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暱稱爹地、媽咪!差一步就能「收養女孩」 她嘆:這是我心中的遺憾

好可惜

文/黃光芹

二○一六年秋天,我和老公雙雙墜入愛河,同時愛上一位十一歲大的女生。這段「錯愛」,只維持了短短不到半年,我們就忍痛分手或許因為等待過程太長,社工為了體恤我們,特別幫我們物色了一位女孩,希望快速進入收養階段。

小芬(化名)自幼由奶奶帶大,祖孫倆兒相依為命,生活過得很拮据。就靠爺爺的退休金,用以糊口。儘管如此,奶奶卻從來不讓她吃苦,要不是奶奶長日將盡,否則這輩子只要有一口氣在,絕不會讓小芬出養。奶奶一方面想與時間賽跑,看看能不能撐到小芬長大?另一方面,她又擔心身體不允許,若不先將孫女安置,恐怕無法心安。

當社工接到奶奶的電話,表達出養意願,便立即與她聯繫。幾經周折,最後取得她的同意出養。當社工把小芬帶到我們面前時,我們驚為天人。她雖然只有十一歲,卻出落得極為標緻,身材修長,長髮及腰,儀表、談吐俱佳,顯得落落大方。雖然才第一次見面,我和老公卻對她一見鍾情。

等回到家以後,一連好幾個鐘頭,我們兩個小芬、小芬說個不停。感謝老天待我們不薄,從天而降這麼個大禮給我們。當晚臨睡前,我們接到小芬簡訊,除了貼心跟我們道晚安之外,還暱稱我們「爹地、媽咪」,在我們乾涸已久的心,降下了甘霖。

▲▼母女,女孩,傷心,女童。(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夫妻倆一見到小芬就開心的想馬上收養。(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我們一直沉浸在濃濃的幸福中,不曾退燒。那種感覺難以言喻,就好像在談戀愛一般,掉入愛河,難以自拔。第二次見面,我倡議,祖孫倆兒不妨在社工的陪同之下,與我們回家看看。

對於我們夫妻窮盡半生心血,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這個家,我顯得信心滿滿。房子很大,有一百多坪,每層樓挑高,老公用心裝潢,想必奶奶看了之後,她懸在半空中的一顆心,可以就此落地。

奶奶雖然很滿意,想要放手卻又捨不得,心情起伏,陷入拉鋸之中。為了替祖孫倆兒設想,我和老公除了幫小芬準備好房間、家具,也買了衣服給她;我甚至釋出極大的善意,希望奶奶可以搬過來一起住。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走了,我們也會陪著小芬,一起為她送終。

那天,在送她們回家的路上,小芬表現得十分熱情,車上六個人顯擠,她刻意跑到前座,坐在我腿上,頭還枕著我的肩,喚起我強烈的母愛。她的小嘴特甜,第二次見面回去,依然滿口爹地、媽咪叫,親密的簡訊往來,充滿著濃情蜜意,讓我們兩夫妻陶醉,醉得不知今夕是何夕。收養程序很快進入試住階段,小芬將頭一次來家過夜。

當天一大早,我們兩夫妻滿懷希望,提前抵達約定地點,想盡快把她接來住。令人意外的是,一見面,小芬一臉不情願,再三跟奶奶求情,可不可以不走?經奶奶一再慫恿,她才半推半就上了車。另外,她說好來家過夜,卻甚麼東西也沒帶。我想,她從小到大沒離開過奶奶,或許心裡還沒準備好,才會顯得徬徨,必須靠大人推一把,才能早日漸入佳境。

平常我喜歡開快車,但小芬坐在車上,我變得小心翼翼,連打方向盤都特別小心。我從後照鏡偷看她,發現她側臉望向窗外,一路無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詭異的是,她手上始終抱著個大包袱,從不離身。

快到家前,我先帶她去買盥洗用具和內衣褲;等到家之後,我立刻忙著煮飯燒菜。她則與老公各據一方,一個在客廳看電視,一個則躲進地下室書房,顯得不知所措。小芬平常會幫奶奶做飯,還曾經親手包了水餃,說要給我們送來。可是當我滿頭大汗揮舞著鍋鏟時,她動也不動,連正眼都沒瞧我一眼。

我頓時覺得沮喪。平常三菜一湯難不倒我,但是那天我接了通告,心裡著急,一時失手,菜煮得特別難吃。她勉強動了動筷子,從頭到尾板著一張臉,不知心裡在想甚麼?氣氛變得很僵,在無計可施之下,我提議:「要不要跟我上二樓,睡個午覺?」她突然獲得解脫,立刻起身,跟我手牽手上了二樓。

我們睡在大床上,她在那頭、我在這頭,中間隔著一道距離,像是難以跨越的鴻溝。起初我們假寐,不一會兒,聽到她在喊我:「媽咪,我可不可以回家?我擔心奶奶一個人在家,不會鎖門!」接下來,她開始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得很傷心。

▲▼母女,女孩,傷心,女童。(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原來小芬心裡還是不願意離開奶奶。(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的心瞬間涼了半截。我聽社工說,剛到收養家庭的孩子,都會出現類似的狀況,收養父母必須發揮耐心,陪他們度過這個階段。因此,我不想退讓!相反地,我聽見內心在打鼓。我判斷依這個局勢發展,後勢不太樂觀,我是否應該放她走?最終,我提出一個開放性的建議。

第一,她不妨試試,可否熬過今夜?等明天一大早,我就送她回去。第二,如果她真覺得熬不住,我會立刻送她走。最後,她選擇第三個建議,按照我原訂的計畫,由我老公帶她到附近的三井outlet 逛逛,而我則先去上通告,等一下節目,就送她回家。

不知道是上天垂憐,還是我嫂子跟我心有靈犀,她竟然在我們最需要援手的時候,正好帶著三個孩子到台北玩。我要她立刻飛奔過來、直赴三井,替我老公解圍。等我錄完影,立刻飆車到三井與他們會合。我在等紅燈的時候,老遠就看到小芬胸前依然抱著那個大包袱。就這麼上了我的車,由我老公送她回家。

當見到姪子、姪女時,他們顯得悶悶不樂,像是才經歷過一場奮戰。「怎麼了?」姪子比較直接:「我問她甚麼,她都不太搭理我!」我想大事不妙,就等老公回家,看他怎麼說。

等老公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一進門也顯得悶悶不樂:「小芬連聲再見都沒說,拿著兩杯泡沫紅茶,就直接衝回家去。一路上還叫著奶奶!奶奶!」回到家以後,我的心情也變得七上八下,覺得哪裡不對勁。我發揮新聞記者的直覺,把屋子整個巡一遍,一幅傷心的畫面,立刻跳入眼簾,也終於解開小芬的包袱之謎。

她到我家沒有帶任何的換洗衣物,那包包裡,究竟裝了甚麼?原來,是我之前送她的外套。她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跑到三樓,掛回更衣室,若不是我眼尖,還真不容易發現。

她的意思已經十分清楚。那件衣服形同她的分手信,雖然委婉、卻令人心碎。

奶奶說:「她還離不開我!」老公說:「我的感覺整個不對了!我們乾脆放棄吧!」但我還不想放棄!

我曾經在寫給她的簡訊中,承諾過:「妳放心,媽咪永遠不會放棄妳!」我是真心的,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當有一天,奶奶真的離她而去,她將如何孑然一身,獨立於世?

再者,她終有一天,會變得成熟,當回頭想起我們這對夫婦,人還算不錯,也曾經愛過她,她差那麼一點,就要成為我們的女兒,會不會感到遺憾?

我後來跟社工通了一通長長的電話,也是最後一通。我轉達老公的建議,先暫緩收養小芬,但並不等同於放棄,只是調換個順序,先嘗試下一個機會,未來等小芬和奶奶準備好了,我們再重新接納她。

▲媽媽,父母,母親節,母女,母子,養育,育兒。(圖/翻攝自pixabay)
▲沒辦法和小芬成為母女,雖然可惜也無能為力。(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與老公結婚十多年,經歷過這件事,我才發現他的偉大。直到隔年的某一天,我們突然又接到奶奶的電話:「你們是不是還想收養小芬?」我猜想,這一次,奶奶的人生真的走到盡頭了,她終於決定鬆手;只是為時已晚。礙於法律規定,媒合失敗的案例一旦關閉,就不能重來。我們無能為力。

直至今日為止,每當想起小芬,我就有如鯁在喉的感覺。我常想,若當初奶奶肯放手,推小芬一把,則現在她一定是個好姐姐,帶著她的弟弟,在我們家一起幸福成長。小芬偶爾在我們家,還是會不經意被提起。

兒子剛來的時候,一聽到我們談論她,耳朵立刻豎起,似乎把小芬當成他的假想敵,還帶著醋意問:「小芬是誰?」我把情形跟他大致描述一遍,並且問他:「我幫你找個姐姐,好不好?」、「不要!你們有我就好了!」直到現在,我們始終無法忘情於小芬。她就像我十月懷胎的小孩,卻因為我無能為力,而在我心中留下永遠的遺憾。

*本文摘錄自《貝比來了:生命的價值與出身無關,只須努力地活出自我》

▲▼ 《貝比來了》。(圖/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黃光芹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貝比來了黃光芹時報出版收養社工領養教育親子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9歲男孩自願成為「這對夫妻」的孩子 面對法官直說:因為我很幸福

9歲男孩自願成為「這對夫妻」的孩子 面對法官直說:因為我很幸福

好笑的是,當法官直呼我們姓名時,他竟向她提出糾正:「妳應該稱呼他們:黃光芹『小姐』、楊文嘉『先生』!」一連糾正她兩次。法官只好聽命,立刻加註警語,惹得我們哄堂大笑。

做7次試管嬰兒「打到工廠倒閉」!婆婆心疼勸退:不一定要傳宗接代

做7次試管嬰兒「打到工廠倒閉」!婆婆心疼勸退:不一定要傳宗接代

老公是獨子,從小由寡母帶大,沒有養兒防老、傳宗接代的觀念,也不迷信血統。我婆婆更是偉大,我做了七次試管,從工廠開張、做到工廠倒閉;從第一次打得出六個卵泡、到最後無疾而終,最後還是她喊停的。

誤信名醫「子宮中膈動刀肚子會爆炸」!她白白切除輸卵管才後悔:靠關係才找來的

誤信名醫「子宮中膈動刀肚子會爆炸」!她白白切除輸卵管才後悔:靠關係才找來的

他在一開始,就應該為我通輸卵管,則我或許可以避免,因輸卵管發炎,讓受精卵受阻,在錯誤的地方著床,而導致子宮外孕,讓我損失一條輸卵管。

陪業績王跑客戶!王牌業務「鑽長腿人妻臥房」 同事尬聽2小時愛的鼓勵

陪業績王跑客戶!王牌業務「鑽長腿人妻臥房」 同事尬聽2小時愛的鼓勵

我本來想說終於要切入保險重點了,萬萬沒想到,陳姐看都不看那張DM,反而跟劉偉說,上次看劉偉大熱天在外面跑業務很辛苦,有去上課學了一些按摩的手法,要不要試試看?

上酒店「指定吃麥當勞」! 酒店小姐:客人想吃,大腸包小腸都變得出來

上酒店「指定吃麥當勞」! 酒店小姐:客人想吃,大腸包小腸都變得出來

酸梅可以加啤酒或高粱,鳳梨或柳丁也可以放進啤酒和威士忌裡面,可樂加威士忌也是一款簡單又順口的調酒,而檸檬汁通常是客人單點來醒酒的。

「蝦米?我不是你親生的!」律師:鄉土劇老哏收養劇情,現實沒那麼容易

「蝦米?我不是你親生的!」律師:鄉土劇老哏收養劇情,現實沒那麼容易

台灣鄉土劇會有因為家裡養不起,所以把小孩送給不孕,但經濟狀況比較好的家庭養,經過各種意外後,偶然到醫院驗了血型才發現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

白目酒客歧視黑人:「那麼窮才不會英文和台語」 黑人暴怒:塞x娘勒

白目酒客歧視黑人:「那麼窮才不會英文和台語」 黑人暴怒:塞x娘勒

我聽到那桌傳出一句:「你看那個黑人也喝黑的!」深知國外對膚色話題敏感的我腦中警鈴大響,正要委婉請他們不要繼續說時,這話像是含了粉一樣失控不停!

顏面燙傷少女遭霸凌!掰開萎縮關節哭喊「想變漂亮」最終仍撐不住走了…

顏面燙傷少女遭霸凌!掰開萎縮關節哭喊「想變漂亮」最終仍撐不住走了…

「你們這樣開心了吧!我這個醜八怪消失就是了!我希望你們一輩子活在地獄裡……,我會回去找你們的……」,字字句句充滿了絕望與憤怒。

2020年度星座運勢分析! 雙子危機成轉機、射手職場有機會轉跑道

2020年度星座運勢分析! 雙子危機成轉機、射手職場有機會轉跑道

一向熱情奔放的牡羊,今年明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吧。整個人綁手綁腳、施展不開,特別是在工作事業、友誼與未來的目標這些層面。

台灣人愛亂問「有鬼嗎」 民俗學教授狂白眼:拜託別再問

台灣人愛亂問「有鬼嗎」 民俗學教授狂白眼:拜託別再問

我想日本人應該沒幾個人會去討論「妖怪是不是真的存在」,也只把妖怪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還會覺得遇鬼的「心靈現象」可信度比較高。

桃園女大生包廂內喊「想要」! 處男「確認3次」勇敢去愛…下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