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偷吃老公!人妻哭求醫生做私密整形:以後怎樣都沒關係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唉......

文/ 林靜儀(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

「醫師,我要做陰道整形。」一個極瘦的女人走進診間,關上門,第一句話。

可能因為我是女醫師,我的病人的主訴有時候滿直接,也滿多元,尤其是關於性的困難或是性傾向。這是好事,病人能夠坦誠說出困擾或現況,才好對症下藥。

「嗯,你讓我先檢查看看,我們再討論好嗎?」

四十八歲,生過兩胎,自然產,還未停經,不過最近半年生理期有點紊亂。護理師帶她到診間後面的檢查室,脫下褲子,躺上內診檯。她骨架子小,會陰部和骨盆都不寬大,內診起來,陰道大概也只有二指幅左右的空間。黏膜和皮膚狀況,接近更年期了。

「不好意思,我冒昧問你,你現在是已婚嗎?」這陰道其實頗為狹窄,如果沒有適當潤滑,性行為會較乾澀。這麼窄的陰道還需要做陰道整形,性伴侶的狀況是怎麼了?這樣的年齡與陰道狀態,通常是抱怨陰道乾澀、性行為疼痛,甚至裂傷。難道是換了新的性伴侶?

「是啊,我有老公。」她維持躺著的內診姿勢,因為隔著一塊診療布巾,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好喔。你先起來,我跟你討論一下。」我心裡暗忖,除非新婚,不然性生活怎麼會最近才出問題?難道是忍耐了十幾二十年?

▲情侶,夫妻,外遇示意圖(圖/翻攝自免費圖庫pakutaso)

我回到診療桌,開始打電子病歷記錄,她整好衣物,也坐回到診療座位上。

「你的陰道檢查起來,只有兩根手指頭寬欸,這樣應該還好喔,也沒有明顯的鬆弛,況且你快更年期了,停經之後,荷爾蒙濃度降低,陰道會萎縮,會變更狹窄喔!到時候性生活可能會因為陰道狹窄而困難,如果你再整形,到時候會非常不舒服啦!」我把檢查結果和建議跟她說明。

就像男性迷信陰莖尺寸一樣,女性也被男性文化影響,對於自己的陰道不但缺乏瞭解,還有很多偏見,譬如對於自然生產之後「陰道鬆弛」過度擔憂。其實陰道是彈性非常大的組織,充滿皺褶,平常就像收起來的消防水管一樣維持著前後壁類似靠合的狀態,但在適當潤滑或是準備之後,可以擴張甚至稍微延長,陰道分娩本來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而以前的女人動輒一輩子生八個十個,也顯示產後的陰道其實可以恢復到一定程度。

一般人只擔憂女人陰道「太寬」、男人生殖器「太小」,卻鮮少提到如果女人陰道太窄,性行為會有多困擾。我在住院醫師時期的門診進行跟診訓練時,曾經有一位病人在一些小毛病診療完之後,欲言又止,最後終於鼓起勇氣問,「醫師,阮尢晚上都會找我那個,啊我就更年期了很乾澀,都會痛,很不想要欸。」

學長居然回答她,「你這個年紀了,老公還要跟你那個,你要感激,還嫌。」結果病人帶著困擾和害羞地離開。

我當時身為學生在一旁,心裡覺得好難過,怎麼沒能幫忙她。熟齡婦女的性,從來沒有被好好談論和對待過。我碰過停經後享受親密關係的女性很多,但是因為「老公太頻繁讓我很不舒服」來求診的女性也不少。

況且,性生活不是只有生殖器之間的部分,還包括情感與其他親密行為的感受。再者,就算生殖器有問題,女性透過骨盆底肌肉訓練也可以改善一部分的性感受,如果真的明顯差異過大,手術當然是個考量,也能協助改善。但是……她跟伴侶怎麼會在超過二十年的性關係之後,才考慮手術呢?我實在很疑惑怎麼會有這年齡的已婚婦女,突然想要做陰道整形。

▲女性如何體驗性愛(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老公外遇了,我一定得做陰道整形啦!」她突然嘶吼一般說出這句話,然後趴在診療桌上大哭起來。

原來如此。如果再早幾年,年輕氣盛的我,一定劈頭就罵人了吧,罵她傻不夠,還要罵她老公是個混蛋,也要跟她說這樣不值得。隨著年齡經歷,我知道,當以為自己和另一個人建立了一個家,要一起攜手走到遙遠的那一天,甚至準備著誰先離開這個世界時,要如何為對方安頓好,結果發現,原來自己不在對方變老時考慮的選項裡面,那有多痛、多無助、多慌亂。

這種時候,要她做什麼傻事,她都會願意。「只要可以挽回他的話。」多少女人心裡有過這樣一句話,然後喪失理智地做了很多傻事。

我一直記得住院醫師訓練時,不孕症室的一件個案。女人在例行的陰道超音波檢查中岔開腿,讓我們在她胯下整整檢查了二十分鐘,一一計算她雙側共十七個卵巢濾泡的尺寸,準備接受一週後的精蟲分離術人工授精。

女人離開診間之後,護理師很認真地跟我說,「我們一定要幫她成功,她之前生了六個女兒,要拚在外面的小三懷孕之前,趕快生一個兒子,不然就要被趕出去了。」

如果對方的心已經不在,真的可以因為第七個孩子是兒子就扭轉嗎?這樣對她和六個女兒又公平嗎?「只要我如何如何,他就會回頭了。」多少傻女人心裡總是這樣騙著自己。

眼前這個枯瘦的病人崩潰大哭了一陣子,我沒讓護理師打斷她。讓她哭一下吧。她的心裡到底有多折磨,才會在一個初次見面的婦產科醫師面前大哭呢?待她哭完,護理師遞給她一疊面紙,她接過去,然後,整個人像骨頭都散了一樣垮下來,用非常絕望的表情看著我,「我要做陰道整形,拜託。」

「真的,這不是你的問題,也不是你陰道的問題。聽林醫師的,好嗎?」我看著她,無比心疼。「你做完陰道整形之後,會太窄,性生活會很痛苦的。」

不久前,門診才有一位性生活飽受折磨的女人,因為年輕時進行過陰道整形,到了更年期後,陰道萎縮,反而狹窄到連做抹片檢查都困難,每次性生活都裂傷疼痛,少見地來找我進行陰道擴張手術。那位女人術後回診時,笑著跟我說,「林醫師,現在好多了啊,我睡覺前不用躲起來了。」

「拜託啦!真的!以後怎樣沒關係,我就是要做陰道整形。」她又哭了。

▲▼外遇,離婚,分手,劈腿,小三,偷吃。(圖/翻攝自pixabay)

我很想對她說,等你經歷完這些折騰,就會知道,當對方不愛你了,你做什麼努力都沒用的。我的門診有各式各樣的女人,有些甚至在她們離開診間之後,讓護理師忍不住說,「林醫師,我超想揍她的,她怎麼這麼白目啊!」可是,重點是,再怎麼樣刁鑽、難以溝通、讓人火大的女人,還是被某人疼愛著,不計條件呢。被愛,與不被愛,向來都不是認不認真、努不努力、自己好不好的問題。

「真的啦,你這樣的狀態,林醫師真的不能幫你處理了,真的啦,我也有我的職業道德啊。」我收回情緒,擺出最討人厭的專業模樣。

「林醫師,拜託啦!」她哭求著。

我看著心痛。我理解那種不管什麼飄過來都當成浮木的感覺,即使自己也知道那不過是塊沒用的浮木。

「真的啦,你聽林醫師勸,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一點,真的不要傷害自己,去做一個會後悔又沒用的手術啦,真的。」我還在勸。即使她一定會答應自費進行這個手術,而我也沒什麼損失。

最後,她還是哭著離開診間。我一直掛念著她。最後是否有其他醫師幫她把陰道縫窄,她最後又如何獨自面對她的人生?

*本文摘錄自《診間裡的女人:婦產科女醫師從身體的難題帶妳找到生命的出口》

▲▼《診間裡的女人:婦產科女醫師從身體的難題帶妳找到生命的出口》(圖/業者鏡文學提供)

作者: 林靜儀

本文由 鏡文學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