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女笑不出來! 娘家當她「無限額度ATM」倒會欠債報數字就好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別再把子女當成提款機了!

文/賴奕菁(精神專科醫師)

女兒是母親的提款機

「我媽報一個數字,說什麼時候要,我就得想辦法去變出來,按時給她。」她說。

「醫生,你問我當初為什麼會結婚……」思考良久後,她終於眼神空洞地回答我,「我已經想不起來了。」

水乳交融、不分你我的美滿婚姻是愛侶們的願望。畢竟,誰想與錙銖必較、自私算計的配偶共同生活。然而,像是「油」、「水」般不容,卻是很多婚姻無奈的現實。而曾經相愛,互許終身的兩人,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種局面呢?

*為了家裡,她無悔付出
她,在家中排行老大,是母親的得力助手。舉凡照顧弟弟們,學習手藝,盡早就業,賺錢都交給母親統籌、運用……為了家裡,她的付出,完全無怨無悔。他,是家中的老么,資質好,會念書。是全家唯一栽培到前往都市發展的專業人士。身為全家的驕傲,他絕不能辜負父母的高度期盼。

在青春正盛之時,兩人相遇了。他們都是努力、勤奮的個性,彷彿在對方身上看到自己,因此互相欣賞,也自然而然地相戀了。兩人原本都想先努力打拚,不急著婚嫁,但人算不如天算,她的父親突然急症過世。依照習俗,如果兩人不趕在短期內完婚,就得拖到三年以後。既然沒什麼不好,拖久了,難免夜長夢多,男方決定把親事辦一辦。

▲▼母親,家庭,情緒勒索(圖/Pixabay)
(圖/Pakutaso)

*結了婚,但心卻懸在娘家
於是,她在悲傷尚未平復之際,就渾渾噩噩地當了新嫁娘。滿懷愧疚,拜別了娘家的寡母。她的人,是嫁過來了。但,她的心,卻還懸在娘家。沒有一刻,能放得下。

「結婚是為了什麼呢?當然是希望能幸福啊!」學不會自私的她,希望每一個家人都能幸福。因此,她努力地付出。

生兒育女,煮飯做家事,回婆家時,就當乖媳婦。有機會,就回娘家看看。仔細回憶起來,她或許也有幾年傻傻的忙碌與充實。

*母親總是找她哭訴、索討
但,世事是會變化的。隨著弟弟們陸續娶妻之後,狀況變得複雜了。原本賺錢就不太給母親家用的兒子,婚後的金流,都被老婆掐著。

老媽媽找兒子問:「錢呢?」卻只見兒子兩手一攤。

如果老媽媽換成跟媳婦討錢呢?那麼,老媽媽還得先聽媳婦嫌她兒子不會賺錢的長篇抱怨。然而,老媽媽即使被損得悽慘,往往也拿不到夠用的金額。轉來轉去,母親還是一通電話,找她這個大女兒哭訴。

「我媽報一個數字,說什麼時候要,我就得想辦法去變出來,按時給她。」

*她成了身心科的常客
只是一個家庭主婦,哪生出來多的錢?!但母親似乎從來沒有想過,總認為錢不夠找女兒就對了。可是,丈夫只肯給勉強夠開銷的家用,哪會給她錢,拿回娘家?她只好將小孩送去托兒所,自己出外上班賺錢。

此舉,讓丈夫十分不悅。丈夫認為他都給家用了,如果她還出去賺私房錢,那麼,她就得負責所有家務,不該要他分擔。所以,丈夫凡事都丟給她。吃完晚餐,他就躲進房間歇息。小孩哭鬧,是她的事,洗碗、洗衣、打掃,更是她的事……

幾年下來,工作與家庭的雙重高壓,讓她情緒與睡眠嚴重失調,成了身心科的常客。

▲▼母親,家庭,情緒勒索(圖/Pakutaso)
(圖/Pakutaso)

*她是母親永遠的神燈精靈
她的母親即使稍有察覺,卻還是無止境地訴苦與索討。畢竟在母親的心中,她是永遠的神燈精靈。母親對她許的願望,還逐漸升級到生日擺桌宴客、寶石戒指、名牌包……逼使到她只好起了好幾個互助會,東拼西湊地應付著。

即使重男輕女的母親,在父親過世之後,直接將房產分給兩個弟弟,她也沒有異議。即使母親總是為兒子的不孝找藉口,但卻沒有體諒過她這個已出嫁的女兒。

糟就糟在她嫁的丈夫,也是個「孝子」。一放假,就要求她大肆採買,再拖著小孩,回婆家去承歡膝下。在婆家,她得當稱職的媳婦,接手打掃、煮飯,服侍夫家眾人。婆婆總是誇口自家的媳婦都不用工作,只要在家帶小孩、做家事,讓自己的兒子專心工作。在這種狀況下,她無法說出口自己也有工作,需要休息。

結婚久了,她發現丈夫相當計較。當有額外的花費時,他認為她也有賺錢,就要她掏腰包支付。即使他的收入遠超過家用,他也絕對不多分一點給她用,而是拿回家孝順公婆,接濟手足。

*她背負巨額債務
讓人相當不平衡的是,丈夫只需做自己的工作,分點錢當家用,剩下的收入,拿給自己的原生家庭,孝子與好爸爸同時達標。而她,得工作、做家事、做媳婦,總是忙得團團轉,卻又窮到捉襟見肘。

雖然小孩都需要她的照顧,但卻不喜歡勞累又暴躁的她,總是歡欣鼓舞地飛撲向爸爸……這讓她不禁懷疑,自己這個媽是當得有多失敗。

她的財務恐怖平衡在被某一個會腳惡性倒會後,給硬生生打破了。因為她是會頭,會腳們都來找她索討被捲走的會錢。突然間,她背負巨額的債務……

「我老公不管。他說,那是我的事情。被逼急了,就自己去死。」

屋漏偏逢連夜雨,娘家的弟弟們竟也吵著要賣房、分家。一個鬧離婚,要錢付贍養費;一個因婆媳不和,要另外購屋,拒絕與老媽同住。這下可好了,沒了老家,老媽媽是要住在哪裡?然而房子在弟弟的名下,誰也無法阻止他們賣屋。

自己已經夠愁雲慘霧了,母親又在自己的面前哭泣。兩個小孩窩在角落,搶手機玩,一點也不關心大人發生了什麼事。丈夫一進門看到這種狀況。小孩沒人顧,家裡一團亂,丈夫毫不掩飾地露出極度嫌惡的表情。

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好淒涼。為娘家竭盡心力,卻是個沒立場說話,嫁出去的「外人」。而在婚姻裡,丈夫也只當她是個糟糕的「外人」。

*精神科醫師專業分析
婚姻,就像精子與卵子結合後,成為一個不同於父母的全新生命。打算結婚的兩個人,必須要有精卵融合成胚胎,成立一個新家庭的認知。上述這段案例裡的夫妻兩人,他們恐怕都缺乏這種共識,就匆促結婚。

▲▼母親,家庭,情緒勒索(圖/Pakutaso)
(圖/Pakutaso)

*小家庭不是自己家庭的延伸
他們彼此都私心把這個小家庭當成自家的延伸──我是從父母家開枝散葉出來的,積攢了養分(財物),當然要往根部(老家)運送。當兩人都想挖資源往老家送時,將嚴重破壞新家庭的合夥關係,轉為暗自較勁與互相提防。長久之後,更認為對方很自私,且互信盡失。

所以,為人父母在欣慰子女終於成家之後,最好要調整心態。兒子要開始學習當丈夫,女兒要開始扮演妻子了。他們要擔任的角色愈來愈複雜(同時還是別人的女婿、媳婦,將來還可能為人父母),已經不單只是自己的孩子,對他們的需索要適可而止。

有些缺乏智慧的父母認為養兒就是投資,當然要討回本。不考量子女小家庭的狀況而需索無度,動輒以孝道壓人,往往成為子女婚姻的劊子手,而不自知。傳統的父系家庭,將兒子當成枝幹,媳婦當成是收編進來的附屬。所有的家業只傳承給兒子,不給女兒,以免女兒出嫁就肥水落外人田。

在這種思維下,只要是在兒子家的,就算是自己的。為了減少遺產稅,父母常會在生前就將家產分給兒子,然後接受奉養。此舉的潛在危機就是兒子如果不孝,老來還得流離失所,不得不慎。

*身為女兒,別再報喜不報憂
既然重男輕女,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為什麼母親還會向她要錢呢?我覺得很奇怪,她這才仔細思考:「或許是因為我一向報喜不報憂吧。」

為了讓娘家的母親安心,她向來只講好事,不講壞消息。久而久之,家人都以為她的境遇好,欲望愈養愈大,壓根兒沒想過她早已捉襟見肘,疲於奔命。所以,自以為體貼,而總是「報喜不報憂」,只是將家人養成任性而吃人的怪獸罷了。

其實,換一個立場想想,又有誰喜歡家人對自己隱瞞苦處,害自己在無意間變成了加害人呢?無論喜或憂,家人之間最好就是坦誠相告,相互扶持。畢竟,往任何一個成員傾斜,而導致那個成員折損,都是整個家庭難以承受的苦痛。

*建議她向丈夫爭取「勞務薪資」
至於,她會這麼辛苦,另一部分是讓丈夫剝削了。很多已婚男性覺得有給「家用」就很仁至義盡,認為自己在「養老婆」,這真是天大的笑話。試問,如果你請了傭人到家裡來,希望她全日工作,難道只要管吃、管住,就不需要另外付薪水嗎?當然不是。

所有的「勞務」都有相對的「薪資」,只是長期以來,主婦根本沒有得到應有的家務酬勞。家庭的運作需要「財務」與「勞務」兩方面來維持。既然婚姻是兩個人的,夫妻各半分擔,很合理吧。以下就以上述的案例來舉例。

▲▼母親,家庭,情緒勒索(圖/Pakutaso)
(圖/Pakutaso)

*精神科醫師教你突圍
先談財務面,如果水電、瓦斯、電話、網路、管理費、買菜、日用品……這些「家用」花掉四萬,以往全部都是丈夫出,那麼現在恐怕丈夫就會嚷著要老婆也出兩萬。但,這帳其實還有另一半的勞務面還沒算。

*她的「勞務」價值十一萬
包辦洗衣、打掃、煮三餐、採買……的專職管家,一個月如果沒有五萬,往往請不到人。全天保母,一個小孩算兩萬二,兩個要四萬四。採買物品到婆家烹煮與打掃,每一個週末算六千,一個月兩趟是一萬二。不定時的銀行跑腿、寄信、送便當等等雜務,一個月算四千。每個月林林總總,其實她的「勞務」就價值十一萬。

人夫千萬別嗤之以鼻,如果老婆哪一天不在了,還想維持同樣的生活品質,讓自己能專心工作,請人來做,就是要花這麼多錢(而且不保證能放心)。所以,這本帳應該這樣算。家用四萬,加上勞務十一萬,每個月,全家需要十五萬,夫妻對分,各負擔七萬五。

丈夫每個月應該拿出七萬五,其中四萬支付各種開銷,剩下的三萬五,支付妻子的勞務付出,而妻子需要分擔的七萬五,則以勞務折抵完畢。

*對母親設定停損點,勇敢說不
如果能這樣合理算清家裡的帳目,她每個月就有三萬五的收入,可以自由運用。如果她也能對母親坦誠以告,設定極限點,勇敢說「不」,那麼,就不會有後面的財務巨坑出現了。

此外,生在重男輕女家庭的女性,除了自強之外,更要堅持「權利」、「責任」相符。千萬別縱容男人只享權利,而自己默默承擔責任,保證最後會慣出媽寶、姊寶,讓你悔恨不已。

有些人可能會說,不是每個人夫都賺得到七萬五啊,難道要去搶劫嗎?唉呀,別這麼死腦筋,賺不到這麼多錢,就用分擔家事來折抵。家庭主婦不就是這樣嗎?

換句話說,每個月沒拿出七、八萬來的人夫,可沒資格拒絕分擔家事喔。

*延伸閱讀:「媽媽我把命還妳」家人就是酸民 女兒忍多年...一晚躍下屋頂

*本文摘錄自《好女人受的傷最重:精神科醫師教妳立下界線,智慧突圍》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書封(圖/業者寶瓶文化提供)

作者:賴奕菁

本文由 寶瓶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