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搶劫公車「巧遇媽媽坐在車裡」 笨賊遭狂巴頭狼狽進警局

媽媽一定很心痛!

文/紅豆Q粉粿

看到孩子誤入歧途,絕對是每位父母最痛心的事!各位有辦法想像,被自己的孩子搶劫嗎?最近在墨西哥,一位母親遇到搶匪,沒想到定睛一看,搶匪就是兒子呀!

事情發生在墨西哥首都,一輛公車在行進中遭搶匪攔下,司機緊急剎車,車上所有乘客也都嚇壞了,這時搶匪直接跳上車,要求車上所有人交出現金,許多婦女都害怕地發出尖叫聲。

圖/大檸檬後製首圖

然而,過程中,這位名為Ramon的搶匪聽見了熟悉的聲音,他循著聲音望過去,發現母親剛好也坐在這輛公車裡,而同時,母親也發現了Ramon,母子倆尷尬地對視了幾秒鐘。

Ramon的媽媽氣炸了,她馬上從車廂最後端的座位往前衝,接著脫下一隻腳的鞋子朝Ramon的頭狂打,邊打還邊罵,氣急敗壞!最後,Ramon的媽媽也大義滅親地請其他乘客報警,並請司機直接把車子開到警局,親手把兒子交給警察。

圖/大檸檬後製首圖

在做筆錄的過程中,Ramon的媽媽一下子氣得說不出話,一會兒又心碎地對警方和其他乘客落淚道歉,表示自己沒把孩子教好。Ramon的媽媽說,「我們一家全都是基督徒,兒子也是基督徒,我完全無法接受兒子今日的犯罪行為,請警方把他送進監獄裡。」

雖然可以理解,Ramon自己肯定也相當錯愕,不過,做壞事的過程全被母親看著了,最痛苦的人,大概是Ramon的母親了!

延伸影音...

VIA jqknews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聲林之王冠軍預測,活動期間:1/19 ~ 1/24

關鍵字: 墨西哥搶劫親子母親兒子報警Ramon奇聞紅豆Q粉粿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一組親子照「凝住17年親情」 背景母親還捧孕肚,身旁兒已經等肩高

一組親子照「凝住17年親情」 背景母親還捧孕肚,身旁兒已經等肩高

攝影家汪曉青從2001年─2018年,偕著兒子拍下了一系列親子照《母親如同創造者》。不知覺間,原本還瞪著圓圓大眼在一旁玩耍的兒子,已經與媽媽並肩高了。

自閉女成績全拿D 暖父:沒關係,妳對我來說是「全A+女兒」

自閉女成績全拿D 暖父:沒關係,妳對我來說是「全A+女兒」

患有自閉症的小孩在社交溝通上,可能會遇到困難,自閉兒父母的教育與陪伴相當重要,是項旁人無法體會的艱難任務。

「爸爸死了跑車就歸我」富二代跟朋友約好開新車 逆天掐死老父

「爸爸死了跑車就歸我」富二代跟朋友約好開新車 逆天掐死老父

和其他青少年一樣,Alexander19歲時,正值青春叛逆期,看著身邊同樣是富二代的朋友們都開始開名車到處玩,他也覺得自己到了可以開車的年紀,希望爸爸買一台好車給他...

「人生勝利組都去死吧」邊緣宅被虎父母逼瘋,詭笑買刀衝上街頭

「人生勝利組都去死吧」邊緣宅被虎父母逼瘋,詭笑買刀衝上街頭

有時表現不符合父母要求,還被命令像狗一樣,把飯菜倒在地板的報紙上吃,不小心哭出聲就得挨揍,嘴巴還會被膠帶封起來,關進黑暗的閣樓裡。

火太大逃不了 絕望母把嬰兒往樓下丟 陸戰隊員路過張臂抱住

火太大逃不了 絕望母把嬰兒往樓下丟 陸戰隊員路過張臂抱住

火災逃生是人們遇到的一大困難,要如何從火場脫困是當下的考驗,如果這個時候,父母身邊還帶著孩子,應該要怎麼保護雙方的生命呢?

從小養成「溶屍癖」收集骨頭!連環殺手被霸凌長大 高中畢業願望:一定要殺到人

從小養成「溶屍癖」收集骨頭!連環殺手被霸凌長大 高中畢業願望:一定要殺到人

「那是我記憶他們的一種方式,記住他們的外表、他們美麗的軀幹,也同時想永遠將他們保存下來,如果我無法將之完整留存在身邊,那麼至少要留下他們的骨骼。」

掏錢買門票假裝被招待 想當網紅要先裝紅 拼命假代言連廠商都驚訝

掏錢買門票假裝被招待 想當網紅要先裝紅 拼命假代言連廠商都驚訝

網紅憑藉社群網路的影響力,不僅鼓動文化風潮、帶動流行,也為自己打造一條前景看好的創業之路。不過要做一個成功吸引粉絲的網紅並不容易。專家說,要當網紅,有一個辦法

名犬BOBO走失飼主哭斷腸!三天後…牠帶了兩個要飯的新朋友回家

名犬BOBO走失飼主哭斷腸!三天後…牠帶了兩個要飯的新朋友回家

但有一天,BoBo一出門就沒有再回來了,Kyle和Lauren相當悲傷和緊張,他們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到處找BoBo,但是都找不到牠,本來Kyle和Lauren已經絕望...

爸媽不給養貓 雲端養貓手遊《貓咪真的超可愛》 不小心就開貓村了

爸媽不給養貓 雲端養貓手遊《貓咪真的超可愛》 不小心就開貓村了

到底為什麼貓咪這種生物可以這~麽可愛呢?不管是優雅的走過或是慵懶的躺臥著,總是讓人一看到就忍不住想對牠說「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好不容易懷上孩子「被一群國小生殺死」 不孕婦哭著解開麻繩送子上路

好不容易懷上孩子「被一群國小生殺死」 不孕婦哭著解開麻繩送子上路

Seven在學校經常遭到霸凌,有一次放學,他在校車上差點被同學掐暈,另有一次,同學痛毆他,把他打得腦震盪,Tami和先生經常看兒子帶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