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歲男孩自願成為「這對夫妻」的孩子 面對法官直說:因為我很幸福

太感人了...

文/黃光芹

這一天終於到了!我們要帶他上法庭,爭取親權。前一天晚上,我們如臨大敵,希望能獲得法官認同,讓彼此夢想成真。對我和另一半來說,偶有被告經驗,上法庭難不倒我們;但對一個才九歲大的孩子來說,他連法院長得什麼樣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法官,爭取自己的命運?

我怕在緊要關頭他會說錯話,壞了大局。於是,利用好幾天睡覺前的一點時間,對他面授機宜,並且強調此事的嚴重性。「你覺得,該怎麼講呢?媽媽不能教你,你想講甚麼、就怎麼講。不一定要說我們好,只要照實說就可以了。千萬不要怕!」他聽我絮絮叨叨,嫌煩!突然蹦出一句:「好啦!我知道啦!我自己會說,妳不要再講了!」

我們那天起了個大早,趕在九點前抵達法院。一路上變得寡言,不像往常。不只他,連我和老公都變得緊張。我們快步上樓,進入法庭,面對的是位女法官,極有可能,也是一位母親。法官先要我們兩夫妻進去,「為什麼想要領養小孩?而且還領養這麼大的?怎麼那麼有愛心?」聽她這麼說,我們有些不好意思。經過說明,她完全明白。

進行到一半,我兒子進場,就坐在我們中間那張大椅子上,搖來晃去。他臨場有大將之風,整體表現令人激賞。好笑的是,當法官直呼我們姓名時,他竟向她提出糾正:「妳應該稱呼他們:黃光芹『小姐』、楊文嘉『先生』!」一連糾正她兩次。法官只好聽命,立刻加註警語,惹得我們哄堂大笑。

▲▼聊是非用圖,親子,家庭,夫妻,育兒 。(圖/視覺中國CFP提供)
▲貝比終於可以擁有幸福的家庭/示意圖/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緊接著,好戲上場。當法官問:「你為什麼想要成為黃光芹『小姐』和楊文嘉『先生』的孩子?」他一時語塞,不知從何說起?的確,要他一口氣,陳述九年來種種遭遇,實在困難。別說小孩了,連大人恐怕都無力招架。但是,他心知肚明,這一刻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了!他不能有任何閃失,必須極力爭取。情急之下,他竟蹦出:「因為我感到很幸福!」哇!「幸福」二字,涵蓋了一切。千言萬語,都抵不上這段告白。

他才說完,一個戴口罩、年近三十歲的女人,進入法庭,坐在離我們不遠處。我猜,她就是孩子的母親!

其實當時,我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孩子的母親。先前,我聽許多過來人說過,大部分父母,當辦完領養手續,都刻意把孩子藏起來,窮其一生都不讓他與生母見面;只有少數養父母並不忌諱,到底母子天性,不應該刻意禁止他們往來。

我在見到她之前,心裡沒有任何打算,只是想: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切順其自然就是了。該是妳的、就是妳的!孩子生母所坐的位置,餘光可以看到她的兒子。她可能很訝異,多年未見,兒子都長那麼大了!我刻意注意貝比的眼神,他始終正襟危坐,沒有偷瞄他母親一眼。

法官問了她幾個問題,她一一答覆。當問到:「妳是否願意放棄親權?」我的心,立刻吊在半空中,就怕她說「不」,那該怎麼辦?還好,她向法官表達,自己無力撫養,接著在公文上簽名,同意放棄親權。我和老公踽踽獨行至今,總算快要大功告成。

▲戀母情結,孩子,男孩,小孩,母親,媽媽。(圖/翻攝自pixabay)

▲貝比終於感受到滿滿母愛/示意圖/pixabay

在中間等待的時候,我、孩子、孩子的生母,分坐在法庭的長廊上,彼此各據一方。沒多久,我想起兒子先前跟我的對話。「我辦護照的時候,她站得遠遠的,沒有過來打招呼,害我連她的臉都看不清楚!」「我只想看她一眼,看她長得怎麼樣?」

我於是起身,走到她的面前,請她把口罩摘掉。「妳兒子從小到大,從來沒看清楚妳的長相,可不可以請妳把口罩拿掉,讓他看個清楚!」我的年紀足足比她大二十多歲,照理說都可以當她媽了。在我的要求下,她終於把口罩摘下。

我把兒子叫過來,他有些怯生生地,一屁股坐在我的腿上。「你不是想看清楚你母親的長相,她就在你面前,你好好看清楚!」他似乎放棄了這個機會,目光閃躲,不忍直視。我把三人拉在一起,合影留念;接下來,撮合他們母子,至少握一握手、擁抱一下。每個動作,我兒子完全照辦。之後,又回到我的身上。

等我們上車以後,我的手機劈哩啪啦作響。她的母親將兒子嬰兒時期的照片,依我的囑咐,傳到我的手機裡,終於將兒子成長時期的空白,填補起來。事後,我聽社工說,我們走後,孩子的母親還是落下眼淚。我相信,之前的遺憾,終於在我們這裡寫下完結篇。

*本文摘錄自《貝比來了:生命的價值與出身無關,只須努力地活出自我》

▲▼ 《貝比來了》。(圖/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黃光芹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親子家庭親權教育領養溫馨時報出版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做7次試管嬰兒「打到工廠倒閉」!婆婆心疼勸退:不一定要傳宗接代

做7次試管嬰兒「打到工廠倒閉」!婆婆心疼勸退:不一定要傳宗接代

老公是獨子,從小由寡母帶大,沒有養兒防老、傳宗接代的觀念,也不迷信血統。我婆婆更是偉大,我做了七次試管,從工廠開張、做到工廠倒閉;從第一次打得出六個卵泡、到最後無疾而終,最後還是她喊停的。

台灣人愛亂問「有鬼嗎」 民俗學教授狂白眼:拜託別再問

台灣人愛亂問「有鬼嗎」 民俗學教授狂白眼:拜託別再問

我想日本人應該沒幾個人會去討論「妖怪是不是真的存在」,也只把妖怪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還會覺得遇鬼的「心靈現象」可信度比較高。

1019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1019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現在你感覺內心充滿愛。和家人的互動,變得較為積極,你的親人裡可能會有喜慶的事情發生。你的貴人一定是你的母親或者姐姐妹妹。

從暖男演到復仇之鬼!必追藤岡靛「3部日劇」 來台發展紅回日本

從暖男演到復仇之鬼!必追藤岡靛「3部日劇」 來台發展紅回日本

雖然藤岡靛在日本演藝圈的起步晚,但這幾年內也留下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接著就來跟大家介紹這個「逆輸入帥哥」,有哪些值得一追的戲吧。

憑實力單身太狂!都丟直球了還不接 不缺勇氣只是讀不懂曖昧的空氣

憑實力單身太狂!都丟直球了還不接 不缺勇氣只是讀不懂曖昧的空氣

單身理由百百種,有些人覺得「沒差,一個人自由自在。」;有些人則是心急如焚求神問卜,把全台灣的月老廟都拜了一遍。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運作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運作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實驗室人員會將輸管強行塞進小狗的咽喉餵毒,也會暴力地從籠子裡抓出小猴子,並用特製的鐵架將牠們控制住...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Masau的媽媽心急地都哭了!她不斷問兒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因Masau無法正常表達,他只是邊哭著邊回答媽媽,「老師很調皮!老師很調皮!」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由於這13隻鸚鵡確定是當地「禁出口政策下的動物」,因此,全案進入起訴、審理階段。然而該案的法官Manish Khurana,卻做出了令外界和整個法庭都驚嚇的舉動...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警察調查克莉絲蒂的住宿紀錄時,意外發現她居然以丈夫情婦的姓氏編造假名入住,也讓警方懷疑這次的失蹤事件,說不定是克莉絲蒂自導自演這齣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資源的「失蹤戲碼」。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金塔瑪尼附近有一個神祕的村莊,叫做杜陽(Trunyan),位於巴杜爾火山山腳下,位置偏僻、連外道路不便,只能搭船越過巴杜爾湖,才能進入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