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政治監控直到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前才結束

▲▼行政院長赴立法院施政報告總質詢,促轉會代主委楊翠。(圖/記者李毓康攝)

▲促轉會主委楊翠。(資料照/記者李毓康攝)

文/中央社

促轉會今天舉行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指出,國家對家屬的監控不因解嚴停止,甚至有個案顯示,監控持續到2000年,也就是第一次政黨輪替前才結束,至於具體原因仍要進一步調查。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上午舉辦「政治檔案徵集成果與研究初探發表會」,說明警政署檔案的重要性、情治系統對於被監控當事人產生的影響以及家屬分享。

促轉會主委楊翠致詞表示,檔案管理局在2018年促轉條例通過後啟動第6波檔案徵集、成果斐然,在檔管局與國家安全局、法務部調查局、內政部警政署、國防部等33個機關合作下,共清查出13.7萬筆檔案,其中警政署主管的前台灣省警務處檔案的檔案共約7.7萬案;而第6波徵集到的檔案數量,幾乎是前5波的10倍之多。

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表示,這批檔案是過去警政署進行保防工作所留下的檔案,當年這些受監控民眾對當年政府來說有「特殊分子」的定義,其中又包括新生分子(出獄後的政治犯)、自首分子、附匪登記分子、特殊家屬。

陳昱齊解釋,特殊家屬的人數比前面三者人數還多,而這些特殊家屬的特殊之處在於「他們根本沒做特殊的事情」,只因為他們是前述三者的家人。

陳昱齊指出,有不少家屬因家人、前輩涉案,或遭槍決,也連帶成警政系統查考對象,考管機關以警務處、調查局、警總、總政治作戰部及國民黨中六組為主,對象滿18歲就列入監控,甚至長達36年之久。

陳昱齊表示,國家對家屬的監控不因解嚴停止,也沒有因刑法100條修正停止,更沒有因解除動員戡亂而停止。甚至有個案顯示,監控持續到西元2000年,也就是第一次政黨輪替前才結束,至於具體的原因仍要進一步調查。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蘇慶軒以「監控怎麼做」為題簡報,並以現任監察院長陳菊為例,說明當年如何監控。

蘇慶軒指出,西元1978年6月16日凌晨,台北市警員以戶口臨檢的名義,進入陳菊位在青田街住所後,在她臥房書桌下發現一個可疑的塑膠袋,要求陳菊攜至客廳自行打開受檢。

蘇慶軒表示,由於雷震是當年威權統治當局目標,警總也執行「田雨專案」,因此決議搜索陳菊住所,並對台北市警局分派任務,由其假借戶口臨檢的名義進入搜索,搜索的目的就是塑膠袋中的文件。

蘇慶軒說,接受一整夜的搜索與調查後的陳菊,6月16日上午7時離家。無法掌握陳菊行蹤的情治機關,一方面向總統蔣經國提出搜查經過、偵辦方向等報告,另一方面因「警總實施跟蹤被陳女兔脫」而成立「青谷專案」普遍密查。

蘇慶軒表示,西元1978年6月23日下午由警總彰化調查站會同彰化縣警察局保防室將陳菊約談到案,經過數日偵訊,陳菊於7月6日因父親作保得以保釋,一直到24日才真正獲釋,但情治機關對於陳菊的監控仍然持續,而「青谷專案」便成為陳菊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前的重要基礎資料。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帶國小女友到摩鐵啪啪被發現! 他積極求情...女方父母:繼續交往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