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翻身就教半年…努力拉拔障礙兒 教保員:我們沒時間挫敗

透過資深老師的解說,我才知道當初讓我覺得無力的孩子是怎麼一回事,不希望以後遇到這類孩子時依然無所適從,所以我毅然決然投入這個領域。

人忙錢少還休不了假 文青醒悟辭書店工作:誰跟你共體時艱

當時印象最深刻的,是因為工作量太大,休假時間還往往有限制,所以常看到有些同仁雖然名義上是掛著休假,但仍然到店裡的小辦公室處理公事。有些業者會提供很多的職訓課程,讓正職同仁感覺好像能學到很多,但學到的東西也是跟書店業務相關,踏出了這個業界,能用的其實並不多。

3校合聘「1位」科任師…40分鐘路程決定命運 偏鄉小學夾縫求生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道,很多學校校長為了表現自己的實績,常會希望媒體來學校採訪,讓自己的學校多多曝光。但偏偏對於很多大媒體來說,那些溫馨小事比不上外遇出軌來的有趣,所以通常會到場的,只有我們這種小媒體。雖然之後因為種種因素並沒有在這個工作上待太久,但這份工作帶來的影響,卻深深感染著我..

「雜物間都○味」撞見主管摩鐵偷情 小員工慘丟飯碗還被封殺

其實那兩人已經胡來亂搞很久了,大家都知道,兩個人常常一起關在雜物間久久才出來。後面進去的人說,○○的氣味很重,所以早就傳開了,只是都沒人說破,任由他們粉飾太平罷了

父母都不要他!遲緩兒賺錢捨不得花 全孝敬「養大他的阿嬤」

為了幫助一些能力較好,但還不能自立的學生能有賺錢的機會,社福團體通常會訓練他們一些技能──像是烹飪、烘焙、清潔或一些手工商品等,手工商品會開放給民眾購買,能烹飪的孩子則會由我們幫忙接一些公司便當訂購,清潔就是去一些機關企業打掃。

健康男嬰「被顧成腦麻兒」!愛兒腦受損還瞎了 母:保母只說是意外

那天,她如往常一樣在辦公室裡邊工作邊和同事說笑,桌上的電話響起,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保母驚慌的聲音:「妳快到醫院來!BB出事了!」

奧客戶印寫真集「什麼都說好」轉頭就客訴 苦主:結果也紅不起來

自費出版因為跟一般出版社不一樣,屬性比較傾向服務業,所以服務業會遇到的台灣鯛我們也都遇得到,只是大多數人自恃為藝文人士,雖然刁但也不會太誇張,頂多只會出現「這不是肯德基」那種行為吧。

「聽到小孩慘哭求救」社工卻被擋門外 通報鄰居憂:好幾天沒聲音了

即便社會大眾說要對心智障礙者多點包容,促進雙方融合的活動也沒少,但當一些團體要遷徙換地方,預定搬遷的地址就是會有人抗議。從民國70年代的楓橋事件後到現在,這類事情還是沒少過,有時候真的覺得滿諷刺的。

前員工PO網「主管勞保低報還騷擾我」 公司招不到人7pupu喊告

我前老闆來律師函說要告我。就,我離職的時候在網路上分享了一篇在那份工作上的實際經驗,他們要我撤文,不然要告我誹謗。

身心障礙就業難 支持性就服員:他們比誰都認真,只缺機會

支持性就業服務員,簡稱就服員,這是我的職稱,而工作的內容,就是協助心智障礙的朋友找到適合的職場,在他們錄取後陪伴他們工作一段時間,讓他們適應職場,並在這期間排除會影響到他們工作的任何事情,讓他們之後能夠在崗位上穩定的工作下去。

爸媽嫌牽繩多餘!黑汪被撞癱面臨安樂死 飼主哭崩:牠還想活啊

老實說,望著地上那對晶亮的大眼,我能明白這個決定有多難下,尤其是以一個局外人來看,其實現實狀況並不應該走到需要安樂死的地步……

家長愛面子害慘遲緩兒! 早療機構嘆:早點面對現實還能治

一般來說,機構服務的心智障礙者分成兩個部分:學齡前(6歲以前)和15歲以上的成人。學齡前的小朋友通常是來接受早療服務,成人的部分則會分成日托和住宿。

愛兒高燒40度變腦麻 媽天天揹他跑夜市擺攤:是我害他變這樣

「妳都不知道,他以前很愛拿著卡拉OK的麥克風在那邊唱唱跳跳,我們都說他長大以後可以去當大歌星,唱歌給大家聽。」喬媽遙想過去,眼神有些迷茫。

兒打球猝死才知「先天心臟缺陷」 媽自掏腰包出書 說故事也療傷

很多家長為了孩子好,會從小把孩子丟到遙遠的美國去念書。因為自家兄弟在美國落地深根,取得同意後,她也跟上流行,把兒子送過去當起小留學生。即使父母不在身邊,但是她的孩子很是乖巧。

「以前也想公審恐龍家長」他接觸障礙兒才醒:是社會太不溫柔

為了不打擾別人,這些家長通常會盡量帶著孩子躲在家中。可是他們總也需要透口氣,所以偶爾還是會試著帶孩子外出走走。幸運的話,孩子的狀況良好,那一整天都會很好過,但若是遇到孩子狀況不好、或是不幸遇到某些突發狀況觸發孩子情緒的時候,那種哭鬧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