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毒品大賺觀光財!納粹德國的「集體迷幻」時代 連希特勒都天天打

曾經的毒品大國

文/蔡慶樺

二○一五年年底,《全體迷幻:第三帝國的毒品》(Der totale Rausch. Drogen im Dritten Reich)這本書的出版,使得我們必須重新認識二戰歷史。

作者諾曼.歐勒(Norman Ohler)原為記者,後來辭去工作專職寫作,以小說家及劇本作家身份活躍於柏林的文壇及電影界。幾年前他重拾調查記者工作,從濫用藥物角度書寫迄今未曾被詳細探討的納粹歷史一章,引起史學界重視,並由英國企鵝出版社以「Blitzed: Drugs in Nazi Germany」為名出版英譯本。

歐勒寫作的緣起,是在科布倫茲(Koblenz)的德國國家檔案館,不經意翻閱了當時專為許多政要名人看診的名醫莫瑞爾(Theo Morell)日記。他驚訝地發現莫瑞爾紀錄了「A患者」的用藥情形:每日注射可疑成份的藥物,且不斷增加劑量。

這位「A患者」,就是阿道夫(Adolf)的簡稱。他的全名叫作阿道夫.希特勒。

▲▼ 希特勒。(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阿道夫.希特勒/示意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毒品與藥物的黃金時期

歐勒揭露了一個少為人知的希特勒面貌。希特勒是一個知名的素食者,他不喝咖啡、不抽菸,自詡為健康的雅利安人,並期許德意志民族一樣乾淨健康,甚至透過立法手段,企圖製造一個完美的民族。

但是這本書摘下他的面具,呈現了一位元首與一個國家整整十二年間所處的集體迷幻狀態,並點出政治、意識形態、藥物與瘋狂之間複雜難解的關係。

這本書從不同時期敘述毒品在德國如何廣被接受,分成四個部分:「全民藥物甲基安非他命(一九三三~一九三八)」、「閃電戰就是甲基安非他命之戰(一九三九~一九四一)」、「A患者與他的醫生(一九四一~一九四四)」、「鮮血與毒品(一九四四~一九四五)」。

從這些章節標題可以看出,整個納粹政權,從統治到參戰,都與毒品脫離不了關係。但歐勒並不滿足於只描述我們沒看到的國家社會主義,他從一個更大的時空脈絡下去探索:為什麼那時代的人能夠這麼普遍的施打藥物?毒品在德國流行的客觀歷史條件又是什麼?

施打毒品並不是第三帝國的專利。整個德國從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就走向毒品大國之路,第三帝國只是在這條路上變本加厲,配合戰爭讓毒品成為全民藥物,最後,整個國家都陷入迷幻狀態。

尤其是第一部分讓人讀得興味盎然。作者深入敘述德國化工業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突飛猛進,因而能夠發明許多「毒品」(雖然在那個時候可能只被視為藥品)。為什麼毒品的發展正好與那時代相關?許多毒品被研發出來,一開始都是為了止痛,而最需要止痛的族群,就是那些從戰場歸來的士兵。嗎啡、鴉片等藥物,可以為傷兵的身體與心理創傷提供緩解。

另一個原因是,一次世界大戰德國落敗,許多人相信部分原因在於德國缺乏天然資源。戰後,政府與民間苦思,在天然資源不如人的情形下,如何與他國競爭?最邏輯的方案就是:合成,人工製造。

▲▼毒品,吸毒,成癮。(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德國曾是毒品大國/示意圖/pixabay

因此德國的化學工業火速發展,在政府刻意培育、民間集中資源以托拉斯方式成長的情況下,得到了領先全球的地位。歐勒稱之為「化學的一九二○黃金年代」(Die chemischen Zwanziger)。就是在這種背景下,技術加上市場需求,讓德國得以為國內外用藥者提供品質好、價格低廉的毒品。

一九二○年代,德國生產、外銷世界最多的是嗎啡與海洛英。德國所生產的海洛英有百分之九十八外銷,而一九二五年到一九三○年,全世界嗎啡產量有四成來自德國──一九二五年德國在國際壓力下不情願地簽下了鴉片公約,拖到一九二九年才由國會通過,限制產量。

那時代幾個德國知名藥廠默克(Merck)、百靈佳(Boehringer)、科諾(Knoll)等,生產全球八成產量的古柯鹼。尤其默克生產的古柯鹼量世界第一,當年中國已有無數山寨貨。

能夠製造大量藥品,表示成本降低,市場擴大,尤其在柏林這樣的大都會裡,幾乎每個藥房都買得到毒品,不須醫師處方。甚至據稱,當時柏林的醫師中,有約四成的人使用嗎啡上癮,每一個夜店都買得到「娛樂藥」。

當時,有許多美國觀光客來柏林遊玩,就是為了「毒品觀光」(Drogen-Tourismus),只有柏林這個化工之國的首都,能夠提供那麼多樣又那麼便宜的毒品。

而其中每間藥房都會進貨的一種暢銷毒品,就是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一九三○年代開始,柏林的泰姆勒製藥廠(Temmler)以保維淀(Pervitin)之名大量生產甲基安非他命,很快成為全民藥物,購買簡單,無須處方(一九三九年後才成為處方藥)。當時的醫藥界幾乎都把保維淀當成萬靈藥,壓制飢餓感與疲勞感、提神、止痛,無一不治。

延伸閱讀:
希特勒的孩子:和平依然遙遠,荒謬何時結束?
他差點被送進毒氣室,卻仍一生為德國文化奉獻……
三個男孩與一間被遺忘的集中營

*本文摘錄自《邪惡的見證者:走出過往、銘記傷痛,德國的轉型正義思考》

▲▼邪惡的見證者:走出過往、銘記傷痛,德國的轉型正義思考 (電子書)。(圖/獨立評論提供)

作者:蔡慶樺

本文由 獨立評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希特勒納粹毒品德國歷史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戰獨立評論蔡慶樺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納粹希特勒唯一弱點!嬌妻以「自殺博關注」 婚後40小時同歸於盡

納粹希特勒唯一弱點!嬌妻以「自殺博關注」 婚後40小時同歸於盡

人家都說,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但我們今天要分享的,是歷史上最惡名昭彰的人之一,希特勒。

拋棄父親逃亡!女兒跳下集中營列車超悔恨..20年後收到父親遺言淚崩

拋棄父親逃亡!女兒跳下集中營列車超悔恨..20年後收到父親遺言淚崩

以色列一名97歲的老婦人Klara Prowisor說起父親,語氣中盡是感傷。1943年,在開往集中營的火車上,她拋棄車廂裡病懨懨的父親,往窗口一跳,狠心離去。這一幕,曾經是每晚縈繞她的惡夢。

牧師宣稱自慰「危害社會」 性慾是罪惡,越壓抑越想嘗試

牧師宣稱自慰「危害社會」 性慾是罪惡,越壓抑越想嘗試

在工業革命以前,性控制對於資產階級以外的社群來說,並不怎麼重要。工業革命開啟了一個性否定的年代,可能的原因是中產階級興起,以及都市文化沒有那麼大的空間可以容納小孩。

人生不該照範本走!蔡康永:像葡萄酒,沒有標準才耐人尋味

人生不該照範本走!蔡康永:像葡萄酒,沒有標準才耐人尋味

如果世界上真的出現了標準葡萄酒的範本,那麼葡萄酒的價值,就會跌落到罐裝啤酒、罐裝可樂的價格,因為它已經不再各有特色、耐人尋味。

抽2年電子菸 19歲男肺結滿油塊「變2大片肥培根」!4個煙商不敢說的上癮故事

抽2年電子菸 19歲男肺結滿油塊「變2大片肥培根」!4個煙商不敢說的上癮故事

電子煙的出現,一開始或許真的出於「幫助戒菸」的好意,但隨著現在使用著的「奇怪案例」越來越多,使用的風險、質疑也就跟著浮上檯面。

1022好星運開關│水瓶開好運,替天蠍打打氣

1022好星運開關│水瓶開好運,替天蠍打打氣

今天在人際交往方面可謂活力四射,有種跟人溝通和交流的強烈願望,有興緻主動跟人聊天,無論是對朋友抑或同事,對於表達自己的想法都有較強的的意願。

擺脫痛苦婚姻!律師可幫擬「離婚協議書」 6大重點爭取自我權益

擺脫痛苦婚姻!律師可幫擬「離婚協議書」 6大重點爭取自我權益

若雙方有離婚的共識,律師可以幫忙草擬「離婚協議書」,協助確認離婚協議書的內容是不是合乎法律規範,以免因觸法而無效,更避免日後有所爭議。

盧恩符文/憑直覺選符文,算10/21-27整體運勢

盧恩符文/憑直覺選符文,算10/21-27整體運勢

理想目標和當前生活狀態呈現某些衝突,導致事件本身仍有所停滯,但這些都僅是過程,或許在發展的階段不如預期,卻可以先調整當前的狀態與心態

【靈機週運勢】10/21-27 獅子桃花運多多、巨蟹小心漏財

【靈機週運勢】10/21-27 獅子桃花運多多、巨蟹小心漏財

感情運較為平穩,有伴的人,你的感情可以說是有喜有悲,和對象的感情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單身的人,感情上不會太大的驚喜,所經歷的事情會比較平淡,最好能不要有太高的期待。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首先,要區分自傷與輕生的不同。這兩者同樣都是一種自我傷害,相同之處,是都有嚴重的情緒困擾,以及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低落;但背後的動力,還是有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