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艾彼│比「恐怖情人」可怕!如何面對「情緒勒索的主管」?

艾彼/心理師

本名王昱勻,現任夏凱納生活診所心理師。艾彼,筆名。取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

點評:小人退散(吃手手)

前陣子幫檸檬寫了與畢業生有關的職場文,有讀者在艾彼的粉絲專頁上留言說:「除了恐怖情人,真的也有恐怖工作...」這讀者的比喻,我覺得很生動。

恐怖情人是時刻威脅你,緊迫盯人的戀人,讓你覺得必須時刻滿足對方心理上的安全感,如果你達不到,就會發生生命危險。你為了怕對方激動,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處處讓步,讓到最後你的自尊一點都不剩,讓到最後你連自己的價值都找不到了。

如果套上這樣的定義,艾彼認為「恐怖工作」就是一份處處充滿言語暴力、情緒勒索的地方,並且霸凌的起始點很可能就是你的主管上司。

「讀到研究所,還犯這種低級錯誤?我覺得我之前給你的學歷加給,應該跟你拿回來!」你頭低低的,看也不敢看主管一眼。
主管看你低著頭不敢回嘴的樣子,哼了一聲,接著說:「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挖個洞鑽進去了!」
想變職場紅人?開會前先運動10分鐘

只有主管上司,你的苦才會往肚子裡吞,而職場文化也會越變越畸形——因為你的同事,個個都只想明哲保身,沒有人會在你被主管慘電的時候站出來幫你。

你以為不回話,讓上司罵完也就好了,他卻越說越氣憤:「你準備不周,讓公司出糗!丟光我的臉。」老闆拿起電話,call給你分內業務的對接窗口主管道歉。

掛了電話後,又是一陣罵:「從進公司到現在,你沒有一刻讓我感覺到有請你上班的價值!」他印出新的任務,給你新的交辦「現在改完了,你想辦法弄完它!明天老闆要。」

職場上的情緒勒索,幾乎都是這種技巧,貶低(你沒有價值、沒三小路用)、挖苦(還不快點消失?站在這裡幹嘛?)、在同事面前讓你難堪(所以你會孤立無援)、把大帽子戴在你身上(喂!你不過小螺絲釘,犯錯公司是會倒?)、給你時間壓力考驗你的抗壓性(撐不久就自然淘汰,還省人事成本!)。
▲ 解析妳的「職場桃花」開的好不好!(圖/翻攝自泰瑞莎塔羅)

職場上的情緒勒索,總是把情境過於簡化,主管根本看不見你的處境,以及你為什麼當下會採取那樣的判斷。也把人的評價簡化成「工作績效達成率」,看不見你有多努力。因為努力是屁,績效才是能當飯吃的。

更糟的是,對方口中說出來的「總是每次」、「從來沒有」等用語對你一點都不公允。對方的情緒化,因著權勢不對等,把你與整個team的距離拉得更遙遠,職場上有長眼睛的,總是往老闆那裡靠,即使有同情弱勢者,也不會真的對你伸出援手,因為他們怕極了自己也跟你一樣黑。

職場上要鍛鍊的,就是我們一再劃清情緒界限的能力。對方表達的事情,你必須先用一個情緒過濾器把情緒的渣渣濾掉,他不爽、生氣、焦慮...都是他的不是你的。你要做的,只是把過濾完後收到的指示給完成。

那些情緒渣渣,不過就是凸顯了你老闆有多不成熟,多像情緒腦發育卡關小孩而已!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跑去跟主人告狀?你完蛋了 萌柴「神犬擺尾」把寶寶KO倒下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