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本該是助力卻變阻力

文/伊藤詩織
譯/高秋雅

四月九日的傍晚,我獨自一人前往離當時住處最近的原宿警察署。那一天,在絕望的深淵,我惴惴不安地踏入警局大門,當時的一切至今仍歷歷在目。

櫃台前還有其他民眾在等待,我只好當眾解釋報案的原因。我簡扼地說明,並請櫃台改換女性警察對應,結果被當場問了更多問題。由於難以解釋清楚,只好直接說「我被強姦了。」由於這點,我希望警察相關單位能再多顧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

女性的警察,在特別諮詢室聽我說了將近兩小時。然後她說:「我去請負責刑事案件的人過來。」直到這一句話,我才知道原來她隸屬於交通隊。

我不得不重提那些不堪回首的細節。回想起當時的恐懼,我淚流不止,加上過度換氣,我的頭腦有如缺氧般地失神發愣。我想回家,卻回不了。

▲悲傷。(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回想起當時的恐懼,令被害人淚流不止。(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把同樣的話再次說給刑事單位的男性搜查員聽,又談了兩個小時以上。雖然初次能向警察說明事情的經緯,但這只不過是一開始而已。在這之後,我究竟還要重複敘說幾次相同的內容呢?

話雖如此,原宿警察署的搜查員在聽完我的話後,誠懇地建議我提出受害申報。由於事件發生的地點屬於高輪警察署的管轄範圍,下一次會換高輪警察署的搜查員,來原宿署與我約談。結束諮詢離開警局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就如先前所述,我不敢一個人回公寓,擔心我的看護師朋友S來到車站接我。我把在警局的事說給她聽後,決定回到父母的住處。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面對毫不知情的父母。

「這種事情很常見,很難辦喔!」

兩天後,我於四月十一日再次來到原宿警察署。這次在那裡遇見的,是負責這起案件的高輪署搜查員A先生。我又再一次把事情從頭說起。和原宿警察署相比,A先生的態度強硬許多。

「都過了一星期了嗎?這就難辦了。」他突然開口,接著繼續說,「這種事情很常見,很難當成案件來搜查喔!」

對經過一番內心掙扎,終於邁出第一步的我來說,這句話實在是太殘酷了,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A的話震驚了我,這種事情竟然如此常見,又這麼容易粉飾太平。

大約在這個時候,警方告知我,伴隨著搜查的進展,他們必須確認案件的經緯。這個被稱為「再現」的作業,通常是在案發現場進行。如同字面上的意思,目的在於還原案發現場並拍攝照片。

那次我們並沒有前往現場,而是被帶去高輪警察署的頂樓,一個像是柔道館的地方。那裡的地板鋪滿了藍色軟墊,牆壁上並排掛著像是柔道服般的衣物。也許是很多警察都在這裡訓練的緣故,整個房間混雜著一股汗味。

男性搜查員們站成一排,在柔道館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

「那麼,請您躺在上面。」

我仰躺在藍色軟墊上,被搜查員們圍繞著。

「這種感覺?」

「還是像這樣?」

當閃光燈亮起,快門被按下的瞬間,強撐著理智的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悲傷。(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被害人被警方告知,要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也許很難回答,您是處女嗎?」似乎是在同一天,我被搜查員這麼問。這個問題之前也被其他搜查員問過好幾次。對於三番兩次的奇怪質問,我忍不住說「這和案件有什麼關係嗎?」,搜查員只答「這是不得不確認的問題。」

所有和我談話過的搜查員都問過這個問題。然而,在這之前我都沒能反過來質疑這個問題和案件的關聯,只能勉強回答。

若是性侵害的被害者非得忍受這種屈辱,那一定是搜查體系和教育出了問題。當我和路透社的同事提起這件事時,他說這是「二次強暴」,馬上開始取材。

這是我在配合警方調查的過程中最痛苦的經歷。不知為何,當時朋友K不被允許與我同席。直到這項作業結束前,她都在一樓的接待室等我。要是能夠讓K在我身邊,也許就能稍微釋懷一些吧。

此外,在案件從高輪警察署轉手至警視廳搜查一課後,我的兩位朋友被傳喚到局製作筆錄。她們是與我有多年交情,在事件發生後最先知情的K和S。

據說,搜查員向她們詢問我喜好的男性類型以及過去的戀愛史。過去的性經驗和男性偏好,這和搜查有關聯嗎?能改變對這起案件的看法嗎?


(上圖為作者伊藤詩織臉書照片,她也是#MeToo運動推廣人之一。)

*本文摘錄自《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

▲黑箱。(圖/高寶出版提供)

作者:伊藤詩織

譯者:高秋雅

本文由 高寶書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高寶書版高寶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伊藤詩織高秋雅性暴力性侵受害者的告白受害者山口敬之#MeToo運動

分享給朋友: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地獄美國24小時托兒所正夯 低時薪只能狂加班 賺錢請別人顧小孩

地獄美國24小時托兒所正夯 低時薪只能狂加班 賺錢請別人顧小孩

我們現在居然需要二十四小時的托兒所。是的,極限托兒所反映出那些要求我們應該要投注在工作上的時間量,正在壓迫我們。

長期熬夜引發紅斑性狼瘡 以為吃藥控制就好?繼續晚睡連視力都有危險

長期熬夜引發紅斑性狼瘡 以為吃藥控制就好?繼續晚睡連視力都有危險

自從人類有了電燈,「熬夜」便成了一種擋不住的趨勢,尤其是網路與智慧型手機普遍後,正常早睡的,大概只剩下國小以下學童吧!

準備用Chrome打電動?Google遊戲串流暗示有新作 下周遊戲開發者大會揭曉

準備用Chrome打電動?Google遊戲串流暗示有新作 下周遊戲開發者大會揭曉

2019遊戲開發者大會(GameDevelopersConference,簡稱GDC)將在美西時間3月18日於美國舊金山召開,Google也釋出了最新GDC預告片,暗示新的遊戲服務即將在大會

湯鎮瑋│開運農民曆0516-0522

湯鎮瑋│開運農民曆0516-0522

湯鎮瑋農民曆2022壬寅金虎年開運農民曆

0517本日星運勢│巨蟹最幸運、處女要加油

0517本日星運勢│巨蟹最幸運、處女要加油

本日貼心提醒: 時間花在哪,成就就在哪。

日繪畫師「圖解OK指哨」關鍵秘訣 「只要5步驟」練3天技能GET

日繪畫師「圖解OK指哨」關鍵秘訣 「只要5步驟」練3天技能GET

看球賽或表演時,氣氛正嗨都會看到有人用手指伸起嘴裡「吹指哨」,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是天份,不見得人人學得來,但一名繪畫師以圖解教學,教大家勤練就可以學會指哨的技巧啦!

兒子懶寫作業「假上廁所真打混」 爸出奇招「馬桶歸組搬來」:看你怎麼上

兒子懶寫作業「假上廁所真打混」 爸出奇招「馬桶歸組搬來」:看你怎麼上

疫情期間,孩子長時間得待在家上課、寫作業,一不留神就會開始鬼混摸魚,不認真的狀況導致課業沒學好,讓爸媽傷透了腦筋。

發傳單苦尋失蹤女兒2年!生日前夕找到肩胛骨 母未見全屍不信她已身亡

發傳單苦尋失蹤女兒2年!生日前夕找到肩胛骨 母未見全屍不信她已身亡

近幾年來,小倉美咲的母親和家人都經常再前往當時的露營區,在附近不斷搜尋,也發放70多萬張傳單,希望附近居民一同留意,但仍是...

阿汪闖足聯「草地當大公園玩」 跑去場邊「雙腿大開解放」萬人全看傻

阿汪闖足聯「草地當大公園玩」 跑去場邊「雙腿大開解放」萬人全看傻

足球是目前世界上最多人關注的運動賽事項目,過去曾有許多人藉機跳上球場大亂,以此博取眼球與知名度,但這樣的事情不只是人會做而已。

單親媽「扮男裝」參加學校爸爸日活動!孝順兒當全班面緊抱她:馬麻我愛妳

單親媽「扮男裝」參加學校爸爸日活動!孝順兒當全班面緊抱她:馬麻我愛妳

Kittrell聽了後相當感動,在活動當天,她刻意換上了男性服飾,也黏上假鬍子,牽著兒子一起出席活動。本來她還相當擔心其他同儕或家長會以異樣的眼光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