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問題「雙方都是受害者」!解析婚姻的權力結構 何以只有老公獨爽

我們可能都聽過一個笑話:男人擇偶的條件是「選胸部大的」,而女性擇偶的條件是「男方最好父母雙亡」。雖然這實在很荒謬,卻也反映出了一個大問題。

乖孫爆哭整晚!阿嬤堅持「卡到陰要收驚」 爸爸崩潰:你全家都卡到陰

大家好,我是錯別字,每次受訪者跟我說的故事,都會顛覆我的世界觀,總在每次的採訪後,覺得這世界真是有趣,但這一次要分享的,是我自己的故事。

一手扛家事、天天煮愛心餐 媳婦卻冷言對待 婆婆委屈:妳憑什麼?

這個她拚死命掙來的小窩就這麼丁點大,就算兩個年輕人在房間裡刻意壓低音量討論了,她多多少少還是會接收到那些哭泣、那些爭吵,以及兒子無奈的聲音。

婆婆微心機...每次來都酸言酸語 老公狀況外:她是我媽別讓我為難

一輩子總在同樣的圈圈裡打轉,為了生活每天都鑽到錢眼裡,女兒高中時那句「我覺得妳們變得好現實」不知道傷心了多久,卻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

自己家人自己坦!婆家親戚狂盧「何時辭職顧家」 婚姻專家:該扛的人叫老公

明明什麼都不知道,還毫不客氣地高談闊論「我家的事情」,真是讓人煩死了。當然,類似的諮詢內容,男女角色對調過來也是如此,也有不擅長與娘家親戚往來的丈夫。

神經病會殺了我孫子!嘴賤婆婆狂酸「妳產後憂鬱很像炸彈」 她崩潰輕生

「B棟地下一樓女廁么么九,請院內同仁協助」熟悉的廣播聲在走廊響起,我繼續忙著我的工作,每天都有這樣子的廣播。

直升機婆婆早上5點半按門鈴!媳婦怨沒有自己空間:妳不在了該多好

如果早知道媽是這種人的話,我甚至連婚都不會結。結婚,不是理所當然該以「夫妻」為中心嗎?但為什麼這個家所有的事,都是由您和老公兩個人來決定呢?

婆媳問題苦了設計師 室內改裝最難是廚房 王不見王一個設計要問N遍

我原本的家庭生活是從小家庭開始,家庭成員有爸爸、媽媽、哥哥、姊姊和我,這樣的五人組合維持到我小學二年級為止。

爛學歷家境差! 單親媽看不順眼「未來兒媳」:乾脆切了母子關係

媽媽,我的女朋友竟然會讓您這麼看不順眼,真的令我很不知所措。對我而言,明明是個善解人意又愛撒嬌的熱情女孩。

生女兒被看不起!她受夠喊離婚 婆婆爽喊「老天有眼,再娶比妳會生的」

直到生產都是小芯單獨出現在醫院,隨著肚子越來越大,行動越趨不便,有時我也會幫忙她叫計程車或拿些東西,也聽了她發洩很多在婆家不如意的事。

惡媳婦整天跑病房要錢!婆婆丟存摺「刷多少都給妳」…刷完臉都綠了

娟姨和已過世的丈夫創立事業,剛好搭上經濟起飛的年代,加上丈夫獨到投資眼光,生活漸漸富裕,而她年輕時有到國外進修,夫妻倆在那時代算高知識水準。

不信媳婦「清明要值班」 惡婆婆衝醫院大罵 同事神回一句讓她秒閉嘴

清明節連假即將來臨,但醫院仍舊沒有放假,可能還會有比平常更多的民眾,而且有些「忠誠夫家派」的婆婆才不會放過這個大好的節日呢!

開電扇「給金孫吹汗」害感冒!婆婆硬賴媽媽體質差 醫護看不下去當眾洗爆臉

小朋友如果生病,最忙碌的莫過於媽媽了,還有一個角色也很忙碌,便是某些資深批判專家—婆婆,候診區時常可以看到婆媳帶小朋友來看病。

婆媳過招別害怕!九人出遊全讓她一人處理 拉老公「參戰」提高勝算率

有智慧的你,記得讓他知道,他現在是一個男人,不是一個小男孩了!妳需要他,幫妳在前面和婆婆溝通一些困難的事。妳萬分願意和他一起溝通這些事,只是因為母子和婆媳關係終究不同,溝通起來影響力不同。

我媽喝粥要45度!大小姑靠嘴當「假日孝女」 她只能偷爬天橋解壓:我家在那…

華姐說結婚這二十年來,早已忘記自己本來生活的模樣了,彷彿自己就是為了婆家而活,而那輩的人總覺得兒子娶親就如同得到了一個免費的傭人。

男友聽母話用「家傳戒求婚」 但不是女友喜歡的款式:越看越討厭

有在看國外的影集和電影的人應該對這幕很熟悉:男主角拿著家傳的戒指和女主角求婚,或是婚禮當天新娘穿著媽媽當年結婚的白紗,西方人認為這樣的「舊物」很具有傳承的象徵意義。

只有「媳婦」這個職位不能辭? 長媳遞辭呈給公婆:我不幹了

在職場上不管工作再久都可以辭職,為什麼媳婦這個角色不想當的時候,卻不能那樣做呢?我想:「從沒有人寫過媳婦辭職信也沒關係,就讓我來做吧!」

醒來已在急診室!「阿嬤生日宴」媳婦凌晨忙到半夜 慘過勞暈倒

婚後的夫家就如字面上的意思,真的是「先生的家」。夫家雖然位在市區,但是先生的家族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住在這裡。所以只要走出家門,很容易就可以在路上遇到分不清楚輩分的親戚。

女兒出生就被大姑抱走!32歲鋼琴才女遭婆家凌虐發瘋

「我總想像我穿著輕透的紗質衣服,與你和孩子在海灘上漫步,如果有架鋼琴那更好了,那是屬於我們的天堂,純淨而幸福。」日記本上的文字輕盈而滿足,但這個願望……似乎永遠不會實現了。

驚世媳婦不陪婆婆聊天 七旬老佛爺怒告討「精神贍養」!

陳老太太表示,丈夫還在世時,她不曾感到孤單,因為至少還有先生陪著,但自從丈夫去世後,陳老太太輪流到子女們家住時,唯獨老二、老三和他們的媳婦都不太跟她說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