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少女》打敗迪士尼!日本票房破2.5億美元 執行長訪吉卜力:這叫工作室?

原來吉卜力的規模這麼小!

文/鈴木敏夫(吉卜力工作室株式會社代表取締役兼製作人)
譯/鍾嘉惠

(※宮先生為本書作者鈴木敏夫對宮崎駿老師的簡稱。)

「小工廠」吉卜力—《神隱少女》打敗迪士尼

據說,去年迪士尼的麥可·艾斯納(Michael Dammann Eisner)執行長觀賞《神隱少女》時,一舉一動都令工作室上下一片譁然。一是聽到艾斯納是第一次看日本的動畫長片,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另一個是,艾斯納以任何電影都只看五分鐘出名,可是看《神隱少女》時,他一直坐到最後,沒有離席。而且結束後還說了一句「不懂」(笑)。他不能理解,何以這部片子在日本能吸引兩千三百萬人觀看,創下二·五億美元(三百億日圓)的票房紀錄。

迪士尼集團在全世界所有國家長期掌握動畫電影的最大市占率。不僅是動畫,包括一般電影、電視和網路,全都被納入旗下。福斯、華納及迪士尼三大集團瓜分了世界軟體的大半江山。

唯一一個讓迪士尼動畫電影無法在票房成績上奪冠的國家就是日本。在他們看來,日本的市場明明應該有兩倍、三倍的空間,但就是不順利。

因此,迪士尼和夢工廠接二連三提議,想要和製作《魔法公主》、《神隱少女》的吉卜力工作室聯手製作電影。可是,我們現階段並沒有這樣的打算。為什麼呢?因為在創作方面,雙方的生活、風俗、習慣都相差甚遠,做法也差異過大。而且,要創作好的作品,小公司絕對比較有利。

去參觀迪士尼的工作室就會知道,那根本不叫工作室,而是間巨大的工廠。聽說有段時期光是技術人員就有一千人以上。相對於此,吉卜力只是間從製作到庶務全部合計一百八十人的小工廠。今年春天,迪士尼製作部門的最高負責人迪克·庫克(Dick Cook)來到吉卜力。這是頭一次有如此身分地位的人造訪吉卜力,我們帶他參觀了工作室,他十分驚訝:「啊?就在這麼一點大的地方製作?」

不過,雖然規模差很多,但實際的動畫製作作業並無太大不同。決定性的差異是在企畫之前的準備階段。

▲▼吉卜力工作室。(圖/翻攝自IMDb)
▲跟迪士尼比起來,吉卜力只是個不到200人的小工作室。(圖/翻攝自IMDb)

酒店話題成了無臉男的靈感來源

比方說,如果迪士尼要製作動畫長片,決定權在誰?不在導演,也不在影片打出的現場製作人身上。決定這大方針的是被稱為製片廠最高負責人的全權製作人。剛才提到的迪克·庫克即握有動畫、一般電影和電視影集所有企畫的決定權,擔負全部的責任。

大方針一決定,片廠負責人聘請的現場製作人就會找大約十個編劇寫劇本。片廠負責人看過之後,圈出各個劇本有趣的部分,再另外交由數名編劇,請他們寫成一個劇本。另一方面,角色的開發也同步進行中。這部分也是動用五、六名動畫師,要求他們畫出各式各樣的人物。就這樣,一部電影前置作業所投入的人力不下一百人。光是準備期就要兩到三年,費用也是以數億日圓計。

反觀吉卜力就省錢多了。快的話,宮先生(宮崎駿導演)和我聊天時突然提出:「鈴木兄,下一部要做什麼?我有個《神隱少女》的構想。」我聽了回答:「挺好的啊!」然後就結束(笑)。而且,將企畫做成劇本提綱、繪製意象圖,這些工作也全是宮先生一人包辦。準備期間不到三個月。

我和宮先生幾乎每天都會聊差不多一個小時,大部分都只是閒話家常。也曾經聊到五、六個小時之久。那有時就會成為企畫的開端。

《神隱少女》也是如此。最近,宮先生一臉正經地告訴我:「那靈感來自鈴木兄的酒店談話喔。」我不記得有這回事,於是反問:「那是什麼?」

我認識一個朋友非常喜歡酒店,好像是我覺得他的分析很有趣,便告訴宮先生的樣子。他說了什麼呢?他說來酒店工作的女孩,真要說的話,以個性內向的女孩居多。她們在為了賺錢,想辦法與男人應酬、聊天的過程中,才漸漸學會原本不擅長的人際交往,重新恢復生存能力。他還說,客人也是一樣,那裡是不善與人打交道的人花錢學習人際交往的地方。

《神隱少女》中,無臉男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喜歡上在澡堂工作的千尋,因為不知道如何表達而大鬧澡堂。據說那靈感就來自這段酒店談話。

聽到他這麼說的我根本不記得這件事,倒是再次對宮先生這人佩服不已。因為他從那段談話想出了「三百億日圓的故事」(笑)。這在參與者實在眾多的迪士尼,恐怕怎麼也無法做到吧。

▲▼神隱少女。(圖/翻攝自IMDb)
▲無臉男的靈感是來自酒店話題的閒聊。(圖/翻攝自IMDb)

目前,吉卜力工作室已與迪士尼簽定海外發行合約。若以日本作比喻,就等同於在東寶或松竹所屬戲院上映。這種做法比較省事。

迪士尼雖然在做生意上非常成功,但老實說,我覺得迪士尼本業的動畫作品萎靡不振。雖然有《玩具總動員》和《怪獸電力公司》這類賣座的作品,但那些與迪士尼固然有合作關係,卻是約翰·拉薩特(John A. Lasseter)領軍的皮克斯公司的作品。拉薩特連續推出四部作品,棒棒安打,分別創下一·五億美元到三·五億美元的賣座佳績。目前在好萊塢的聲勢已在史匹柏之上。

迪士尼的動畫本業為何萎靡不振呢?我認為是因為它漸漸失去時代性之故。一九九○年前後,迪士尼以傑弗瑞·凱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為中心,接二連三推出《美女與野獸》、《小美人魚》或是《阿拉丁》這一類作品,那時期的迪士尼很有趣。為什麼呢?因為那些作品具有時代性。

這些作品全部在經典故事中找題材。主題幾乎都是歧視問題和克服歧視。現代的話,雖然不容易真實地刻畫出那樣的內容,但仍不失為具有威力的主題。他們將那些主題經過包裝之後再拿來用。另外一點是以女性為主角。例如《美女與野獸》就是從女性的角度描寫。若問這三十年間女性和男性何者有巨大轉變,答案絕對是女性對吧?迪士尼讓我見識到,要以女性為主角,用現代的眼光重新詮釋經典故事就是這個樣子。

我喜歡這時期的迪士尼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會研究宮崎的動畫。要用動畫表現垂直移動、從畫面深處來到面前的移動本來就很困難。華特·迪士尼深知這一點,所以以往至今的迪士尼動畫向來只有水平移動。挑戰做垂直移動的是高畑勳和宮崎駿。研究過高畑和宮崎的作品後,迪士尼動畫中的垂直移動一下子增加許多。我觀賞《鐘樓怪人》便發現許多場景幾乎都和《卡里奧斯特羅之城》一樣(笑)。

不料這幾年因為製作預算膨脹,每一部都變成「超級大作」。《魔法公主》、《神隱少女》的製作費超過二十億圓被說成大作,可是《美女與野獸》時期,一部動畫長片的製作費就大約三十億圓。到了二○○一年的《亞特蘭提斯》,竟然飆高到一百三十億圓。花三十億圓製作的時期比較健全,不是嗎?我懷疑增加的一百億圓並沒有被善用在作品上。

▲▼《玩具總動員4》劇照。(圖/取自IMDb)
▲第士尼賣座的作品幾乎都是3D動畫。(圖/翻攝自IMDb)

現在,在美國賣座的動畫作品全部都是3D動畫。甚至有人說一般的平面動畫已經不行了。那我們看日本也是這樣嗎?我覺得不能這麼輕易論斷。

這是日美文化的差異,美國不論是3D動畫還是平面動畫,一開始都會先做角色的立體模型。從各個角度拍攝那些模型,再製作畫像。然而日本的做法完全不同。雖然多少有點忽視透視法,但外觀上會強調令人感覺舒服的線條。歪曲變形,層次又不分明的話,觀眾不會滿意。想要製作經得起日本人鑑賞的3D動畫,恐怕會非常辛苦,費用大概會是現在的數十倍吧?

其實,將日本人喜愛的變形做得最徹底的就是《神隱少女》。宮先生照著自己看了覺得舒服的樣子一個勁兒地畫自己想畫的東西。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日本的觀眾接受。但不知為什麼國外也有人讚賞,還在柏林影展上獲頒金熊獎。老實說,我想不太通這件事。九月二十日起《神隱少女》就將透過迪士尼的發行在美國公開上映,我非常好奇觀眾會有什麼反應。

*本文摘錄自《吉卜力的哲學:改變的事物與不變的事物》

▲▼《吉卜力的哲學:改變的事物與不變的事物》。(圖/台灣東販 授權轉載)

作者:鈴木敏夫

譯者:鍾嘉惠

本文由 台灣東販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鈴木敏夫吉卜力工作室吉卜力神隱少女宮崎駿無臉男迪士尼皮克斯美女與野獸玩具總動員台灣東販吉卜力的哲學改變的事物與不變的事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很萌快撩!推特帳號「你可以摸那隻狗嗎?」 整理200款遊戲有狗撸

很萌快撩!推特帳號「你可以摸那隻狗嗎?」 整理200款遊戲有狗撸

你是那種在路上看到貓貓狗狗,就有衝動要撲上前摸兩把的人嗎?有這種傾向的人,連在遊戲中都不放過任何可能拍打撫摸動物的機會,Twitter 上甚至有一個名為「你可以摸那隻狗嗎」

一分鐘都不能少!瑞士人時間觀超精確「11分、32分等」約見面是常態

一分鐘都不能少!瑞士人時間觀超精確「11分、32分等」約見面是常態

雖然我知曉瑞士人的時間觀極為精確,約定時間不侷限於整點鐘或5的整數分,但是第一次知道公家機關也這麼做,引發了我極大的好奇心。

身心受創後「記憶自動鎖死」 心理師案例:能描述「黑洞」就緩解多了

身心受創後「記憶自動鎖死」 心理師案例:能描述「黑洞」就緩解多了

我們可能理智上知道自己熬過創傷,情緒上卻不知道。除非我們的情緒大腦感到安全,否則它將繼續引發我們的身體進入「戰或逃」,以及造成痛苦的凍結狀態

陪業績王跑客戶!王牌業務「鑽長腿人妻臥房」 同事尬聽2小時愛的鼓勵

陪業績王跑客戶!王牌業務「鑽長腿人妻臥房」 同事尬聽2小時愛的鼓勵

我本來想說終於要切入保險重點了,萬萬沒想到,陳姐看都不看那張DM,反而跟劉偉說,上次看劉偉大熱天在外面跑業務很辛苦,有去上課學了一些按摩的手法,要不要試試看?

上酒店「指定吃麥當勞」! 酒店小姐:客人想吃,大腸包小腸都變得出來

上酒店「指定吃麥當勞」! 酒店小姐:客人想吃,大腸包小腸都變得出來

酸梅可以加啤酒或高粱,鳳梨或柳丁也可以放進啤酒和威士忌裡面,可樂加威士忌也是一款簡單又順口的調酒,而檸檬汁通常是客人單點來醒酒的。

「蝦米?我不是你親生的!」律師:鄉土劇老哏收養劇情,現實沒那麼容易

「蝦米?我不是你親生的!」律師:鄉土劇老哏收養劇情,現實沒那麼容易

台灣鄉土劇會有因為家裡養不起,所以把小孩送給不孕,但經濟狀況比較好的家庭養,經過各種意外後,偶然到醫院驗了血型才發現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

白目酒客歧視黑人:「那麼窮才不會英文和台語」 黑人暴怒:塞x娘勒

白目酒客歧視黑人:「那麼窮才不會英文和台語」 黑人暴怒:塞x娘勒

我聽到那桌傳出一句:「你看那個黑人也喝黑的!」深知國外對膚色話題敏感的我腦中警鈴大響,正要委婉請他們不要繼續說時,這話像是含了粉一樣失控不停!

顏面燙傷少女遭霸凌!掰開萎縮關節哭喊「想變漂亮」最終仍撐不住走了…

顏面燙傷少女遭霸凌!掰開萎縮關節哭喊「想變漂亮」最終仍撐不住走了…

「你們這樣開心了吧!我這個醜八怪消失就是了!我希望你們一輩子活在地獄裡……,我會回去找你們的……」,字字句句充滿了絕望與憤怒。

2020年度星座運勢分析! 雙子危機成轉機、射手職場有機會轉跑道

2020年度星座運勢分析! 雙子危機成轉機、射手職場有機會轉跑道

一向熱情奔放的牡羊,今年明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吧。整個人綁手綁腳、施展不開,特別是在工作事業、友誼與未來的目標這些層面。

台灣人愛亂問「有鬼嗎」 民俗學教授狂白眼:拜託別再問

台灣人愛亂問「有鬼嗎」 民俗學教授狂白眼:拜託別再問

我想日本人應該沒幾個人會去討論「妖怪是不是真的存在」,也只把妖怪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還會覺得遇鬼的「心靈現象」可信度比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