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納粹「人肉聖誕樹」漫畫抹黑!警局高層氣不過提告 慘成法院認證

※本文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授權轉載

文|神奇海獅
圖|維基百科CC BY-SA 3.0 授權圖片

1926 年底,約瑟夫・戈培爾來到柏林,準備發展納粹黨務。

他的任務非常艱巨。除了莫斯科,當時的柏林是全歐洲最左的城市。在這個總共 5 百萬人口的大城裡,納粹差不多只有一千多名黨員,而黨部內更是一團災難。戈培爾一打開門,裡面污濁的菸味便立刻撲面而來。

在昏黃燈光照射的前廳裡,失業的納粹黨員正在閒聊打發時間;他檢查了黨部的財務狀況,驚訝地發現這裡竟只有一個自稱業務經理的傢伙,憑著自己的記憶在帳本上記載金額進出的數目。

戈培爾鐵了心,立刻開除了將近一半的遊手好閒份子。最後他對剩下的 600 名納粹黨員發表演講,宣告:現在納粹黨的首要任務,就是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拆除「沒沒無聞」這堵牆!

「他們可以污辱我們,誹謗我們,但必須使他們議論我們,」最後,戈培爾說道:「今天我們只有 600 人,不出 6 年,我們將有 60 萬人!」

▲煽動人民、扭曲事實、編造謊言──導致納粹崛起的政治漫畫與假新聞(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約瑟夫・戈培爾博士。是說這個穿搭真的不行啊。(圖/取自德文版維基百科「JosephGoebbels」條目)

拆除無名之牆

事實上,戈培爾的確是個宣傳的人才。當時的柏林黨部財政非常困難,以至於要花錢的報刊廣告、郵寄傳單直接被排除在選項外。戈培爾知道,為了達到拆掉「無名之牆」的目標,他們需要一些特別的方式來吸引民眾的注意……。

一個月後,戈培爾便宣布將在柏林共產黨心臟地區的法盧斯──塞勒大廳(Pharus Säle Hall)舉辦集會,並且要求每個納粹黨員手執旗幟、列隊前往演講廳。共產黨很快就被這種直搗老巢的挑釁激怒了,威脅他們:如果膽敢舉行這次集會,就會給予他們「熱烈的歡迎」,熱烈到他們再也不敢回去!

納粹黨對威脅置之不理。在宣布集會開始後,共產黨的搗亂者立刻就來鬧場了。現場的納粹衝鋒隊員見狀,立刻就抄起桌上的玻璃水瓶用力砸過去。一時間啤酒杯、玻璃瓶,以及各種形形色色的鐵製品,在大廳各處猛烈碰撞,納粹黨員、共產黨員,彼此之間廝殺得難分難解。而戈培爾一直在一旁,冷靜的看著這一切。

事實上,一切都在戈培爾的計畫中。

流血衝突絕對是吸引注意最好的場景。等到衝突結束後,戈培爾立刻下令把那些受傷的納粹衝鋒隊員抬上講臺,讓人們仔細看看他們血淋淋的傷口,聽聽他們的痛苦呻吟。

接著,戈培爾向群眾發表了一篇預先準備好、名為《無名衝鋒隊員》的演講。這種場景引發的情感極度震撼人心,也引起了普遍的同情。在這場衝突之後的 3 天內,納粹黨就收到 2,600 份入黨申請書。

納粹黨禁令與政治漫畫

從那之後,納粹黨製造的衝突事件便接連發生,他們引發的動盪逼迫柏林市警局做出反應。1927 年下半年,一名叫做伯納德・韋斯(Bernhard Weiß)的警局副總長,便下令關閉在柏林的納粹黨支部,並逮捕其 500 名成員。

▲煽動人民、扭曲事實、編造謊言──導致納粹崛起的政治漫畫與假新聞(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伯納德・韋斯。(圖/取自德文版維基百科「BernhardWeiß」條目)

戈培爾氣炸了。面臨被禁止公開演講的新情勢,他決定另外開創一種反擊的手法:創辦了一份新的報紙──《進攻報》(Der Angriff)。報中的一大亮點,就是政治漫畫,而韋斯就成為這份報紙最早的打擊對象。

雖然事實上,韋斯這個人很難有什麼能被攻擊的弱點:他出身良好、受過律師訓練、在戰場上拿過勳章(相比,戈培爾從未上過戰場),甚至在進入柏林警隊之後利用顯微鏡、測謊機與血液鑑定等技術,創建第一個犯罪實驗室。但是這一切對戈培爾都不重要,在他眼中,韋斯有一個最致命的弱點:他是猶太人。

而且好死不死的,韋斯不但是猶太人,而且長得完全就是當時刻板印象中猶太人的樣子──矮小、戴眼鏡、大鼻子。《進攻報》立刻抓住了韋斯的外貌特徵,對他的猶太人身份極盡嘲諷之能事:報紙用典型的猶太人名字「伊希多爾」(Isidore)來稱呼他,並且在漫畫中,將韋斯形容成猴子、蛇和驢子。一張漫畫甚至描述韋斯用吊死的納粹黨員,來裝飾他的聖誕樹。

▲煽動人民、扭曲事實、編造謊言──導致納粹崛起的政治漫畫與假新聞(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諷刺韋斯用吊死的納粹黨員裝飾聖誕樹的漫畫(圖/取自Joseph Goebbels, Das BuchIsidor, München: Franz Eher, 1931, p.40)

此外,報紙還利用韋斯的名字「伯納德」,嘲弄整個柏林市警局是「聖伯納犬」,而整個威瑪共和國被他們稱為「猶太共和國」。和今日十分相似的是,他們也利用了民主自由的弱點,大力抨擊民主制度:「這些號稱民主自由的國家,現在去開始訴諸違法和專制的行為。他們違背自己所宣稱的民主信念,禁止我們的黨……。」

宣傳的可怕力量

這種宣傳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幾年之內,幾乎人人都以為伊希多爾是韋斯真正的名字。被抨擊的韋斯自然也就做出了文明人遇到這種事的典型反應:將誹謗者告上法庭。

事實上韋斯和戈培爾的法庭戰還不只一次,一直到納粹掌權以前,韋斯總共控告過戈培爾不下四十次。不過這些控告到了戈培爾手中,卻又成了另一種宣傳的手段。有一次,報紙刊登了一則政治漫畫,在漫畫中一頭長著韋斯的臉的驢子,正趴在冰凍的湖面上。下面則寫上了一行字:「伊希多爾如履薄冰」。

韋斯當然二話不說,再次把戈培爾一狀告上法庭。但是戈培爾卻辯解,這只是一幅插畫而已。

法官看了插畫,便說道:「但是很明顯,驢子上就是韋斯博士的臉。」

而在下一期的《進攻報》頭條,便寫著:「法官認證:驢子上長著韋斯博士的臉!」

兩人的對抗就這樣持續到整個威瑪共和末期,但是到最後,戈培爾終究還是獲得了勝利。1933 年納粹黨掌權的前夕,韋斯便逃到英國了。

從那之後,掌握國家機器的納粹宣傳部門更是如虎添翼,除了一般的漫畫與海報,他們更藉由當時的兩樣嶄新媒介:電影與收音機,將這世界簡單的劃分成「純潔/不純」、「完美/低劣」的兩個世界。不同種族之間的差異,則被戲謔式的刻畫成種種的刻板成見與歧視,最終也將德國推進種族主義的狂潮中。

也許,在這個充斥各種簡化的媒介中保持獨立的思辨,就是我們這時代最艱鉅的一項任務吧。


※本文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原收錄於2018年1月發行《觀‧臺灣》43期「紙上宣傳戰」,原文「煽動人民、扭曲事實、編造謊言──導致納粹崛起的政治漫畫與假新聞」。

關鍵字: 納粹約瑟夫・戈培爾納粹黨柏林共產黨無名衝鋒隊員伯納德・韋斯進攻報政治漫畫猶太人威瑪共和國種族主義種族歧視宣傳手法紙上宣傳觀‧台灣臺灣歷史博物館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日人找原住民當「高山挑夫」扛檜木! 94歲布農族阿公心裡比肩膀酸

日人找原住民當「高山挑夫」扛檜木! 94歲布農族阿公心裡比肩膀酸

背工從清朝一直到現在,有多種的稱呼,有人稱「挑夫」,也有人稱「高山協作員」、「高山嚮導」。一位學者蔡文科則稱這項職業為「嚮導挑夫」。

日本燒肉是烤「丟掉的東西」?戰後食材短缺 店家只好改用廢棄內臟

日本燒肉是烤「丟掉的東西」?戰後食材短缺 店家只好改用廢棄內臟

日本現代的燒肉源自烤內臟。一九三〇年代中期,朝鮮南部有許多人遷到大阪居住,帶來了烤帶骨肉和銅盤烤肉等料理,到了戰後,由於食材短缺,這些燒肉店只好改用原本大家廢棄不用的內臟。

「車站無預警封鎖」柏林圍牆突生效 值班記者僅一人:那晚電話全響了

「車站無預警封鎖」柏林圍牆突生效 值班記者僅一人:那晚電話全響了

一九六一年八月十三日,這就是柏林圍牆開始生效的日子。從此東西德完全隔離,東德政府宣稱東德是真正社會主義的典範,所有人民毫無疑問都生活在天堂之中。

下班沒休息被要求「準備供品」!兒電話一來,婆婆秒變語氣 媳婦傻眼

下班沒休息被要求「準備供品」!兒電話一來,婆婆秒變語氣 媳婦傻眼

「實在太會演了!」據說出色的演員即使屁股被突然踢了一腳,還是能使出渾身解數發揮精湛的演技。婆婆的演技讓我看得出神,不知道她是想展示自己的表演實力,還是想諷刺遲到的媳婦。

喪儀是心理治療!不只是超渡亡者 家屬過程中也得到安慰

喪儀是心理治療!不只是超渡亡者 家屬過程中也得到安慰

在民間信仰裡,枉死城裡所收容的,都是一些在陽壽未盡前出了意外,而提早結束生命,而在這裡的亡靈,是無法投胎轉世的。

藏著超多故事!「俄羅斯娃娃」不只有少女形象 起源來自日本童玩

藏著超多故事!「俄羅斯娃娃」不只有少女形象 起源來自日本童玩

因為九層俄羅斯娃娃是被詛咒的娃娃,裡面關著公主被分割的靈魂,和許多玩具一起被擺在商店裡出售,要是誰買了這個娃娃,那可能會連續九年都遭逢不幸。

沒說下課就要離開!學生秒被記「兩支警告」 師生關係差鬧到家長來

沒說下課就要離開!學生秒被記「兩支警告」 師生關係差鬧到家長來

事實上,這是一起芝麻綠豆大的師生衝突,為何會搞到家長特地請假來學校質疑記過的適法性呢?簡單用一句話來說明,就是師生關係不佳。

病患家屬貪念重! 兩人扛桶裝水「嫌買飲料太貴」碎碎唸:住院費那麼貴

病患家屬貪念重! 兩人扛桶裝水「嫌買飲料太貴」碎碎唸:住院費那麼貴

嬸1和嬸2有說有笑提了一大桶水從我面前經過,經過時又叫我「小姐,你們那個飲水機水有夠小的,改進一下好嗎?」,我冷冷的回說「妳把母牛的奶擠光然後嫌牠奶少是嗎?」

《寶可夢》卡片破百萬!小時候亂丟現在飆高價 最稀有的僅39張

《寶可夢》卡片破百萬!小時候亂丟現在飆高價 最稀有的僅39張

今年七月,一套完整的《寶可夢》初代卡牌在競標拍賣網「Goldin Auctions」以美金10萬4千4百元的天價賣出,可見這套《寶可夢》卡牌在收藏家的心裡占了多麼崇高的地位。

營養價值超高!螺肉其實是「非洲大蝸牛」 生吃小心引起滅門血案

營養價值超高!螺肉其實是「非洲大蝸牛」 生吃小心引起滅門血案

「炒螺肉」,其實就是「炒非洲大蝸牛」!順帶一提,高級餐廳的菜式「白玉蝸牛」,其實是白化種的非洲大蝸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