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死老鼠已是奢侈!脫北少年自白:做苦工喝髒水,餓到偷吃會被打死

無法想像

文/金革(김혁)
譯/郭佳樺

哭,並不是因為想家人,而是因為拖不動樹木

在教化所裡有許多流傳的經驗談,比如某人哭,不是因為想父母、想孩子而哭,而是因為拖不動樹木而哭。一想到囚犯們要用瘦到只剩半圈的身軀去拖樹木,然後緊緊抱著那根樹木哭泣的模樣,真是悲慘又可憐。

不過,拖樹木的工作的確不像說的一樣簡單,即使走的是平坦的路,五百公尺後腳也會開始顫抖,頭也會開始暈。等到山坡開始呈四十五度傾斜,我連腳都踏不出去,開始落伍。

我陷入雪堆裡,甚至必須用手撐起來,慢慢爬上去。老師讓七名虛弱的囚犯留在山脊砍樹,讓兩名戒護員跟著後,就帶著其他人越過山脊。我們燒火,或者將原木劈開,按照要求做好後,綁上拉繩開始下山。為了不讓一看到我就戲稱我是米蟲的組長再說那句話,我咬著牙努力工作。

▲拖樹木,砍伐樹木,砍樹,木材,大樹,木頭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拖樹木的工作其實非常辛苦不簡單。(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開始工作後,組長也無法輕易挑起事端了。好一陣子,我都死命地不讓他找我麻煩,但他又藉口我們晨掃沒有打掃乾淨,打了牢房裡的虛弱囚犯,也開始對我拳打腳踢。我說要去告訴秘書老師,他卻說要我去講,打得更厲害了。正好目睹那場面的老師跑了過來,用棍子毫不留情地打了組長。他生氣地罵道:「同樣都是罪犯,誰給你權力去打別人的?」並說要加重他的刑責,打了他一頓。組長被打到站不起來。

從那天起,老師給了我「監視」的權利。監視這項工作,首先得獲得老師信任,才能受到這種委託。監視的工作是在外面工作時,負責抓逃跑的囚犯,以及在教化班休息時間或中午時間,負責管控大家不要違規或受傷。

在牢房裡,我雖然受組長壓制生活,但是只要出去工作,一直到晚上入監之前,就由我來管控組長。欺負虛弱囚犯和我的那名組長,因為經常四處違規,對我只能唯唯諾諾。他的違規主要是攜帶個人物品或像香菸之類的東西,然後和其他教化班的人交換。在教化所裡,違反禁止事項就叫違規。我獲得這項權利後,決心要為虛弱囚犯紓解冤屈。去站前時我會點一次名,上山時則用編號再點一次。

那個像狼一般的組長憎恨我,我也不對他屈服。我手握監視的權利,時常注視著他。中午時間我會守在門前取締自由主義者,若是虛弱囚犯,有時我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若是組長,我絕不會放過他。

他和我總是打著心理戰,彼此都不放過對方一丁點的失誤,變成互相監視的狀態。但因為自尊心作祟,我沒有試圖和他和解過。接著有一天,我沒看見組長。那天雪淹到腳踝,是特別難以行走的一天。無論我再怎麼喊,他也沒有回應,怎麼找也找不到他。負責老師要我非找到他不可。大家都很緊張,想著是不是發生逃跑事件了?

幸好,十分鐘內我們就在山溝裡找到他。接著老師出現,讓組長站在那邊,然後開始打他。組長被用棍棒毫不留情地毆打。

然後老師要處罰我,他將棍棒丟掉,改成用胡枝子打我。雖然當下時間很短,但我可以明白老師有多麼愛惜我,他想將年紀尚幼的我好好地活著送出去。在讀懂老師的心意後,我一點也不覺得挨揍的地方痛,反倒滿心喜悅。

▲▼植物。(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胡枝子是一種草本植物,打人不像棍棒會造成的嚴重傷害。(示意圖/翻攝自維基百科Wikipedia)

前面也提過,監視的權利並不完全是好事,不一定能比別人少做些,卻時常伴隨著危險若發生逃跑事件,監視兵就得接受預審,甚至可能因此被加重刑責,或被關進獨居房。又或是編號錯了,點名沒有確實實施時,我就得被罵,有時也會挨打。不過,要是沒有這些東西,那就不是教化所了。

教化所裡,沒有人會管其他人是死是活。為別人著想,接下來就是換自己死,所以沒有人會幫忙,也沒有人會擔心別人。只有物質才能行得通,這就是教化所囚犯們的生活方式。

我們稱之為教化所貨幣的,就是香菸。香菸對教化所裡的虛弱囚犯而言是如同鴉片般的興奮劑,在教化所裡,香菸是能和飯、麵粉、衣服或其他任何東西交換的貨幣。但教化所準則裡禁止香菸和酒,就連藥品也不准用外國藥品。

那麼被禁止的香菸到底是從哪拿到的呢?非常簡單,就是從離開教化所正門開始,沿路撿拾來的菸蒂。不過,因為有兩名戒護員和負責老師跟在後面監視,被抓到時就等著被揍得骨頭斷裂。因此,教化所的人們想出了各種矇騙他們的妙法子。其中,有把鞋子前緣和底板戳洞,瞄準菸蒂後用腳一踢,讓菸蒂進到鞋子內的方法。

另外,就是在斧頭或鐵鍬的木棒底邊圓圓的那一側塗上口水,然後迅速地戳一下菸蒂再拉上來。萬一被抓到,就是當場被用斧頭或鐵橇把柄揍得要死不活;但若沒被發現,就跟多獲得一坨飯沒兩樣。

對教化所內虛弱的囚犯來說,香菸就和興奮劑一樣寶貴,無法輕易放棄。我們的目光總在地上掃視,然後避開後頭跟上來的戒護員,一心一意只想將菸蒂撿上來。有些人寧願餓肚子也要抽菸,甚至在去砍樹的路上撿來葉子,曬乾後捲進紙裡拿去賣,騙人說那是香菸。即使虛弱的囚犯被這種騙術捉弄,他們也無法戒掉菸癮。

▲菸蒂。(示意圖/記者吳珍儀攝)
▲教化所的人們撿拾地上的菸蒂。(示意圖/記者吳珍儀攝)

在寒風刺骨的二月某天,教化所裡傳來好消息,是咸鏡北道教化部長前來傳達大赦令已經頒布。大赦令下達的話,大約會在六個月後正式進行大赦。他說是金正日給的恩惠,因逢創黨五十五周年紀念和八.一五解放五十五周年,於是下達了大赦令。但是,誰也無法保證那會是幾年刑期的大赦。教化部長說全部人都可以出去的那些話,還是無法令人全數相信。

一般的大赦會依據所犯罪刑給予減刑,或者直接釋放出去,這些全都因人而異。有的人看著別人出去感到羨慕,也會企圖逃跑,或者了結自己的性命。二○○○年三月到六月之間,光我們教化所就有七十多名囚犯因精神打擊而死,企圖逃跑的則有四件之多。

只要一有逃跑事件發生,整間教化所就會終止作業,將所有人監禁起來,直到找到逃跑的人之前,絕對不會放人出去。逃跑被抓到時,免不了一陣毒打。因為這座山山勢奇特,目前為止沒有成功脫逃的案例。在這個不知道自己今天會死、還是明天會死的地方,六個月是一段無人能保障性命無虞的漫漫時光。

我們教化班一共有四十七名,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全都是虛弱之人。大約四十名是一度虛弱,但有一半的人幾乎可以算是二度虛弱了。看二度虛弱的囚犯工作,會覺得他們真的慢得像烏龜一樣,非常辛苦。在工作上耗盡力氣後,經常癱坐在那裡,久病之後被移往病班,就這麼死去。看著那些瘦得不成人形的人,還有那無法聚焦的眼睛,再沒有比他們更憔悴、更可憐的了。

他們死後,會被移往窄小的木頭倉庫。屍體在倉庫裡堆上二、三十具後,會一次用卡車或車子載走。盛夏時節要搬走屍體時,腐爛的肉就會一塊塊掉下來,我們只得抓住骨頭勉強搬運。屍體在晃動時,蛆就會從已經稀哩嘩啦碎成一片的肉體裡爬出來,那令人作噁的惡臭蔓延整個教化所庭院。

這座山雖然山勢奇妙,卻連一個動物影子都看不見,唯一存在的生物只有一種--烏鴉。烏鴉從我們開始移出屍體時就不停地叫,一直叫到屍體被移往火旺山(譯註:在北韓意指火葬場),進到火爐內為止。

突然聽到烏鴉鳴叫時,當天通常會有人來面會,或是有好事發生;但當一群烏鴉飛進教化所,卻彷彿是一種將靈魂出竅的軀體帶往山頭的訊號。屍體在火旺山變成灰燼,化成一陣煙飄走。飽受飢餓折磨的教化所囚犯,除了不能吃的,其他都能毫無顧忌地吃下肚。教化所裡頭的老鼠和山裡的蛇可說是「大餐」。壁虎、火蜥蜴、東方鈴蟾全都可以烤來吃。我也吃過老鼠、蛇,當然還有蛇卵。

若連小動物都沒得吃的話,受污染的水也能喝。接著,就會因此得病。得了病之後,雖然在死之前還能獲得病令,但那是最後一步的冒險或機會了。病令是一種在家裡接受治療,再回去完成剩下刑期的制度,但所謂的最後一步,其實已經在死亡門檻上,大部分的人幾乎都是直接死去。

▲▼髒水。(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連小動物都沒得吃的話,只能喝受污染的水。(示意圖/翻攝自維基百科Wikipedia)

春天是非常難熬又令人疲憊的季節。雖然草會不斷長出來,但人不能只靠吃草活下去。草在生長,就表示是糧食相對稀少的時節,所以春天雖然可以填飽肚子,卻是人肉體上最為衰弱的時期。

長期飽受飢餓的人們拔下草木,在尖尖的新芽長出來以前,立刻就摘下來吃。無論那是草皮的小草,還是蒲公英等等,先吃了再說。要是身心靈還有點餘裕的話,可能還會挑草吃;但對虛弱的人來說,完全沒有辦法思考那些。手裡不管是苦的、酸的、辣的,只要抓得到的草全都會吞下肚。有些人甚至吃草吃到中毒,臉和腿全都腫起來,甚至連眼睛都差點失明。

還有非常多人因為吃了奇怪的東西死掉。這裡的食物實在太過不足,有些人為了填飽肚子想盡辦法,吃了用來做腹瀉藥的松葉粉。也有人吃了爛掉的馬鈴薯,結果眼睛失明或引發浮腫,最後可笑地失去生命。就算有其他人勸阻,大家也因為肚子實在太餓而偷吃,導致最後葬送性命。

虛弱囚犯都不想要吃得太快,要是把那比拳頭還小的飯狼吞虎嚥吃掉,就實在太可惜了。不過,要是吃得很慢,萬一被班長或像狼一樣的那個組長看到,又會被說吃得一副窮酸樣,然後飛奔過來把飯碗搶走拿去給別人,或是回收掉。那麼虛弱的人,如果連一丁點的飯都被搶走,內心的痛苦大概會比天還高。

有些人吃什麼,就把它吐出來再吃下去,這叫做「反芻」。就像牛或山羊一樣,將吃掉的食物從胃裡再拉回嘴裡,然後再次咀嚼、吞下去。這是因為他們肚子實在太餓,隨便咀嚼後就呼嚕吞下去的話,又好像把食物吃得太沒有價值,接著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吃這麼快。但反芻時被教化班裡愛打人的管理者發現的話,又要狠狠挨上一頓揍。

這些人表面上看起來是罵虛弱囚犯樣子窮酸,說他們噁心,然後揍他們,但其實只是因為忌妒和眼紅。他們即使想反芻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於是心生羨慕,看不慣我們咀嚼的模樣。教化所這樣的生活也不是一天、兩天,要過上幾年這樣的日子,真是萬般無奈。在這裡,完全看不見希望。

每每想到初次進入教化所的那天,我就經常呆呆地望著大門,想著究竟何時才能走出那扇門?但我並沒有期待能夠活著走出去。看著瘦骨嶙峋的身軀,也常想著大概來日不多了。蒼蠅還有翅膀可以飛來飛去,我們卻連翅膀都沒有,空有一條比蒼蠅還不如的性命,只能熬過不知道下一步在哪裡的今日。

那時,我從來沒想過兩年後能夠活著走出去。就連生活力強、有家人送來麵食的囚犯們也都死去了。我沒人前來面會、也沒有人能依靠,幾乎沒有活著出去的可能。無數的人們一一死去,但教化所裡沒有一個人在乎。

*本文摘錄自《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

▲花燕。(圖/台灣商務提供)

作者:金革(김혁)

譯者:郭佳樺

本文由 台灣商務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花燕김혁郭佳樺台灣商務脫北者北韓勞改營人道教化所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難以解釋清楚,只好直接說「我被強姦了。」由於這點,我希望警察相關單位能再多顧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

纏足陋習「違反自然又不衛生」 古時一個洪水淹死許多小腳女

纏足陋習「違反自然又不衛生」 古時一個洪水淹死許多小腳女

不少婦女在這場大災變中慘遭不幸,原來她們多是纏足婦女,平日即因纏足而不良於行,洪水來時根本想走也走不了,最後大水沖垮房子,讓她們無辜葬送了性命。

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性侵報案「筆錄過程=二次強暴」 警逼問受害者:妳第一次嗎?

難以解釋清楚,只好直接說「我被強姦了。」由於這點,我希望警察相關單位能再多顧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首先,要區分自傷與輕生的不同。這兩者同樣都是一種自我傷害,相同之處,是都有嚴重的情緒困擾,以及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低落;但背後的動力,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電子煙也不健康!添加「尼古丁鹽」人體更易吸收 上癮仍會傷害肺部

電子煙也不健康!添加「尼古丁鹽」人體更易吸收 上癮仍會傷害肺部

全美33州內,有450起肺病和呼吸困難的案例,可能和電子煙相關。儘管報告也沒有具體直接的證據,但「高度關連」仍引起許多美國民眾的不安。

電子煙列管漏洞多!全看「形狀」+尼古丁判定 律師批:亂禁一通

電子煙列管漏洞多!全看「形狀」+尼古丁判定 律師批:亂禁一通

路上常看到有人在抽電子煙,雖然目前不合法,不過因為也沒實際上的罰責,所以似乎只能在海關禁止入境,或是禁止販售,說是禁止,結果網路上一大堆。

電子煙不是新商品!50年前美發明「世界第一支」 有專利卻沒人要生產

電子煙不是新商品!50年前美發明「世界第一支」 有專利卻沒人要生產

在1963年,住在美國賓州的吉爾伯特(Herbert A. Gilbert)在一次散步中突發奇想,打算用蒸氣來取代燃燒菸草產生的煙。

老婦親切待人誠懇 卻天天臭罵自己媳婦:以前我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

老婦親切待人誠懇 卻天天臭罵自己媳婦:以前我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

「我婆婆動不動就吆喝我,我那丈夫又怕他老母,我每天做得好累,現在換我當婆婆了,我當然要管一下媳婦阿!我覺得媳婦過得很涼,這樣我好像很可憐。」阿婆接著說。

誰偷走了班費?校園霸凌核心「尋找代罪羔羊」 推給班上名聲最差的人

誰偷走了班費?校園霸凌核心「尋找代罪羔羊」 推給班上名聲最差的人

霸凌的核心,是在一個集體中尋找「代罪羔羊」。大家把整個團體裡最糟糕、最脆弱的部分,放到這個人身上。

公主病同事「蝦都扔給別人剝」!全身昂貴奢侈品 走進她家桌上堆泡麵碗

公主病同事「蝦都扔給別人剝」!全身昂貴奢侈品 走進她家桌上堆泡麵碗

生活中,公主病主要表現為性格方面的缺陷,或人際交往方面的障礙。這樣的人看起來自尊心很強,自我意識很強,實際上並沒有「自我」,因為她的自我完全取決於「他人的視線」。

便利商店辣妹「逆天露雪白半球」網全嗨翻:排隊再久也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