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霸凌你的人過得如何?受害者親說故事「我逮捕了他」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霸凌一直是校園中相當嚴重的問題,我們幾乎全都親身參與、或者至少見證過。長大後,很多人會回想起小學班上的那個人,可能他只是因為講話慢了點,就被所有人嘲笑;又或是想起那個霸凌者,你會發現很難說出心裡那股複雜的感受。

國外網站Quora上就有主題談論兒時被霸凌的記憶,但,那些當年霸凌人的小鬼們,現在怎麼樣了呢?網友「Christopher Finch」說出了他的故事。

▲▼霸凌,悲傷,難過。(圖/免費圖庫pakutaso)

(示意圖,非當事人。以下為網友原文翻譯。)

我逮捕了那個霸凌過我的人。

剛上高中的時候,我身高有170公分,但體重只有59公斤。我常常被一些小混球針對,畢竟這身材在學校裡算是挺瘦弱的。在那些欺負我的人之中,有一個完完全全的混蛋,他霸凌所有不在他小圈圈裡的人。這裡就先叫他泰瑞(Terry)吧。

泰瑞是學校摔角的主力隊員,還是橄欖球選手,總之你們聽得出來他就是那種壯得像牛一樣的高中生。他還很喜歡找人麻煩、打架。我已經記不得他被留校察看多少次了,反正他本人對這些處罰不是很在意。我相信其他同學都會同意,這傢伙根本是學校裡的危險人物,移動炸彈。他會猛然從後腦勺狠狠搧你一掌,或是伸腳絆倒你、把你手上的書打掉......總而言之,他讓我們很多人的高中生活過得挺悲慘的。

▲▼霸凌,悲傷,難過。(圖/免費圖庫pakutaso)

(示意圖,非當事人。)

我從高中畢業之後,就加入了美國陸軍,這是我從小的夢想之一。我去了班寧堡,那裡被譽為陸軍之鄉。我到退伍後才去上大學,修了刑法、辯論等等,幾年後我加入了警局,成了一名CSI犯罪調查員。順便可以告訴你們,我們部門算得上美國最忙的地方,在追捕暴力犯罪方面,我們永遠在全美前十名。

然後重頭戲來了。

那天我們接到一通報案電話,對方說他在八區看到嫌疑犯逃跑。我們查了資料,那名嫌疑犯是個有多次案底的毒販,巡邏隊找到了他藏身的房子,但他拒絕現身。於是巡邏隊呼叫了警犬部門,當時我正在監控無線通訊,一聽到那名毒犯就是泰瑞,我馬上決定前往現場。

我穿過人群、走向現場負責人。我告訴他我認識這名嫌疑人,或許我可以先試試說服他出來被捕,如果不行再放警犬。負責人同意了,於是我進入那棟房子,開始對泰瑞說話。

我說了我是誰,泰瑞很快表示他還記得我。經過一陣討價還價,他答應:如果其他警察都不碰他,他願意走出來接受逮捕。我向他確保其他只有我會接觸他,於是他爬了出來。在門口等他的是12名壯碩的警察,每個人都準備好要狠狠踢他屁股。我看到他眼裡閃現出一道驚恐的光,但警察們都遵守諾言。我把他從地上拉起來、上銬、帶進警車。除了我之外,沒有一個人碰到他。

上了警車後,泰瑞低聲說了「謝謝你」。他看著我,然後道歉、說高中時他不應該那樣對我。他說他原本已經做好了被警察狠揍一頓的準備,但我沒有這麼做,這讓他十分驚訝。我只對他說:「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都是當初的決定造成的」。

從此之後,我再也不在意曾經的霸凌了。

▲▼霸凌,悲傷,難過。(圖/免費圖庫pakutaso)

(示意圖,非當事人。)


花枝記得,以前看過相關的研究結果,人類的同理心是到了大約小學以後,才會慢慢培養出的東西。仔細想想那些把弄死昆蟲當作娛樂的小小孩,似乎真的是這樣。但不管怎麼說,霸凌對一個人造成的傷害真的太大。這種事情,實在不應該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故事裡的主角得到了一個好結局,當年的混球卻淪落成了被逮捕的毒犯。也許這就是老天有眼。但花枝更願意相信,這和原PO說的一樣:是我們自己的決定,造就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quora]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2頑皮汪拆媽整包草本衛生棉 黏嘴貼屁股:我們在消暑啦!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