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堂「手炒黑糖」只是含色素半成品加工 為何台灣人就愛吹牛?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想想之前還有多少事件~

文/深海大花枝

今日(7/3)凌晨,ettoday就貼出一篇驚人的報導:主打「獨家手炒黑糖」的黑糖珍珠鮮奶夯店「老虎堂」,原來黑糖並不是真的全程自己手炒,而是由工廠做好含有焦糖色素的糖漿,再分送到店裡,現場加熱調整濃度後提供給消費者。

▲老虎堂,台北士林店。(圖/記者彭懷玉攝)

▲老虎堂。(圖/記者彭懷玉攝)

老實說,從食品安全的角度,購買半成品來加工、甚至添加色素著色,根本就是既安全又符合法規,完全不用擔心的小事。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和商家一開始宣傳的內容不符。

想想看以前麵包店「胖達人」聲稱純天然,結果卻在麵包裡加香精;火鍋「無老鍋」聲稱從日本鄉下老婆婆處學來失傳百年的手藝,結果事實上老婆婆本身就是杜撰的故事。為什麼這些店家明明可以好好賣吃的,卻要造假?花枝決定分成三點來講。

►「賣故事」比較賺

說得殘酷點,商家玩文字遊戲,甚至是做出「市場區隔」的一種方式。比如說市面上那麼多人賣火鍋,如果沒有一點特色,你跑出來開店要拿什麼跟人家打?

鼎王集團的無老鍋說了一個「無老奶奶」的故事,說「明治冰淇淋豆腐鍋」是明治時期就失傳的手藝,好不容易找到一位鄉下老婆婆、向她潛心學習,才把冰淇淋豆腐的技術帶回台灣。這個故事被踢爆之後,鼎王還召開記者會道歉。可是你很難不承認:要不是有這個故事,無老鍋的吸引力可能就沒有那麼高

我們就是喜歡聽故事,享受一種不需要任何額外成本,就可以與世界上某個人、或某種歷史連結的感覺。不然義大利的高級筆記本「MOLESKINE」為何小小一本可以賣到上千?除了本身工藝扎實、真的好用之外,還有很大一部分是「梵谷居住在巴黎期間,先後用過 7 本MOLESKINE記錄手稿」。這讓你在用筆記本的時候,得到了一種「我參與了一點歷史、擁有了一點故事」的感覺。

►炒短線

而且,在故事或主打的特點(例如胖達人的「天然酵母不加香精」)讓人留下印象之後,花枝擅自推測,商家可能並不在意謊言會被戳破,而是只要維持得「夠久」就好。因為我們台灣人越來越愛跟風去什麼「必訪爆紅店」打個卡,而這些店家就是掌握了這點:如果可以騙到大家來幫忙做一波「病毒式營銷」,那賺夠了之後倒閉又有什麼關係?

就像這次的老虎堂,他們的食品安全看不出有疑慮,焦糖色素也是常見不傷身的合法添加物,可是為什麼要把機器大量炒糖講成人工手炒黑糖,導致現在反而信用出現瑕疵?花枝在想,也許反而是老闆夠聰明,知道反正這種爆紅飲料再賣也賣不久,不如短時間賺夠。

想想以前紅極一時的「釣鐘燒」吧,小蛋糕裡夾著香濃的內餡,花枝是覺得滿好吃的,可是現在還有人排隊買嗎?更不用說蛋塔或清玉的翡翠檸檬,他們當然還是可以繼續經營,但當初那洶湧的人潮就是「回不去了」。

►台灣人太健忘

說來說去,許多商家可以肆無忌憚的吹牛、或誇大產品,終究還是台灣人太健忘。現在到台中的餐廳戰區公益路看看,無老鍋的生意就算沒有當年鼎盛,一樣可以開得好好。如果一間明確有說謊事實的店可以一直賣下去,商家何須擔心說謊被踢爆?

花枝在想,與其說是健忘,不如說台灣人是善良到鄉愿。

不然你看頂新的油品事件,大家多半認為確實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傷害,因此風波燒了很久。但換到那些「吃了又不會怎樣」的小造假事件,台灣人卻很容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那些商家仍然可以好好地營業下去。如果哪天我們自己成了老闆,說不定也會暗自笑說,要在台灣做黑心生意,真是太簡單了。

▲(圖/記者邱顯燁攝)

簡而言之,花枝認為如果一間店有80分,就該好好宣揚自己的優點,而不是吹牛吹成90、100分,事後才讓消費者發現被騙。老虎堂若不主打手炒黑糖,製成其實根本沒什麼爭議。但......直到6月30日,老虎堂的FB專頁還在PO文說「老闆每天這麼長時間炒黑糖,又熱又累又無聊,不會炒到懷疑人生?」如果多數貼文都主打手炒黑糖的珍貴和辛苦,那麼一對照真相,怎麼能不讓人失望呢?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淘氣爸玩笑:吃狗肉好不好? 黑貴賓氣炸!撲倒爹怒踩狂叫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