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碩士棄生技業跑去修車!「黑手又如何,跟醫生一樣會弄髒手」

喪女/大檸檬秘書

愛與和平與正義的戰士,《鍵盤大檸檬》的寄生蟲。 我不是諧星。

點評:這麼一說超有道理XD

「我台大碩士班畢業,專長是動物幹細胞培養,和大小動物的腹腔手術。」葛奕晨(綽號歐弟,下文皆以歐弟稱)接著介紹自己的工作:「我是一名賽車手,同時在焦點車業擔任店長,做維修摩托車的工作。」

▲▼葛奕晨(圖/記者楊詩益攝)

歐弟曾在國內頂尖比賽獲得不錯名次,研究所時甚至拿到台灣中華賽車協會的推薦、代表台灣參加全亞洲賽事!熱誠結合興趣,讓他更堅定了「黑手之路」。
葛奕晨

為什麼你學歷這麼高,卻要去做黑手?

面對這句已經聽到膩的質疑,歐弟情緒激昂回答,因為好帥啊!大二時他曾牽著一台老檔車,壞了、都沒人會修,直到遇見現在的老闆。看著老闆熟練地拆解、維修、組裝、上油,自己的車便煥然一新,歐弟說,當時他只有崇拜,內心想著「我也要學」。

▲▼葛奕晨(圖/記者楊詩益攝)

同為賽車手、也是速可達研發工程師、兼業餘賽車隊Mr.Rider Racing team總監的周聖翔,樹德科技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也會自己動手修車、一樣雙手沾滿機油。他也對社會觀感不佳的部分抱持樂觀:「我們知道自己做的是技術活,人家來找我們也是因為需要我們的技術,這樣的觀感應該會慢慢進步的。」帶著笑,他雙手禮貌地垂放交握,比「我們」還有禮貌。

▲▼摩托車賽車工作人員 周聖翔。(圖/記者楊詩益攝)

在傳統社會價值觀上,黑手就是不讀書不成材的人做的工作,歐弟認為問題不只有單方面,一定會有點歧視,但大家可以一起把自己的形象提升,如果每天把自己弄得髒髒油油的,當然會被叫黑手,「我們在修理機械的時候一定會摸到油、就像醫生在手術房開刀也會噴到血啊!」他邊說邊露出乾淨的指甲。

從沒有人把黑手和醫生拿來相比較,但仔細一想,兩者都是需要經驗和時間累積的技術工作,亦有其獨特的重要性,醫生車壞了也是得找人修。

機車行,機車修理保養,黑手。(圖/記者李毓康攝)

歐弟提及大學、研究所同學出社會後大多從事「好像蠻高端」的工作,例如在研究室、中研院、或生技公司的業務或開發專員。本以為他與同學分道揚鑣有些感慨,殊不知歐弟反而說,同學們曾跟他說過很羨慕他,羨慕他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歐弟對自己的工作非常自豪:「最重要的是有熱情,以及帶給你足夠的成就感、支撐你明天也很想繼續做下去。」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看VR色情片男友呻吟伸鹹豬手 揭開時卻發現女友全程錄...QQ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