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電競選手當吸毒犯?解析華固奧之松「不給住理由」:都墮胎惹禍

胖丁呷麵/真新鎮K歌王

大檸檬最愛吃麵的新人胖丁。偶像是夏亞,最討厭阿姆羅。喜歡寫科學新知、奇人軼事、偶..

點評:都是歧視惹禍!

文/胖丁呷麵

電競選手都是社會敗類嗎?近期北市南港社區「華固奧之松」就傳出拒絕讓電競隊HKA入住,雙方都簽了約,但管委會卻認為HKA了身分組成複雜,管委會直指「電競選手是社會雜碎,會吸毒、打架生事。」有打擾社區安寧、危害公共安全(房價會掉)之疑慮。

電競選手都吸毒犯?解析華固奧之松「不給住理由」:都是墮胎惹禍(翻攝自HKE臉書粉絲專頁)

消息一出後,HKA老闆鍾培生就暴怒,電競比賽都開打了,選手卻沒地方住!怒罵「這班人比我還霸道,我一定吉(告)!」許多網友看到此消息也紛紛聲援,「過氣觀念老人」「整個歧視電競」「他們知道打電競的才是最乖的嗎?整天看電腦不鬧事。」見到這種事我們不禁驚嘆,傳統老一輩的人,真的對於電競有這麼高的歧視嗎?那麼其他電競隊又是怎麼解決問題的呢?

以台中戰隊閃電狼為例,據媒體《新頭殼》報導,位於台中的閃電狼在當初入住時也遇到過入住糾紛,一間4層樓的透天厝要住上20~30人,也讓房東對安全問題有所疑慮。

但閃電狼的嚴格管理與居住安全政策說服了鄰居,不但加設警報器、滅火器,規定廚房不能開伙,還有定期檢查用電安全,晚上更是設立門禁,規定進出入要跟鄰居打招呼,就是想要製造好鄰居形象,減低電競選手的負面形象,「如果在宿舍太吵,就會先被隊友罵吧哈哈。電競選手就像一般人一樣單純,管理嚴格、作息規律,甚至比學生宿舍還要來的單純。」隊伍後勤人員如此這麼說。

▼閃電狼練習室(非宿舍,請勿混淆)
電競選手都吸毒犯?解析華固奧之松「不給住理由」:都是墮胎惹禍(翻攝自閃電狼臉書粉絲專頁)

見到閃電狼的例子,也可驗證社會上普遍對於電競選手的負面疑慮,但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一樣都是電競戰隊,結果卻完全不同?難道說HKA的管理就比較差嗎?

其實胖丁並不這麼認為,畢竟HKA也是打進「英雄聯盟2017年世界賽」的隊伍之一,如果沒有紀律要求與嚴格管理訓練,根本不可能有這番成績。而造成這種差別待遇的關鍵,胖丁覺得就在名聲,試想你是一名有年紀的房東,從沒聽過HKA(HKE),那麼上網搜尋一下你會搜尋到甚麼:

本來對於電競就印象不太好了,看到這些較負面的新聞,也許就完全驗證了他們對於電競選手心中的想法:「你看那個新聞報HKE的新聞,都墮胎跟女粉絲亂來,宿舍吵鬧到警察來,電競選手真的是社會雜碎!」

不是每個電競選手都是如此,就算是丁特的墮胎吵鬧與殺人的作奸犯科比起來也算不了甚麼,但在一般民眾對於這個新興產業還默不了解時,這種小小的負面新聞與言論,可能就是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然華固奧之松違法在先,簽約後不讓電競選手入住是事實,但撇開對錯,只要老一輩對於電競選手的歧視與汙名還存在,像這樣的事件可能還會再次發生。

電競選手都吸毒犯?解析華固奧之松「不給住理由」:都是墮胎惹禍(翻攝自Youtube)

近年來電競規模成長快速,在歐美中國都不斷傳出捷報,像是電競隊「開始聯盟化」、戰隊品牌「開始賺錢了」,但除了這些硬性的進步指標以外,在文化層級上,台灣老一輩的人認知卻還停留在2001年,一身才華洋溢的「電玩小子」曾政承,打敗韓國電競選手,接受政府「反毒大使」代言後就毫無消息。

如今的他早就看開,認為 「電競是不正當的工作」,轉而開車送貨、賣雞排,過著月收入30K上下的生活,相比近年來動輒百萬千萬年薪的明星電競選手格外諷刺。

施文彬尋找曾政承。(圖/東森新聞、資料照、翻攝網路)

也許是短短幾年,電競環境的大巨變快到讓人還來不及察覺,要讓一群老人,從宣導「反毒品」的印象,瞬間轉為認同他們是「陽光、正當、為國爭光的好小孩。」真的太難了,變成今日這樣的境界,連當初的政府也推了一把。

電競賺很多錢那又怎樣呢?除了經濟層面的改善以外,也許這種社會與文化層面根深蒂固的歧視才是電競界共同要面對的最大敵人吧!

▼按表操課、練習、比賽、檢討,其實電競選手的生活其實非常規律
電競選手都吸毒犯?解析華固奧之松「不給住理由」:都是墮胎惹禍(翻攝自HKE臉書粉絲專頁)

▼▼▼▼快來幫胖丁按個讚▼▼▼▼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