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媽瘋電視購物 兒見「10年份染髮劑」崩潰:退貨還要付運費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辛苦了......

文/松浦晋也
譯/王華懋

失智啦!糟糕啦!開始照護以後,受照顧者從以前就一直累積、有時候是隱瞞的一些「怪異行為」「怪事」就會一舉曝光,壓在照護者身上。一開始提到的「打開存摺,發現確實有提款,卻怎麼樣都找不到那筆現金」也是其中之一⋯⋯這或許很像經營失敗的企業。

我和母親的情況,則是必須解決從以前累積的大量負債,也就是電視購物。 即將邁入二○一四年的時候,我注意到母親有時會收到一些奇怪的宅配,每次母親都會拿超商的付款單叫我去結清。起初我沒有多問,直接付款,但漸漸開始好奇母親究竟都買些什麼?記得是二○一五年一月底的時候,碰巧宅配是我收的,原本準備就像平常那樣,拆也不拆就直接交給母親,但轉念一想,為了確定寄來的到底是什麼,就把箱子打開了。

▲箱子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裡面裝的是白髮染髮劑和付款單。我知道母親每兩個月會上一次髮廊染白髮,怎麼回事?原來她也會自己染啊⋯⋯想到這裡,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看過這種染髮劑。我打開洗手台底下的抽屜,裡面放了一堆未拆封的同牌染髮劑。不,等等,應該不只這些—我四處一找,從衣櫃和化妝品櫃裡又找到了一堆同品牌而且一樣未拆封的染髮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動都沒動過的染髮劑?

我急忙拿起箱子裡的送貨單,打電話給出貨的公司,結果發現母親是以「每月定期配送」的方式購買。等一下,母親怎麼會用每月定期配送的方式買什麼染髮劑?染髮劑哪可能用得這麼凶?我記得電視購物七天內可以退貨,便向電話另一頭的客服人員說要退貨。

▲失智症。(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這樣的話,由於是客人的因素而退貨,必須請客人自行負擔運費,不好意思。」

「沒關係。還有,我要解除定期送貨,家裡還有一大堆。」

迅速解決這件事吧!我把寄來的箱子直接用膠帶封好寄回,心想:「太好了,雖然花了點運費,但這樣就減少一項浪費了。」—結果我錯了,這只是開始,母親以定期配送購買的電視購物商品不只這一項而已。

▲商品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標榜對關節痛有效的健康食品、保養眼睛的補品、宣稱含有大量胺基酸的醋、以強效滋補為賣點的鰻魚精膠囊、有益皮膚健康的乳液、有助健康的蛋白粉⋯⋯ 我重新檢查廚房、洗手間及母親的化妝品櫃,結果無一例外,到處塞滿了成堆這類的商品。簡而言之就是母親買了東西,收到了卻沒有用,到處找地方塞,只知道乖乖付錢。我邊嘆氣邊打電話給這些公司,得到的回答全是:「客人是以每個月定期配送的方式訂購。」 

一次一次地申請解約,自行負擔運費的寄回。好吧,沒關係,失智症就是這麼一回事。不過只要一個個處理掉,總有一天能解掉全部的合約吧?我這麼以為,沒想到—記得已經是三月,春暖花開的某一天,我在電話前看到一張可疑的便條紙,上面用母親的字跡抄寫著電話號碼和商品名稱,是不久前我才剛解約寄回的商品。

「我不知道、我沒買」的無限輪迴

▲失智症。(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立刻察覺出了什麼事,火冒三丈,但沒有證據。
我克制住自己,等東西送上門。幾天後,商品送來了。

「妳到底在幹嘛!這東西家裡還有一大堆,所以才解約的不是嗎!」

當然,母親不記得。她堅稱:「我不知道。我沒買那種東西。我哪裡知道家裡還有?」不是不知道,而是忘記了。因為我才剛把堆積如山的庫存搬到她面前,說服她「不要再訂這個了」。但母親看了電視購物頻道,抄寫下來,自己打電話訂了商品,而且又選擇了每個月定期配送的方式。我打電話去公司說「是老人家亂訂」,中止合約,辦了退貨手續。

相同的事情在二○一五年春天反覆上演了許多次。
每次我們都為此吵起來,我吼母親,母親吼回來,兩個人都精疲力竭。

我明白,吼她也不能怎麼樣。母親的記憶不連貫,不由自主地一再去做同樣的事。但我卻必須奉陪她,一次又一次收拾她捅出來的婁子,這帶來的徒勞感難以言喻。

後來我家申請了政府的長照服務,開始有照顧管理專員和居家服務員等社福人員進出,我跟他們提到這件事,結果每個人都深深地嘆息說:「是啊,電視購物在第一線真的造成很嚴重的問題。每個地方都為此頭大極了。」

老人家—尤其是女性熱愛電視購物,很多人也都用習慣了。電視購物確實方便,但是罹患失智症以後,熟悉的電視購物也會變成問題。

▲失智症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特別想提出來的是「每月定期配送」這樣的服務形態。電視購物節目仔細一看,經常會用「划算又方便的每月配送」等話術來引誘消費者。站在購物公司的角度,如果客戶定期訂購,不僅可以預測往後的營收,也是一種很棒的商業模式。但購買的一方不一定能夠每個月都確實地消耗掉商品。

有些公司聲稱「只要連絡客服,就可以以一個月為單位停止配送」,但如果消費者罹患失智症,就無法對商品的購買量進行細微的調整。他們會失去處理事情的力氣,收到商品就覺得麻煩,想說直接付錢算了。

我要嚴正地提出質疑:讓失智症病患及失智預備軍的老人家以定期配送方式訂購商品,是不是成了購物公司合法的強迫購買手段?消費者的權利受到法律保障,但前提是消費者具備行使權利的能力。如果訂購的是失智症或狀態接近失智、智能與精力都萎靡退化的老人家,會發生什麼狀況?

他們會不加留意、不加懷疑地聽信「很方便」的廣告說詞,選擇定期配送,收到商品後也不知道該如何解約,就這樣乖乖地一直付錢。 我不認為購物公司心存惡意。但如果能夠,我深切地希望他們反省一下自己的商業模式,重新審視一下定期配送制度。因為這對失智症老人家中的經濟是個嚴重的問題,對照顧者也會造成莫大的壓力。

*本文摘錄自《媽媽,對不起:獨身中年大叔的照護奮鬥記》

▲▼ 嬤嬤,對不起。(圖/圓神出版提供)

作者:松浦晋也

譯者:王華懋

本文由 圓神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3歲「萌版葉問」打拳好兇猛 樹站路旁中槍...網笑:打10個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