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醫師留缺貨疫苗 婦「放到過期」回頭吵退費:你很不會做生意!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醫療真的是「生意」嗎?

文/深海大花枝

醫療是救人的志業,即使台灣的從業環境已經苦哈哈,但相信許多醫師都曾因為善良,對來求診的人妥協一些事情。然而,對方如果沒有一點對人的基本尊重,那就是在糟蹋別人的善心了。

FB專頁「柚子醫師的育兒診療室 - Dr.陳木榮醫師」就分享了一則醫師本人的故事,一位太太硬凹要診所「幫留疫苗」,卻渾然不知自己以前的誇張行徑,正是讓醫師痛心、下定決心不再破例保留的原因!

▲▼疫苗,針筒,打針。(圖/免費圖庫pxhere)

▲示意圖。(圖/免費圖庫pxhere)

「你的診所為什麼不能預約自費四價流感疫苗?」
「你就留一支給我,別人不會知道的。」
「這種忙都不幫,你真的很不會做生意!」

文章一開始就點出這位C太太(化名)的無理,醫療既不是服務業,當然不該有什麼「會做生意」的講法,而她的講法,也讓醫師想起以前的一個故事.......不如,我們就直接看醫師本人的文章吧:

※本文感謝「柚子醫師的育兒診療室 - Dr.陳木榮醫師」授權分享※

最近這幾天,私訊或當面希望預約自費四價流感疫苗的朋友很多,可是眼前的這位C太太口氣最差。

C太太,我的膽子小,有些事情我不敢當面説,但是有兩件事向妳報告一下。
第一件事:幾年前,有位太太在我面前,誠懇拜託我幫她留下自費四價流感疫苗,她同意先付清費用,只希望能夠留下一支流感疫苗給她。
我心軟了,我同意了。
一個月之後,全台灣都沒有自費四價流感疫苗,只剩下我冰箱中的這一支,我請護理人員打電話通知這位太太,這位太太開朗的說:「好好好!沒問題!這幾天有空就來打。」
兩個月之後,這支流感疫苗還在冰箱中,我請護理人員打電話告訴這位太太,診所可以把預付的費用退給她,請她把這支流感疫苗讓留給更需要的人,這位太太開朗的說:「拜託拜託!不要退費,這幾天有空就來打。」
三個月、四個月、五個月之後,這支流感疫苗還在冰箱中,我每隔一陣子就打電話,總共打了十幾通電話,拜託這位太太回來打針,或者是回來退費,這支流感疫苗可以讓別人打,做更有意義的運用,這次,這位太太不大高興,她說:「我已經付錢,你就有責任幫我保管這支流感疫苗,不應該讓別人拿去打。」
六個月、七個月過去了,這支流感疫苗還在冰箱,它過期了,這位太太沒有來打,别人也不能打。

我記得很清楚,第八個月的時候,這位太太來了,他跟櫃檯説:「我來退錢!半年前你們的醫生跟我說可以來退錢,我既然沒有打這支流感疫苗,我就有權利拿回我的錢,不然我要告到消基會,我要告到衛生局,我要告訴別人,你沒有幫我打針,還收了我的錢。」

聽完了多年前的這件事,我相信前幾天的C太太,應該可以諒解,為什麼幾年來,我的診所不開放預約流感疫苗,幾年來我的診所一向是現場排隊、現場施打,就算妳要付費預留我也不會同意。

這位C太太,第二件事情,我也希望你聽清楚。
妳真的忘記了嗎?幾年前的那位太太,就是妳。

我相信妳真的忘記曾經糟蹋我跟我的診所這件事,能夠這麼快就忘,表示這件糟蹋別人的事,對你來說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當你把糟蹋別人養成習慣之後,當然完全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我還記得當時全台灣流感大流行,多少人苦苦哀求沒有四價流感疫苗可以打,我卻看著這支流感疫苗在冰箱裡放到過期的無奈感。

我記得很清楚,你苦苦哀求我幫妳留下自費四價流感疫苗時的誠懇表情,我也記得很清楚,你拍桌要求退費時囂張跋扈的樣子。

我只能跟妳說:妳眼前的醫師會從錯誤中學習成長,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我不會讓妳有機會再糟蹋我。
我或許偶爾可能對別人心軟,但是對你?
C太太,請妳現場照規矩排隊,請妳現場等候施打流感疫苗。

※以上醫師分享原文結束※


▲▼疫苗,針筒,打針。(圖/免費圖庫pxhere)

▲示意圖。(圖/免費圖庫pxhere)

前半段的那位太太,凹得醫師心軟同意,幫忙留了一支自費四價流感疫苗,結果拖得全台灣都缺貨、這支疫苗無法拿給更需要幫助的人用,一個月、三個月、八個月過去了,這太太終於回來,疫苗卻早就過期。而她竟還表示,「半年前醫生說可以退錢!」

然後呢?那位太太,就正是文章開頭,完全忘記了以前做過的事情,又來要求幫忙留疫苗的人。

醫師的文章讓花枝最有感觸的就是這段:「能夠這麼快就忘,表示這件糟蹋別人的事,對你來說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當你把糟蹋別人養成習慣之後,當然完全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事實上,她糟蹋的不只是醫師與診所、更讓一個原本能打到疫苗的人失去機會,也凸顯了她把醫療人員當作服務業的荒謬、以及她對於「服務業」是多麼的不當人看。

花枝想起大學的時候,曾經在百貨的家具櫃位打工。那時就遇過匪夷所思的客人,講話裡處處透著優越感,每一句都講得好像櫃姐不配當人一樣。我當時看著她跋扈的神情心想,如果照著她為人分高等低等的噁心邏輯報出我的學歷,那她是不是還得跪下來膜拜我?我甚至都懷疑,她來百貨公司的樂趣是不是就是羞辱人了。

人與人沒有什麼高低之分,習慣於糟蹋別人的人,永遠不會明白這一點。全天下的服務業人員、和「明明不是服務業卻硬被奧病患當服務業」的醫療從業人員,真的都辛苦了啊!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FB]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虎斑瞇眼躲桌下...爸以為生病 轉頭一看氣炸:真是個死孩子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