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也能電競!抽關鍵字「一對一現場PK」,觀眾LIVE投票定生死

這是哪個天才想的企劃XD

文/深海大花枝

講到電競,大家都覺得是以競技類的遊戲來進行對決。但日本人就是會玩,從2015年開始,就有名為「LIMITS」的競技型繪圖大賽。

▲▼日本辦「繪圖電競」LIMITS。(圖/翻攝自日網,DABA LIMITS)

在大賽中,選手會一對一PK,抽出「具體」、「抽象」各一個關鍵字後,在20分鐘的時間內,各自用指定的軟硬體,畫出作品。比如說下圖,就是「玩具+幻想」主題的對決。

▲▼日本辦「繪圖電競」LIMITS。(圖/翻攝自日網,DABA LIMITS)

▲▼日本辦「繪圖電競」LIMITS。(圖/翻攝自日網,DABA LIMITS)

至於勝負怎麼決定呢?20分鐘時間到之後,會由專業的4位評審與網路、現場觀眾各自投票給分。專業評分佔總分的80%,觀眾投票則佔20%,評審們會根據四個範圍「構想」「速度」「技巧」「視覺敘事力」給出分數。

下面的影片是今年比賽中,其中一場「玩具+憤怒」的比賽,看了就可以發現真的相當好玩啊。

▼下面這個主題則是「引出/抽屜+經驗」。

 雖然選手們使用的指定軟硬體,都是主辦方規定的,可以看出這個比賽應該多少是想要宣傳商品,但能想到這樣的競技比賽,也真的很厲害。如果這樣的比賽規模能越來越大,到時候看到各路高手現場繪圖,應該也是越來越精彩吧!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YT]

延伸影音...

 

關鍵字: 深海大花枝繪圖電競比賽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配料就破5公斤!吃完拉麵「送你5萬塊」,老美瘋挑戰..都後悔吐了

配料就破5公斤!吃完拉麵「送你5萬塊」,老美瘋挑戰..都後悔吐了

「二郎系拉麵」以超大份量和濃厚著稱,一般人可能連普通份量的一碗都吃不完。但不一定要是二郎系,也能把拉麵做得超大份,東京一間「旨辛拉麵表裏」,就祭出總獎金100萬日圓的的巨碗拉麵挑戰。

死去毛孩「骨灰水晶」繼續陪伴你 飼主收到肉球形狀:你回來了

死去毛孩「骨灰水晶」繼續陪伴你 飼主收到肉球形狀:你回來了

每個飼主心裡都知道,即使不想面對,遲早也有一天,要和你深愛的毛孩分開。所以,現在有越來越多人,選擇把寵物的骨灰做成紀念,讓牠可以繼續陪伴自己。

會考數學「全猜C」就能爽爽過? 資深師:會寫6題就有機會拿B

會考數學「全猜C」就能爽爽過? 資深師:會寫6題就有機會拿B

國中教育會考學生最害怕的科目非數學莫屬,每年的待加強比例,數學科總是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拿C,部分偏鄉學校超過一半拿C更是家常便飯。數學拿B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婚姻不是幸福的證據 單親媽的教訓:別被「應該結婚」框住人生

婚姻不是幸福的證據 單親媽的教訓:別被「應該結婚」框住人生

我覺得單身很自由,一想到結婚就很懶,但是也沒有自信老了之後還能像現在這樣幸福,而且很在意旁人的眼光和議論。最重要的是,我沒辦法確定一輩子單身是不是真的幸福。

櫻花季過了沒關係! 超唯美「酒粕櫻花髮色」閃耀粉色能迷暈人

櫻花季過了沒關係! 超唯美「酒粕櫻花髮色」閃耀粉色能迷暈人

一年一度的賞櫻盛典,粉紅的、桃紅的、紫的、桃粉的~甜美女孩兒們怎能不跟風先染一頭夢幻的酒粕櫻花色呢?粉嫩的桃粉色攻勢,光想像就覺得浪漫破表呀!

地雷室友「偷吃、骯髒、放閃」哪種最雷? 5成網友崩潰票投這項

地雷室友「偷吃、骯髒、放閃」哪種最雷? 5成網友崩潰票投這項

眼看又是學期結束,許多大學生正面臨搬入宿舍或是租屋找室友的狀況,而室友好壞往往決定了住宿品質,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哪一種人是他們絕對不想要一起住的「地雷室友」?

海洋保育不能等! 大學生研發《重症珊瑚》解謎遊戲拯救珊瑚王子

海洋保育不能等! 大學生研發《重症珊瑚》解謎遊戲拯救珊瑚王子

今天要介紹的這款《重症珊瑚》也就是今年「新一代設計展」裡展出的學生作品,而且還入圍了金點新秀設計獎喔!

同婚過關她卻等不到結婚那天 家人嫌惡「同性戀就是有病」…只能永遠躲在櫃子裡

同婚過關她卻等不到結婚那天 家人嫌惡「同性戀就是有病」…只能永遠躲在櫃子裡

在同志們皆大歡喜的慶祝專法通過時,對於小萍而言,是一個只能感動在心裡卻無法說出口的激動,專法通過的那天她很興奮的傳訊息給我,「終於等到今天了!」

劍橋女博士回憶「垃圾場童年」 一個委屈眼神...混帳哥拳頭就揮來

劍橋女博士回憶「垃圾場童年」 一個委屈眼神...混帳哥拳頭就揮來

富蘭克林那間商店已經準備蓋屋頂,所以聖誕節過後兩天,我硬將彎曲、發黑的腳趾塞進工作靴,整天早上都在屋頂的電鍍錫板上鑽螺絲。

當年家教富二代「襲胸女同學」! 師嘆:最近才在社會新聞看到他

當年家教富二代「襲胸女同學」! 師嘆:最近才在社會新聞看到他

當年考上師大,上台北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家教,雖然那個年代的師大公費生,住宿、學費都不用錢,每個月還有3千多元的零用金。

水桶腰阿柴咬飯碗怒摔 眼神死瞪奴才:啊晚餐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