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艾彼│站在屎坑也要硬讚香!死要面子全因自我防衛太重

艾彼/心理師

本名王昱勻,現任夏凱納生活診所心理師。艾彼,筆名。取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

點評:檸檬好甜

文/艾彼(心理師)

合理化 rationalization這個防衛機轉,是某個人將難以被自己或被他人接受的矛盾想法、行為,轉化成合情合理能被大眾接受的形式來呈現。像前一陣子因為電影而流行起來的句子「我是為你好」就有點符合這個防衛機轉的使用模式。

而最愛用「我是為你好」來使用這個防衛機轉的人,多半會是父母、師長或是另外一半。當他們想要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又懶得和你解釋太多原因時,就會傾向告訴你「我是為你好」。既然都是「為你好了」,好像就沒有理由多問,或多思考只能夠接受他們的想法。

但實際上真是如此嗎?我發現當個案不明白箇中原因,只是單單去執行他們口中為你好的清單時,多半都會經歷強烈的內心衝突。會問自己,「到底這是我要的?還是你要的?這是誰的人生呢?」會有這樣的想法,想追根究底的問到底還算是很有力量的個案。當合理化防衛機轉,被運用發揮到極致時,當事人可能連自己的想法都放棄了,把其他人的想法當成自己的想法。

僅用「因為他們是為我好」來說服自己。

另外有兩個心態——酸葡萄心理與甜檸檬心理——都是合理化這個防衛機轉的呈現形式。當某人得不到想要的,他就會說,其他人得到的是不好的,找各種理由說服自己與別人。當人得不到想要的葡萄,手中握著的只有檸檬時,他也會說服別人與自己,我手上握著的這顆檸檬是甜的。

▲職場。(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舉例來說,Ally在公司裡非常努力,渴望角逐下一次的升遷機會。但,升遷結果公佈時,她發現自己沒有順利取得資格。這時,為了讓自己的自尊獲得調適,讓自己不要覺得心情太糟。她可能會告訴自己或其他同事:「哎呀,升遷也不一定好。要擔負的責任太大了,壓力很大,下面出包自己要扛,上面又會要求績效....」升遷就是葡萄,得不到升遷機會,就說升遷不好,這舉動就是酸葡萄心態。

而甜檸檬是什麼呢?如果,Ally接下來說:「還不如跟我一樣,當一個小螺絲釘,輕輕鬆鬆地過,不出頭,但也不會被波及,這樣不是挺好的嗎?」在Ally的心裡沒升遷,就是檸檬,明明心裡想要升遷,沒升遷上去卻要為自己的情況作解釋,好讓自己能安穩地在這個處境中適應這便稱為是甜檸檬。

適當的合理化,可以讓自己過得稍微輕鬆愜意一點,也不會讓失敗留在心裡久久不去。但相對地,我們也要小心,會不會把合理化用的太順手,反而畫地自限、讓自己的日子過太爽,缺乏挑戰,而限制了自己的成長喔!

附帶一提,合理化還有一個經常被使用的場景——週年慶,折扣季——逛街的當下,人很容易腦波弱。覺得,平時這個賣多少,現在可是打了7折,便宜了30%呢!此時不買更待何時,容許自己手滑,還說服自己賺到,這就是合理化最常出現的時機啦!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廁所衛生紙用完!他肚痛急抓「桌上濕紙巾」 爽解放後…一翻面GG了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