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過後的新「正常」生活!武漢市民共擁一珍貴資產 坦言:隨時化為烏有

中國湖北省武漢著名的景點黃鶴樓。(東方IC)

▲中國湖北省武漢著名的景點黃鶴樓。(圖/鏡週刊提供,下同)

圖、文/鏡週刊

湖北的武漢曾經因疫情成為全球的焦點。如今全球許多國家疫情未見緩和,武漢則在4月8日解除封城,回歸正常的生活。不過這裡的「正常」,跟大部分人想的恐怕不一樣。

《彭博商業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報導,以解除封城後的武漢為專題,對全球許多飽受疫情衝擊的地區提供了一些借鏡和啟發。

位在武漢郊區的聯想公司的平板與手機工廠,現在工人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向主管回報體溫。每天至少測四次體溫,資料都輸入公司內部的資訊系統。一有人體溫超過37.3度,系統自動示警,由公司內部的「反病毒小組」啟動調查。

在停工兩個多月後,3月28日工廠重新開工時,每日例行流程做了大翻修,一切以降低傳染風險為最優先。復工前,所有員工必須接受體內病毒和抗體的檢測以確認過去的病史,並待在隔離的宿舍裡等候檢測的結果。

確認沒有問題之後,上班的員工會發現,原本可容納六人的會議室限定只能三人開會,原本自助餐廳的座位上,對面和鄰座之間多了隔板,上面還貼了用餐請勿交談的溫馨提示。每個地方幾乎都標示了最近一次消毒的時間,運送貨品如今也儘量以機械人代勞。電梯如今成了只能看、不能用的陳列品,大家都得從樓梯上下樓,同時注意保持距離。

《彭博商業周刊》採訪了聯想的主管齊岳,他負責督導這套「疫情防控管理系統」。當1月23日武漢封城時,他人還在天津的老家。直到2月9號他才有辦法回到武漢的家裡——他買了一張從天津到長沙的車票,然後懇求站務人員讓他在武漢下車。他如今的任務是在嚴密戒備下,讓工廠恢復生產。他說,相較於把病毒阻絕於廠外,「有多少產量只能擺在第二位了」。

齊岳和其他數百萬計的武漢民眾如今都在思考,經歷百年難得一見的疫情之後,武漢經濟和社會活動應該是什麼樣貌。從官方的數據來看,武漢幾乎已沒有新增的病例。不過一些外國政府仍質疑官方數據的可信度,再加上病毒本身的捉摸難測,如何重啓經濟而不致引來疫情二度爆發的風險,成了武漢人兩難的困境,而這也將是未來許多國家即將要面對的問題。

目前為止,武漢在解除封城後的「日常」,恐怕要讓許多人覺得陌生。作息雖然恢復了,不管是舉辦喪禮或是在家宴客,許多活動仍有嚴格的禁制。百貨公司和商場如今開放了,但顧客仍稀稀落落;餐廳裡不見客人,民眾多改外送或外帶;地鐵車廂裡的人少了,不過汽車銷量卻大增;塞車的情況變嚴重了,不過至少保住了社交距離。

齊岳認為目前他公司裡維持復工與防疫之間的平衡還算順利。平板電腦的需求大增,因為全球的學校遠距教學正流行,而企業為了在家工作之便,也不得不多一點科技方面的預算。自聯想工廠復工以來,他已經增聘了1000名工人,員工總數超過1萬人,生產線的產能全開。

不過,他也清楚知道,一旦有員工感染病毒,這一切有可能又立刻化為烏有。

武漢隸屬與中超足球聯賽的卓爾隊球員,在海外集訓後受困於武漢肺炎疫情,歷經104天後終於回到武漢。(東方IC)

湖北省是中國最後一個解除疫情封鎖的地區,從3月底到4月8日,分階段解除了各項的限制。對中國政府而言,這是代表決定性勝利的時刻。相較於西方民主國家病毒災難式的擴散,這是改寫抗疫的敘事,宣揚中共政權成功戰勝病毒的機會。

不過,即使疫情稍緩,武漢的篩檢防疫工作仍是戰戰兢兢,因為沒有人能禁得起第二波疫情的再次出現。

在4月7日深夜,多個星期以來第一輛列車從武昌車站發出,目的地是廣州。車站裡有大批身穿黑色制服,臉上戴著口罩的員警,他們對著月台的旅客大喊「掃描你的條碼!」

中國為了將病毒列管所開發的「健康碼」,如今安裝在手機的支付寶和微信的程式上。每個市民的病毒風險設為三級——紅、黃、綠。這當然是個很可能遭濫用的強大工具。綠色的QR code是預設值,代表低病毒風險,曾和感染者接觸則會變成黃色碼,將需要隔離檢疫,紅色碼則代表疑似或確診病例。

要在城市間旅行,就必須是綠色碼。《彭博商業周刊》採訪了22歲的曾曉(音譯),她是綠色碼,但是仍很擔心自己上不了車。她出門前反覆檢查自己是否發燒,「我還是可能因為體溫太高被攔下來」。她要回到廣州繼續她教書的工作,說她已經三個月沒見到家中的貓了。

另一位急著離開的是26歲的秦新安(音譯)。他過農曆年期間休假來到武漢,沒想到遇到了封城。到了2月中,他只能靠手機線上借錢生活。他說:「我餐餐只能吃泡麵。」地方政府後來提供了他專供受困民眾居住的簡易宿舍。他同時也在因對抗疫情臨時搭建的雷神山醫院打零工。

由於出不了武漢,他丟了他原本在江蘇機器人製造廠的工作。如今他要到廣東看家人,順便找新的工作。他沒有告訴家人去了哪裡;他說家人只知道他在外地工作,「我不想跟他們說我在武漢」。

天亮之後,武漢小心翼翼恢復了生機。理髮店、美容院似乎是最先恢復生意的行業。路上車子多了,上班族陸續回到市區辦公大樓。不過新生活和過去明顯不同。每個商場或大樓外面,都有警衛如哨兵般逐一測量民眾體溫。

綠色健康碼成了珍貴的資產,即使是搭地鐵也許要它才能通行。但是失去它又是多麼容易。光是和後來被確診的人曾同時間待在同一棟樓,你的碼就會變成黃色。一些住家大樓如果傳出病例,住戶就可能被禁止外出,和封城時的情況一模一樣。

參考資料:Bloomberg Businessweek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封城過後的武漢 3】疫情警報才解除 經濟危機已經來了
【封城過後的武漢 4】不能說的心理創痛:無法跟死去親人道別
【封城過後的武漢 1】新「正常」生活 隨時可能化為烏有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男大生額頭冒出「粉色花椰菜」 摳掉又開花!醫秒回:招式很多喔…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