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教化所被「特別照顧」!17歲少年遭嫉妒 痛毆整夜險沒命

要怎麼撐過?

文/ 金革(김혁)
譯/郭佳樺

我想活下去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起,我開始了教化所的生活,所在地是咸鏡北道會寧全巨里的第十二教化所。我心想,「進去這裡後,還能活著出來嗎?」會寧全巨里教化所位於一個山勢奇妙的山溝裡,據說只要一進去,絕對無法逃出來。

就算偷偷逃出來,用盡全力跑了整個夜晚,等到清晨天亮時分,想看看位處哪裡時,就會發現自己來到的是教化所入口。找不到方向迷路後被抓到,就得在六個月後接受死刑。

聽說,會寧全巨里教化所裡到目前為止沒有成功逃跑的人。其實,我的教化所生活原本該從那年九月開始,雖然在教化所裡必須從事辛苦的勞動,但我心想至少還可以看到太陽,就某種層面而言比一般監獄好,而且有活下去的可能。那時我充滿鬥志,但卻在身體檢查時被判定罹患肺炎,而且處於虛弱狀態。

▲肺炎。(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感染肺炎而導致身體虛弱。(示意圖/翻攝自維基百科Wikipedia)

當我再次回到監獄時,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活下去的想法也曾經動搖過。我們一行從穩城郡安全部出發的七個人中,有五名被判定為虛弱狀態,必須再次回到穩城郡。那裡沒有客車可坐,在我們乘著貨車回來的期間,有兩名在飽受飢餓和寒冷折磨下,就這麼冷死了。除了我以外的其他兩名,一名在回到穩城郡監獄後,沒過幾天就因肺結核死去,另一名則獲得病令被送回家,卻聽聞他最終因為飲食調節不善而死亡。

我在穩城好不容易調理好身體,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再次挨著冬日的刺骨寒風前往教化所。

入所兩天後,我的肺炎又復發,狀態惡化到甚至無法吞下飯。教化所裡即使有燒炕,地板也不暖,寒氣很重。每到清晨,經常發現囚犯得了熱病。在教化所裡,可怕的疾病有熱病、腹瀉、肺炎和結核等。患上這些病,不用幾天就會只剩下一副骨頭。死亡已經來到腳邊,我的身體因為沒有藥,日漸虛弱。

在完全失去胃口,吞不下飯後,我感覺到對生命的迷戀也正在消逝。那時,我什麼感覺都沒有了,唯一想吃的就是糖粉。新進人員班的組長說要和我交換飯吃,換了玉米酥炸粉給我,感覺似乎好了些。熱病痊癒後只剩下肺炎,我慢慢感覺到食欲了。開始吃飯三天後我就進入了教化班,有兩名組長替我們搜身。

班長是退伍軍人,堅守紀律,看起來不是簡單人物。其中一名組長臉看起來非常可怕,時常毆打和欺負虛弱的囚犯。當時,我已經處於二度虛弱的階段。負責的老師叫我留在監獄做箸子(譯註:「筷子」的方言)。一天做五百根箸子並不是太難,我們在教化班裡用被砍成手掌大小、經過適當切割的臭冷衫木塊為材料製作。

▲▼瘦成皮包骨。(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在教化所染上肺炎、結核等病,患上這些病,不用幾天就會只剩下一副骨頭。(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因為在教化所裡不能使用刀,必須從炭灰堆中撿出鐵塊磨好之後,將把手部分用布包起來,當成刀來削木頭。那時我大病初癒,身體還只能簡單地動一下。

但不幸的是,我又患上了腹瀉,徘徊在生死邊界。當症狀變嚴重後,我被移送到三號病班。病班總共有一到三號:三號牢房是已顯現病情的人去的;二號牢房是不服用藥物就可能有死亡危險的病房;一號則是收容即使服用藥物也已經無法存活,很可能當天斷氣的患者。一號牢房是囚犯在死前最後待的地方,其實那裡和停屍間沒什麼兩樣。

病情每況愈下,無論再怎麼吃飯都沒有用。就連站起來都有問題之後,我被移往二號牢房。進到二號牢房一個禮拜後,我感覺魂魄已去了大半。一睜開眼就是白天,再睜開眼又是晚上。胃口已經消失許久,因為沒有力氣,排泄物就隨它自然地由衣服滲下去。那時,我虛弱得已經感受不到脈搏跳動,打針時找不到血管,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無論再怎麼吃藥,病情也沒有任何起色。死亡的日子正在倒數。

當時病班的組長還會幫忙處理大小便。最後,我被移轉到了一號病班,那裡沒有人會幫忙照料,因為至今沒有人活著離開過,沒必要多請人照顧裡面的囚犯。他們一天三次在床頭放好米糊後就出去。大白天時沒有人會在那裡出入,只有病班組長在清晨約五點時,會進去確認患者是否死亡。在進到病班後不過十天,我就快要死了。來到一號病班後的隔天早晨,我從昏迷狀態中醒過來,一看,發現昨天在一起的病人消失了,他已被送去了停屍間。一號病班裡甚至沒有燈火,從傍晚開始就得孤單地一個人躺在那裡。

▲▼監獄。(圖/取自免費圖庫photoac)
▲牢房大白天沒有人進出,只有組長在清晨五點時進去確認患者是否死亡。(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hotoAC)

然後,那天晚上有兩名病人進來,也是即將面臨死亡的人們,分別躺在我的左右側。隔天早上睜開眼,他們都還活著,但我們……應該就快死了吧?我一餐飯都沒吃,接著又迎來傍晚。腦海裡只想著今晚真的就要死了嗎?在死之前,我想最後留下點什麼,於是勉強拖著身軀,趴在地上用燒過的木炭留下「想活下去」小小的四個字。

正當我也不知道走在生死門檻之間的哪裡時,牢房又送走好幾具屍體。第四天,我向來收屍體的病班老師要了些吃的。老師非常驚訝,因為……我沒有死。身體恢復到一定程度後,老師叫我去削箸子。因為我才剛從病班出來,他叫我邊休息、慢慢地做。剛從死亡邊緣倖存下來的我,卻沒料到還有另一個痛苦在等著我

監獄裡其中一名組長會極其狠毒地欺負虛弱的囚犯,他並不知道對身體已經衰退到極致的虛弱囚犯來說,一點點的霸凌也會使他們心靈瓦解,讓他們的求生意志消失殆盡。他不僅說得彷彿是自己養活虛弱的囚犯,當囚犯沒照他的要求去做,還會毆打並繼續欺壓他們。他不過是匹野狼,不是人。

和我一起入所的囚犯當中,有兩名承受不住組長的欺壓和毆打,最後失去了性命。他們都是有妻子、孩子的一家之主。同一天、同時間入所的二十四名囚犯中,只有我和另外一名活了下來,其餘二十二名囚犯都只能在對家人的思念中離開人世。那名像野狼般特別愛欺負虛弱囚犯的組長,受過他拳打腳踢的不只一、兩個人。

我也曾被他狠狠地踐踏腰和腿等部位,好幾次昏了過去。有一次,當我滿身是血昏倒時,若不是被牢房負責的老師發現,還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多數的虛弱囚犯即使再怎麼被組長欺負或毆打,也因為害怕被報復而不敢說出來。當時我嚎啕大哭,將那段期間累積的痛楚和悲傷都向負責的老師說了出來。包含虛弱的囚犯通常在何時,又如何地被欺負,被欺負的理由、時間以及被打的方法全都一一吐實。

教化所裡十七歲的孩子並不多,老師因此特別照顧我。組長立刻就被負責老師叫了過去,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腳,他的眼睛腫著回來。然後,當天晚上負責老師下班之後,我遭到報復。我被一陣又踢又打的,感到頭暈目眩,當我睜開眼時已是早晨。

我向指導老師一五一十地說出昨晚遭到報復的事,請求他也讓我做些事情。我不想聽到閒言閒語,說我沒做事只顧著吃飯。從那之後,我開始和其他人一起到山裡工作,儘管組長又罵我是因為想吃點心才去,但我回他負責老師已經允許我工作,然後正正當當地繼續。

*本文摘錄自《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

▲花燕。(圖/台灣商務提供)

作者:金革(김혁)

譯者:郭佳樺

本文由 台灣商務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花燕김혁郭佳樺台灣商務脫北者北韓勞改營人道教化所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吃死老鼠已是奢侈!脫北少年自白:做苦工喝髒水,餓到偷吃會被打死

吃死老鼠已是奢侈!脫北少年自白:做苦工喝髒水,餓到偷吃會被打死

拖樹木的工作的確不像說的一樣簡單,即使走的是平坦的路,五百公尺後腳也會開始顫抖,頭也會開始暈。等到山坡開始呈四十五度傾斜,我連腳都踏不出去,開始落伍。

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難以解釋清楚,只好直接說「我被強姦了。」由於這點,我希望警察相關單位能再多顧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

纏足陋習「違反自然又不衛生」 古時一個洪水淹死許多小腳女

纏足陋習「違反自然又不衛生」 古時一個洪水淹死許多小腳女

不少婦女在這場大災變中慘遭不幸,原來她們多是纏足婦女,平日即因纏足而不良於行,洪水來時根本想走也走不了,最後大水沖垮房子,讓她們無辜葬送了性命。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首先,要區分自傷與輕生的不同。這兩者同樣都是一種自我傷害,相同之處,是都有嚴重的情緒困擾,以及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低落;但背後的動力,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電子煙也不健康!添加「尼古丁鹽」人體更易吸收 上癮仍會傷害肺部

電子煙也不健康!添加「尼古丁鹽」人體更易吸收 上癮仍會傷害肺部

全美33州內,有450起肺病和呼吸困難的案例,可能和電子煙相關。儘管報告也沒有具體直接的證據,但「高度關連」仍引起許多美國民眾的不安。

電子煙列管漏洞多!全看「形狀」+尼古丁判定 律師批:亂禁一通

電子煙列管漏洞多!全看「形狀」+尼古丁判定 律師批:亂禁一通

路上常看到有人在抽電子煙,雖然目前不合法,不過因為也沒實際上的罰責,所以似乎只能在海關禁止入境,或是禁止販售,說是禁止,結果網路上一大堆。

電子煙不是新商品!50年前美發明「世界第一支」 有專利卻沒人要生產

電子煙不是新商品!50年前美發明「世界第一支」 有專利卻沒人要生產

在1963年,住在美國賓州的吉爾伯特(Herbert A. Gilbert)在一次散步中突發奇想,打算用蒸氣來取代燃燒菸草產生的煙。

老婦親切待人誠懇 卻天天臭罵自己媳婦:以前我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

老婦親切待人誠懇 卻天天臭罵自己媳婦:以前我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

「我婆婆動不動就吆喝我,我那丈夫又怕他老母,我每天做得好累,現在換我當婆婆了,我當然要管一下媳婦阿!我覺得媳婦過得很涼,這樣我好像很可憐。」阿婆接著說。

誰偷走了班費?校園霸凌核心「尋找代罪羔羊」 推給班上名聲最差的人

誰偷走了班費?校園霸凌核心「尋找代罪羔羊」 推給班上名聲最差的人

霸凌的核心,是在一個集體中尋找「代罪羔羊」。大家把整個團體裡最糟糕、最脆弱的部分,放到這個人身上。

公主病同事「蝦都扔給別人剝」!全身昂貴奢侈品 走進她家桌上堆泡麵碗

公主病同事「蝦都扔給別人剝」!全身昂貴奢侈品 走進她家桌上堆泡麵碗

生活中,公主病主要表現為性格方面的缺陷,或人際交往方面的障礙。這樣的人看起來自尊心很強,自我意識很強,實際上並沒有「自我」,因為她的自我完全取決於「他人的視線」。

便利商店辣妹「逆天露雪白半球」網全嗨翻:排隊再久也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