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艾彼│薩諾斯是霸凌者還是被霸凌?試求漫威反派內心陰影面積

艾彼/心理師

本名王昱勻,現任夏凱納生活診所心理師。艾彼,筆名。取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

點評:最後只變成惡性循環啊

貼心提醒:重雷篇,適合已經看過《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朋友進來。
.

.

.

.

.

許多漫威迷認為電影裡的薩諾斯,比漫畫中的有人性太多。

本篇純以心理專業分析,不帶入薩諾斯面對的道德兩難議題。艾彼心理師認為,電影中的薩諾斯正好呈現了「被霸凌者—霸凌者—被霸凌者—霸凌者」的無限循環。

《復仇者聯盟3》薩諾斯。(圖/《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劇照)

最常見的例子,是童年時期曾遭受家暴的孩子,在校園裡,也比較容易用肢體暴力解決情緒困擾、同儕關係。但是,一強還有一強強,成為霸凌者的人,若無法維持在最高的權力位置上,也容易成為其他人霸凌的對象。薩諾斯就是這些「被霸凌者逐漸演化成霸凌者」的生命腳本原型。

「薩諾斯不是幾乎殲滅了英雄們嗎,哪裡被霸凌?」

雖然電影輕描淡寫帶過,並給予薩諾斯摧毀其他星球的合理原因,仍無法掩蓋薩諾斯被泰坦星人放逐的事實。薩諾斯為要守護資源日漸稀少的泰坦星,提出殺掉泰坦星上一半的族人,此提議太過殘忍,讓薩諾斯遭到泰坦星人放逐。

薩諾斯被族人孤立,被迫與所愛的家鄉分離,這不是被霸凌是什麼?

電影描述,泰坦星最終滅於資源匱乏,這更加深薩諾斯的信念,讓他肩負宇宙平衡者的信念屠殺其他星球。「我要變強」的慾望,引導薩諾斯搜集六顆寶石。每增加一顆寶石,薩諾斯的能力就更往上一階。

現實生活裡的薩諾斯,就是那些曾經遭受肢體、言語霸凌的人。也是在被霸凌的處境裡感覺孤單、被放逐、無法被理解的人。在會談中,艾彼心理師曾經聽見不少曾經在職場、校園、家庭中被霸凌的人心裡的吶喊:「我要變強!只有變強才能讓他們停止欺負我!」

現實生活中的薩諾斯,也在做這件事——培養自己,以便能夠發動傷害性更強的反擊。如果是在職場上,也許就是厚植自己的能力,等到有一天自己爬上高位幹掉上位者。或是,將自己與情緒隔離,讓自己感受不到言語霸凌的痛苦。或是....其他更可怕,更難想像的攻擊……會上新聞的那種。

而艾彼印象最深的,是薩諾斯為了得到靈魂寶石必須割捨最愛這一段。

失去最愛、割捨最愛,是泯滅人性的開始。如果世上沒有什麼好牽掛,就等同沒有什麼能使薩諾斯毀滅的舉動懸崖勒馬的存在,也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阻擋得了他。現實生活中,所有走向自我毀滅的霸凌者,都會做出極端的事情,因為對他們來講世界上沒有其他需要守護的了,他想做的只有毀滅。

▲▼《復仇者聯盟》薩諾斯。(圖/翻攝自《EW》)

薩諾斯是孤獨的。如同現實生活中,這些因為被霸凌而逐漸成為霸凌者的人一樣。

毀滅英雄的薩諾斯,是很難讓人愛、很難了解他心情的。因為人們看見薩諾斯,就只看見他霸凌別人、兇殘的那一面。但他們和一般人一樣,渴望被愛,即使他們有時表現得一點也不可愛。所有人都怕他的生活,是不可能有愛、有真實連結的。他們渴望最深的是愛與關懷,無法得到,才是他們選擇毀滅所有的原因。

這篇文章,只是透過薩諾斯告訴你,所有霸凌者心裡都有一個曾遭受霸凌的陰影。

如果你正面對到被霸凌的處境,艾彼心理師知道,要你去看見對方的故事根本不可能。你那股氣,要往哪擺?也許,找個信任的人聊聊吧,這不是一時半刻能說透的。而如果你是霸凌者,也許你會嘲笑我對你的理解,但我只希望你在世間仍有所眷戀,才不會輕易地選擇毀滅別人與自我毀滅。

*延伸閱讀:漫威10年彩蛋磨一劍!18部電影串聯成就《復仇者聯盟3》

看更多>>【艾彼的心理師雜談】

【喜歡艾彼的文章嗎?歡迎來訂閱!】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