高雄很常見的樹種,但三信家商附近的這種樹都因「落葉過於巨大,容易傷及路人」,完全被砍除。他對比台北的修剪做法,認為高雄的做法是「人不懂與樹和平共處」。他還告訴記者,這2年來,高雄有約2000到3000棵老樹被砍伐,涉及約40多種樹種。

莊傑任告訴《ETtoday新聞雲》,高雄大概從前年開始很明顯地砍除樹木,「可以從2個層面來說,一個是將近20個公園改建時,移除了上千棵樹木,其中許多是壽命20-30年的老樹;另一個則是承包高雄樹木修剪工作的團隊屢次不按照修剪規範工作,大量樹木被斷頭式修剪,這會大大降低他們的壽命。」另外,雖然不能輕易推論承包商都如何處置修剪殘骸,但他指出,「這些樹斷下的頭是做香菇太空包的好原料」,具有商業可用性。

▼莊傑任常常舉辦活動,呼籲大家聯手抵制斷頭修剪。(圖/莊傑任提供)

▲▼高雄樹遭破壞。(圖/莊傑任提供)

▼志工培訓課程。(圖/莊傑任提供)

▲▼高雄樹遭破壞。(圖/莊傑任提供)

莊傑任還進一步指出公園老樹砍除的問題,他說,「據我了解,這幾年有將近20個公園在改建,期間有約2000到3000棵樹木被以『物種不良』的原因清除,但這裡面包含了40種以上的樹種,有大量的樹不屬於『不良』物種(即被定義為不適合出現在人口聚集區的樹木)」,也就是說打著清除不良物種的旗幟,施行著無差別清除。

他還提出,假設只是清除被定義為「不良物種」的樹木,但「官方的不良物種清單是具有爭議性」。他舉例「像是大家熟悉的榕樹,確實因為生長快速,種在人行道狹窄的樹穴,多年後常常會產人人和樹的很多衝突,但在公園或根系生長空間較大的地方則完全沒問題。」可是這幾年卻有不少高雄地區的榕樹因是「不良物種」而被砍除。

▼高師大旁的公園的百棵樹木也曾面臨被全面清除的危機。(圖/莊傑任提供)

▲▼高雄樹遭破壞。(圖/莊傑任提供)

至於修剪規範上的問題,莊傑任則對比了台北、台南、台中甚至是香港的做法。他介紹道,「像是三信家商附近的大王椰子,它們因落葉過於巨大,容易傷及路人而整片消失。但台北、台南面對大王椰子,卻是用簡單的定期修剪、摘除枯葉,配合工業用束帶去做固定,一到兩年修剪一次,根本不會產生危險。」

另外,大昌二路462巷裡的阿勃勒也於今年5月份被斷頭,「高雄愛樹人」專粉點出,「高雄市政府真的很幽默,這等同毀樹的修剪,對比香港的規範之嚴謹,高雄的根本爛的可以。」(香港樹木修剪錦囊:https://goo.gl/ETmCsc ;高雄市的規範:https://goo.gl/B3B6kB 。)

▼公園的阿勃勒也斷頭,悲傷的花季。(圖/莊傑任提供)

▲▼公園的阿勃勒也斷頭,悲傷的花季。(圖/莊傑任提供)

還有科工館中山網球場於去年年底被斷頭的20多棵樹,其中有樟樹、麵包樹、黑板樹、榕樹等多種樹種,當時管理員曾向「高雄愛樹人」團隊表示,「從早上到晚上已經被13個人罵到臭頭,樹又不是我剪的,我也不是老闆,罵我幹嘛?」使「高雄愛樹人」無奈地發文,呼籲民眾一起持續多協助陳情反應,防止更多樹被斷頭。

對此,莊傑任也回憶,「2000-2008年的謝長廷時代(編按:高雄市市長為謝長廷的時期為1998年12月25日-2005年2月1日)曾禁止斷頭式修剪」,但最近幾年又沒有限制斷頭,這樣的變化可能與承包團隊的商業操作有關。

作為「高雄愛樹人」管理者,莊傑任致力於推廣愛樹理念,也曾有過2、3次向高雄政府表達訴求的面談。他透露,最近一次的對話在今年5月,當時中工務局長蔡長展有出席,面對他從2個層面提出的意見,蔡局長也強烈地認為,公園清除老樹的方式應該改變;但對於修剪規範要改變的問題,「局長雖然也表示出對毀樹式修剪的不滿,但還是沒有改變規範條約,所以只有公園砍樹的情況有些微好轉,砍頭式修剪還在繼續,還需要我們繼續抗爭。」

愛樹人士向高雄政府抗爭的方式:

1.分享訊息

2.向市議員陳情,立即停止公園粗暴更新

3.打1999抗議

4.如果有公會、協會,請用團體名義發公文給市政府、市議員

5. 聯署反對不當修剪:https://goo.gl/QuG2Ap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迪麗熱巴講「維吾爾語」 影片曝光秒融化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