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丁呷麵|不出中文版的遊戲 怎還敢在台灣上市?

沒中文就拒買!

文/胖丁呷麵

對玩家來說,玩遊戲不是件難事,花時間不斷重玩,再難的關卡有一天也能破關;至於要買甚麼遊戲玩,這對玩家來說就是大問題了,啥遊戲好玩,適合玩家,這需要研究;但對台港澳地區的玩家來說,他們還有著更大的課題需要克服,看到想買的遊戲後,他們可能會被同一款遊戲的「各種版本」搞得一頭霧水:

「這片遊戲你們有貨嗎?」

「有阿,但這是亞日版喔!沒中文」

「阿沒中文怎麼玩?」

「這片沒中文也能玩拉..不太吃語言,你怕的話可以等一下,應該快有消息了...」

亞日版是三小?簡單說,就是台灣代理商引進的「官方日文版」。如果你繼續問店員,他可能還會很隱諱地說「可能會有中文版」,這時相信許多玩家都一頭霧水,「到底有沒有要出中文版?」激進點的玩家可能會很生氣「沒中文化還敢在台灣賣?」「當每個玩家都會7國語言?」

當然廠商要不要出中文,這是廠商端的決定,但有玩家就認為,任何商品進入一個新國家販售,進行語言的本土化是最基本的事情,「在歐美敢直接出日文遊戲嗎?」

這讓我們很好奇,在台灣為何廠商「不出中文就敢賣?」為何中文化在台灣不是一個絕對必備的遊戲市場條件,原因在於,台灣的電玩市場結構與文化,實在是非常複雜。

無關緊要的翻譯內容

沒有人會否認,中文化對於理解遊戲劇情有多重要,但並不是所有遊戲都注重遊戲劇情。任天堂人氣遊戲《漆彈大作戰2》就常被玩家嫌棄沒有中文化,但實際上這是一款以「對戰」為主的射擊遊戲,劇情部分的著墨只有一些,就算看不懂劇情,光是玩著對戰就能享受8成以上的樂趣,因此酸歸酸,看不懂日文的玩家,也有很多人願意買日版來玩。

這就讓我們想到早期PSP的魔物獵人,雖然大家都看不懂日文,但同學們還是玩得很愉快,就是因為遊戲樂趣與劇情本身無關,就純遊戲性來說是不錯的遊戲。

在這種情況下,廠商也許會評估說,中文化的潛在客群都買了日版,因此翻譯中文化的效益很低;或者因為日本賣的太好,以為光靠日本市場就夠了,殊不知有一大部分銷售量都不是日本貢獻的,而錯估了亞洲市場的潛力。

▼就算漆彈大作戰2沒有中文,許多台灣玩家還是玩得很高興

老玩家的購買習慣

玩著超級瑪利歐、操縱雪人打磚塊,任天堂紅白機、超任是不少人童年的回憶。就算都是日文看不懂,玩著未知遊戲會有種探險的感覺,這是老玩家玩遊戲喜歡的感覺,也因此他們對於看不懂的遊戲接受度很高。

至於怎麼買到遊戲機與遊戲的,古早時期的電玩店,除了賣盜版以外,唯一的進貨來源就是從日本進口「水貨」,台灣電玩商引進的水貨,價格十分昂貴,有時甚至比日本貴上近一千台幣,對面這些「天價水貨」,當時台灣玩家間開始出現了一股新文化:「去日本買遊戲」

從小就玩日式遊戲長大,受到哈日文化影響(那時很少人哈韓)、許多人開始學習日文、留學日本。隨著人民生活水準越來越高,機票價格越來越低,會定期去日本旅遊的人也越來越多,許多人電玩聚會時也能常發現,多半資深的老玩家,都會定期跑一趟日本「收遊戲」。

就算後來廠商在台灣設立分公司,把片子代理近來台灣,賣著代理遊戲片,但早期這群「資深玩家」「日文菁英」,還是早就養成了既有的消費習慣「買日版片」「去日本買」,當他們面對新玩家時,他們也不斷把這套經驗傳承下去。

「當然買日版啊?日本人都把好的留給自己」

就算在今日,不少人購買Switch時,新手還是不斷地問說,「我去日本買會比較便宜嗎?」「是不是日版機品質更好?」

由此可見「去日文買遊戲」的文化,在台灣是多麼地根深蒂固,這都源自於早期時玩家對於水貨暴力剝削的不滿,與老玩家對於「買日貨」電玩文化的宣導推廣。

在這種文化的耳濡目染下,任何一家遊戲公司剛來台灣時,通常下場很慘,在電玩小賣店,日版遊戲有著穩定的銷量基本盤。不中文化的廠商,都能在台灣賣出一定的水貨銷量,中文化後,要是遊戲本身不吸引新玩家購買,那麼翻譯就是白浪費錢。

在今日,那些只玩中文遊戲的「新玩家」已經足以撐起廣大的中文市場,那為何還是有不少遊戲,廠商不願意出中文呢?

這完全與遊戲的客群有關,當在台灣90%的潛在客群都選擇買日文版時,那麼廠商就完全沒有中文化的動機,多作還多賠錢。這一切都與台灣玩家文化中,根深蒂固的「日本比較好」思想有關。

▼像是初音相關遊戲,都是日文歌曲居多,玩家根本沒有理由買中文版

日版與國際版的差異

就算是中文遊戲,我們也常發現與日本版或者英文版遊戲錯開上市日期,舉例來說《女神軼聞錄5》的中文版就比日本版晚6個月上市,也就是說,搶先玩日版的玩家早可以先爆台灣玩家的雷,而買中文版的人就會很容易被這些人給雷到,沒有玩日版的那種「探險感」。

會有如此長的發售間隔,有很大一部分與翻譯日程有關,像是日式RPG遊戲,所佔的文字量很大,那麼就算翻譯的速度再快,要重覆與日方校稿,溝通翻譯細節等等,來回也可能也要好幾個月的時間。相對於原文版一開發完就能馬上發售,中文版的延遲發售似乎就是原罪。

更不用說翻譯品質有落差了,就算《女神異聞錄5》這樣子已經算是中文遊戲中,翻譯得很有誠意的遊戲,不少眼尖的老玩家還是發現,還是有些小地方翻譯不夠完美,他們認為玩中文版的體驗遠比不上日文版的原始內容,如此一來他們又會更堅定要買日版的信仰,只有日版才是原本的遊戲。

再來是有些遊戲,作成中文版賣到台灣時,實際上是從英文版翻譯過來的,近期最好的例子便是《莎木I&II》,知名Youtuber低分少年就在影片中提到,由於遊戲中的譯名是從英文版翻譯過來,所以遊戲男主角遇到陌生人也會直呼名字(在日本陌生人通常是稱呼姓氏),這點讓他非常不能接受。

語音也是許多人重視的一點,在帶有中文的國際版遊戲中,通常會搭配英配,以便一個版本可以賣到多個國家;但對許多玩家而言,日配是很重要的因素,不少台灣人受日本的聲優文化所影響,聽到喜歡的日本聲優沒有配中文版,或者英配音水準無法跟日配相比,這都讓玩家無法忍受。

這種買到中文版等於次等玩家的感覺,是許多玩家就算看不懂,也堅持要買日版的原因。

▼《莎木I&II》中文版是英文版翻譯過來,對熟悉日本文化的台灣人來說,翻譯得並不好

中文化的意外困難之處

找到好的翻譯後,翻譯日文很難嗎?當然要翻到信、達、雅的境界不簡單,但除了翻譯以外,還有著比起翻譯來說更難的事,在遊戲進行中文時,廠商常會遇到在商標與譯名上的問題,進而增加了遊戲翻譯的難度。

最經典的例子便是寶可夢系列,台灣舊翻《神奇寶貝》,對岸翻作《口袋妖怪》,香港翻作《寵物小精靈》,就連最原始151隻寶可夢,兩岸三地都有不同的譯名,對香港人來說,「比卡超」才是真正的電氣老鼠。

由於長期的譯名混亂與商標問題(早期151隻,在台灣是集英社翻譯與負責動畫),任天堂長期不敢接觸中文地區的寶可夢,直到2016年發售的遊戲《寶可夢:太陽&月亮》任天堂才統一了中文譯名,正式公布每隻寶可夢的官方名稱,才結束了這場寶可夢之亂。

中間花了多少錢收購相關商標與譯名版權,與多少人溝通協調,我們不得而知,但這一定是一個大工程。

當《寶可夢:XY》剛推出時,見到內建7國語言獨缺中文時,不少人酸說任天堂就是看不起中文人口,但實際上玩家卻忽略了,在翻譯寶可夢這件事上是非常複雜的議題,有時一個舉動就是毀了玩家的共同童年,就像現今皮卡丘的正式譯名《皮卡丘》,在香港人的眼中,這可不是真正的皮卡丘,只有叫做「比卡超」的電氣鼠,用粵語念起來才是pikachu。

沒中文就不玩的新生代玩家

隨著中文地區的市場日趨增大,日本地區的銷售衰退,遊戲廠商漸漸把銷售重心移到台港澳地區,預定發售更多的中文遊戲。

在這波中文浪潮下,玩家開始越來越多,這原是一樁好事,有著更多看的懂劇情的遊戲,不用再摸索看不懂的語言,這難道不是一種進步嗎?

糟糕的是,爛遊戲翻成中文也是一樣爛,有些原本好的遊戲,在粗糙的翻譯後,變成了普通與平庸的遊戲,因此翻譯好不好,足以成為中文遊戲體驗好壞的關鍵。
 
要解決這種問題,必須要讓廠商願意投資更多錢在翻譯上,如果花更多成本能反應到銷量身上,這就能形成良性循環,中文遊戲的環境才會越來越健康。
 

但自從「沒中文就拒買」的玩家越來越多,「有中文就是神作」的奇葩思想就開始盛行。這些只願意玩中文遊戲的玩家,大部分都是無法分辨出翻譯品質好壞的人,只要有「中文就是神作必買」這種想法,就是在變相懲罰那些花大錢翻譯的廠傷。

為何廠商沒出中文版也敢賣到台灣?因為遊戲不是「有中文」就行,要翻譯必須要翻的有誠意,要是隨便翻譯,對某些人、甚至精通日文的老玩家來說,還不如買日文版來玩。

因此遊戲「有沒有中文」絕對不是一個該買遊戲的好理由,翻譯好不好、遊戲內容、語音內容有沒有被閹割,這應該才是玩家該注意的重點。更重要的是,遊戲到底好不好玩。

就算玩著《八方旅人》有看沒有懂,但那個遊戲的品質,絕對是屌打一堆瞎中文遊戲遊戲。

說來也諷刺,這群「沒中文就不買」的玩家,是最愛攻擊那些愛玩日文或是英文版的人,認為這樣就是給廠商一個不出中文」的理由。

然而使廠商開始戰戰兢兢,追求翻譯品質,卻是這群「外語黨」的要求而來的,沒有他們拒買翻譯爛的中文版,廠商不會有動力把翻譯作好。為什麼日文版與英文版遊戲在台灣還有一定的市場?我想中文遊戲翻譯的參差不齊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玩中文遊戲並沒有比玩日文/英文遊戲高尚,有了中文,爛遊戲不會變好玩,反之,好遊戲可能會就此毀掉。

所以不要再說「沒中文就拒買」了,中文化不該是我們購買遊戲的理由,我們該買的是翻譯品質好的遊戲。每個遊戲都該向《GTA5》與《女神異聞錄5》的翻譯品質看齊,只有連那些「外語黨」都願意買的中文版,才是好的中文版,到了那個時候,廠商才會不敢不出中文版,全中文才會成為市場主流。

關鍵字: 胖丁假面呷麵遊戲中文漢化日文台灣上市沒中文不買台灣遊戲文化哈日ACG遊戲廠商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胖丁呷麵|傑出的電競選手 為何大多是亞洲臉孔?

胖丁呷麵|傑出的電競選手 為何大多是亞洲臉孔?

運動競技成就與血統有關嗎?大部分人都認為有影響,例如奧運田徑項目,各國都愛派非裔選手上場,歷年以來,跑步、跳遠等項目的金銀牌都是由黑人囊括,這讓我們相信「黑人運動比較強」;在需要大型球類運動比賽中,白人也常展現出體格優勢,在棒球、足球中,比例並不一定比非裔選手少。

胖丁呷麵|百萬則推特意淫!解析「庫巴姬」爆紅:玩家藏37年情慾

胖丁呷麵|百萬則推特意淫!解析「庫巴姬」爆紅:玩家藏37年情慾

穿吊帶褲躲水管、踩香菇,任天堂的水管工遊戲《超級瑪莉歐兄弟》是不少人心中的經典。自初登場三十多年以來,瑪利歐系列也一直推出新作,雖然玩法都不同,但劇情總是千篇一律,公主被庫巴抓走了,瑪莉歐又再度踏上拯救之旅。大家都知道,瑪利歐與庫巴都喜歡碧姬公主,年年都在上演爭寵之戰。

胖丁呷麵|整天坐辦公室都沒動,為何下班回家還是累到掛?

胖丁呷麵|整天坐辦公室都沒動,為何下班回家還是累到掛?

坐在辦公室,吹著冷氣,用電腦打字、整理報表或者文件,這是不少上班族天天面對的工作型態。對那些在工地扛水泥或者工廠作業的勞工而言,他們可能會覺得這種吹冷氣工作是爽差,「只要動手指就能領薪水了,真羨慕!」看似輕鬆不費力的工作,但事實上這些坐在辦公室的業務員與OL們,大部分人下班回到家..

胖丁呷麵|買了難吃食物該丟嗎?生活難避免的「沉沒成本」陷阱

胖丁呷麵|買了難吃食物該丟嗎?生活難避免的「沉沒成本」陷阱

有沒有曾去餐廳點個食物,發現味道很奇怪、不新鮮,但又不想浪費於是忍痛把它吃完的經驗?毫無疑問地,吃品質差的食物不會給人滿足感,沒有人會想吃難以下嚥的食物,但學者觀察到,有接近半數的人會選擇把它吃掉,導致最後反胃與拉肚子。

胖丁呷麵|正版片1800太貴?玩遊戲該花多少才合理

胖丁呷麵|正版片1800太貴?玩遊戲該花多少才合理

一片正版實體遊戲動輒一兩千元,為了喜歡的遊戲,許多玩家會像筆者一樣,毫不猶豫地買下去。但我發現還有身邊另一種人很特別,他們對「遊戲消費」很感冒,不太願意把錢花在遊戲上,甚至抨擊花錢玩遊戲的人是白癡(當然他們會玩免費遊戲)。

胖丁呷麵|3C達人爆料從哪來?預測真的準嗎?

胖丁呷麵|3C達人爆料從哪來?預測真的準嗎?

9月13日蘋果正式公布新iPhone,才發表完各大媒體就齊開炮,酸說是史上最沒新意的一次。這次負評如潮的原因很簡單,除了價格太貴以外,發表會上大部分的內容,早就被國外許多3C達人爆料完了。在一個月多前,外國爆料大神OnLeaks就曾經曝光實機流出照;過了幾天「DetroitBOR..

胖丁呷麵|一朵花換一間房 17世紀「鬱金香狂熱」逼上千人自殺

胖丁呷麵|一朵花換一間房 17世紀「鬱金香狂熱」逼上千人自殺

到了1636年間,甚至到了一朵花能換一間房的誇張程度。但誰也沒想到,在1637年2月的高峰後,鬱金香便在幾周後跌到了僅剩1%的價格。除了流連園藝的貴族以外,就連許多平民與商人十分癡迷,因為他們都把這個當作是「黃金」來看,因此價格的暴跌讓這些人不分貴賤地,最終成為落魄街頭的乞丐。

胖丁呷麵|瞎摸也要玩!第一代電子遊戲「沒螢幕」玩家一樣瘋

胖丁呷麵|瞎摸也要玩!第一代電子遊戲「沒螢幕」玩家一樣瘋

在那沒有顯示器尚未成為電腦主流配備的年代,許多沉迷遊戲的年輕人,基本上不是靠看螢幕來玩遊戲的,這也許現今的我們很難想像,過去的人們僅僅靠瞎子摸象的方式玩遊戲,就能沉迷在電影的科幻世界中。

驚見男女街頭互毆 復活節兔兔幫忙暴搥男子 網笑:畫面太有喜感

驚見男女街頭互毆 復活節兔兔幫忙暴搥男子 網笑:畫面太有喜感

4月21日是復活節,沒想到當天有隻復活節兔子因為「打架」在網路上爆紅。這隻兔兔還來不及脫下兔子裝,就直接從對街衝過去,開始對男子一陣暴打,不停揮著他的兔子拳。

「勞動改革法案」降工時反被罵!日本社畜:早回家就要做家事,我才不要

「勞動改革法案」降工時反被罵!日本社畜:早回家就要做家事,我才不要

失業率、工時、薪資,看這三樣指標,大致就可以知道勞工過得怎麼樣。可是,繼台灣曾有人表示「工時減少加班費不夠用」之後,想不到日本的「勞動改革法案」,也招致相同的抱怨。

帶超性感女友回家見長輩! 直接逼婚喊「我有了」嬤驚嚇:母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