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妹揭交易內情!Line茶姐多半帶把:邊嚼檳榔邊喊你哥哥

出門走跳,記得戴套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援交妹

「夢想只出現在舞台上,後台存在的只有現實。」──松岡圭祐《米老鼠的憂鬱》

「舒服嗎?」他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奮力地衝撞。

我自然地發出聲音並扭腰擺臀迎合著。「那裡」有八千多條神經,那一聲又一聲的低吟,我無法抗拒,任憑我如何「衝撞」,也無法抗拒這個社會既定的體制。

兩分鐘前,他緩緩進入我的「場所」,不能否認,那的確很舒服,我不自覺地喊出了聲音,但心理上是一種中立性感覺,甚至有著「做為場所的悲哀」。

時間的長短是由記憶所決定的,我決定不去回想現在與過去的任何一秒。

此刻,我不自覺想起大學某位教授在討論身分認同議題時,曾在黑板上寫下的「做為場所的悲哀」。這句話,原本是日本知名作家安部公房童年時曾身處滿州國,卻在戰後對於社會如何看待滿州國日本人的身分認同問題,感到的哀傷與憤慨。這是一種心理上的困境。

另一位法國存在主義作家卡謬的《異鄉人》也探討類似的問題:人們明明意識到某問題的荒謬性與矛盾,卻又假裝看不見,甚至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是何等的悲哀?處在困境之中,卻只能束手無策。過了幾十年之後,如此的社會窘境卻越來越嚴重。

「我忍不不住了!」

「嗯嗯,好,一起!」我公式性地應和。

如今,「身心靈」確實感應到安部公房式的憂傷:我的「那裡」,成為了一個小小場所,接納著各式各樣的不同悲哀,有時會抗拒這樣的認同矛盾,卻又不得不接受,每一個援交女孩都有著不同心理上困境。

「秋天妹妹,妳的胸部好美、摸起來好舒服,肌膚和腿的線條也很美。」套子裡裝著他的歡愉,卻是我不願再次想起的過程。我細心地幫他擦拭,也順便檢查套子有無破損。

我不討厭性,也能享受其中的興奮感,但這都是工作的一部分。完事後,反而感到解脫,並不會真的產生「小說式」的極度厭惡感或深沉悲哀。那樣太矯情了,倘若真的難過到無法承受,又怎有辦法一天做兩三次呢?感到悲哀的是無法抗拒既定體制的困境啊!在哪兒都一樣。

▲▼茶妹自白!Line上嬌嗲茶姐多半都帶把:可能邊嚼檳榔邊喊你哥哥(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秋天是我的「茶名」。「茶姐」小蘋當時要我想一個暱稱,腦中第一時間浮現的就是帶有淡淡憂傷的秋天。

附帶一提,雖說是負責業務與人力調度的茶姐,我們不會也不曾見到本人,但茶姐必定看過我們的影像、照片甚至身體特徵。茶姐也多半不是真的「姐姐」,大多數是男人,但實際和客人敲時間地點的通話一定是女孩們進行,這是既有的SOP。

有些純情客人受不了網路上熱情嬌嗔的茶姐噓寒問暖,甚至情不自禁喜歡上茶姐。我們當然不好意思戳破他們的美好幻想,冷冰冰地告訴他們「和你們熱絡聊天的都是男人唷!可能邊嚼檳榔邊和你們打情罵俏。」

據我側面瞭解,有惡劣的茶姐會藉此詐騙客人錢財。倘若被公司知道,下場當然會很淒慘。這行也講究職業道德與售後口碑,任何事業都一樣,必須有誠信與長久經營,才能確保穩定的高獲利。

茶姐們多半身處東南亞或是中國地區,根本不在台灣。這當然是為了躲避警方追緝,如果利益分配不均或勢力改變時,有些「公司」就會面臨被抄站的命運。稍具規模的公司,會把真正的據點設在國外,保護「茶姐」與業務中心,順便也幹起詐騙的生意。反正設備與人力成本都花了,多從事一項業務又何妨?

可是,茶姐絕對不能對客人進行騙取錢財的行為,每個部門都必須各司其職,不得踰越,分工合作,才能利益極大化。

手機訊息提示音響起,兩節(2小時)時間快到前的15分鐘,小蘋會傳訊息或打電話過來提醒(警告),避免我們與客人私下交易。

抽佣,就是公司與茶姐的收入來源。假若mm(妹妹)與客人有黑市交易,那公司不就虧大了?然而,虧大的是我們這些兼職mm。汽車旅館外頭現在也有兄弟等著呢!

對於下海不久的兼職mm,公司會派人保護,也是監視。一來是怕新mm不懂應對而出事,一旦有問題,能在最快時間內到房解決紛爭;二來也能在事後先取回費用,以免mm做幾次後拿了錢就落跑。

不用多說,膽敢這樣做的mm就會受到教訓,茶姐也會連帶處分。兼職妹妹多半會再出來接客,公司便會透過龐大的資訊管道找到她,佯裝客人上門再痛揍她一頓,甚至直接通報警察抓人,不但達到殺雞儆猴目的,也與警方交好,一舉兩得。

對了,為何要「加入公司」呢?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避免被警方查緝。

曾經有同事被警方「釣魚」──這明明是法律規定所不允許的,幸好當場打一通電話給公司,警察就摸摸鼻子、乖乖回家了。有規模與能力的公司,就是能擺平警方。

毒品、性交易、地下賭場,永遠都是「黑白共治」;既定的社會體制就是假裝看不見,不敢聞、不敢問。每個人活在這樣的體制下,都是荒謬的異鄉人。

所有界限都是人劃定出來的。縱然是在半沙漠和沒有界線的地方,終究只是人在自我設限而已。

我再度想起了安部公房寫過的一段話。

以援交女孩為例子,社會中其實存有著許多性需求者,其中有些是逼不得已,並不同於一般的尋芳客,因此產生了遊走法律邊緣的「手天使」公益團體:經過一定程序後,由心理師及義工協助重度身心障礙者完成「自我慰藉」。可是,一生只能「使用三次」,而且過程也不大舒服,大多數申請者事後都不會再尋求第二次協助。而用愛心做公益的「手天使」甚至被人們戴上有色眼光對待,根本是本末倒置。

這樣的體制是否就有改進的空間?所有的改變都是一點一滴的積累,而非一夕變天。既定的社會體制把援交女、性產業、必要性需求、以及這幾年最當道卻也非常不堪的「女體經濟」劃定界線,是否就是一種可笑的自我設限?

我穿上黑色胸罩與性感半透明內褲後,吻了一下客人的臉頰道別。我拒絕接吻,只能淺淺地吻,可以做愛,卻無法和不喜歡的人深吻。很多援交女孩和我一樣,並非只有我是特例。接吻,對於女人來說是很重要的儀式,它只能獻給自己心愛的人。

很是奇怪,可以深吻的mm,反而價位較低呢。不過,只能淺吻也是基於「健康安全性」考量。

「夢娜,白天教舞很累了嗎?今天晚上…妳方便嗎?」通訊軟體傳來了一則訊息。

噓!別說出去,「夢娜」是我的第二個化名。我瞞著公司與還不錯的客人繼續私下交易,畢竟公司抽佣的成數太驚人了。走出旅館外不久,公司的人馬上來取走超過一半以上的酬金。我心底泛起陣陣酸楚與不甘願的漣漪。

抬頭望著夜空,見到了一輪明月以及一直跟在月娘身旁的金星。無法自己發光的月亮,在黑暗沉靜的嘆息中消逝。

時間還夠,我打算化身為「夢娜」赴下一個約,讓我有一點點心動的交易。

*續下篇*

*延伸閱讀:偷20元地瓜葉罰5K,摸走3顆高麗菜免罰 法官自由心證界線在哪?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專欄*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關鍵字: 小檸檬接近無限透明的藍援交妹性交易成人援助交際賣淫嫖娼嫖妓外送茶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偷20元地瓜葉罰5K,摸走3顆高麗菜免罰 法官自由心證界線在哪?

偷20元地瓜葉罰5K,摸走3顆高麗菜免罰 法官自由心證界線在哪?

這些年來,「自由心證」、「比例原則」、「保留法律追訴權」等等法律用語,在一般民眾與電視上名嘴們的口中朗朗上口,甚至說得義正詞嚴,指摘司法體系運作的不是:法官又亂判啦!都是自由心證啦!

依法判決,卻被人民罵恐龍 法官:判死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依法判決,卻被人民罵恐龍 法官:判死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我這個「恐龍法官」無聲地把筷子擱在一旁。平時都是我要兩造儘速答辯、交互詰問與指揮訴訟程序,現在卻無力為自己的工作辯駁,連異議的機會都沒有。

夏季大勢瀏海剪起來! GET「八字蓬鬆瀏海」直接化身韓國歐膩

夏季大勢瀏海剪起來! GET「八字蓬鬆瀏海」直接化身韓國歐膩

最近打開社群網站,都能看到小姐姐們各種不同風格的瀏海造型!擺脫以往大家對瀏海造型單調的刻板印象~究竟這個夏天流行怎樣的瀏海造型呢?

電梯外面沒有人!深夜詭異聲「回7樓」 一問才知之前死過人

電梯外面沒有人!深夜詭異聲「回7樓」 一問才知之前死過人

電梯又開始下降到了六樓……「門開了」,這次換我出去看,果然還是沒人,我回到電梯立即按了關門,我忍不住心想,「不會每層樓都停吧?」

車禍引魂太兩光! 行經女騎士「劇痛爬上腿」超渡才知亡者搭便車

車禍引魂太兩光! 行經女騎士「劇痛爬上腿」超渡才知亡者搭便車

眼前隨著我唸經聲,出現的是一位穿著白色T,上面沾滿深紅色液體,但「沒有下半身」的一位年輕男子,分不清祂是跪著還是站著,我唸經,而祂也聽著。

娶一萬六千個老婆 印度傳奇英雄「奎師那」 是女人就想與他纏綿

娶一萬六千個老婆 印度傳奇英雄「奎師那」 是女人就想與他纏綿

青梅竹馬、圓月下共舞、愛人跟別人結婚……這些在「寶萊塢生死戀」中的經典橋段就是從「拉達與奎師那」的故事取的靈感。

化身陰陽師兄妹除妖!台灣團隊打造手遊《落櫻御神帖》 妖怪全是美少女

化身陰陽師兄妹除妖!台灣團隊打造手遊《落櫻御神帖》 妖怪全是美少女

延續了「落櫻世界」,推出了《落櫻散華抄》的外傳新作,但是沒玩過《落櫻散華抄》的玩家也別擔心,基本上兩款作品並沒有直接的關連,所以新手玩家可以放心入坑。

火災避難千萬不要「躲浴室」!浴室門多為塑膠製 易遭濃煙侵襲而窒息

火災避難千萬不要「躲浴室」!浴室門多為塑膠製 易遭濃煙侵襲而窒息

火災究竟能不能躲浴室?浴室裡有水,難道不行嗎?其實空間小、通常沒有對外窗且浴室門常為塑膠門的情況下,躲在浴室裡頭其實等於自尋死路。

學生科展「老師代打」氾濫 教話術騙評審 老師嘆:失去比賽初衷

學生科展「老師代打」氾濫 教話術騙評審 老師嘆:失去比賽初衷

許多作品的內容根本遠遠超過學生的程度,一旁他校的老師也跟著大吐苦水:「這個一看就知道是老師的作品,我們是來陪榜的,最後一定又是他得獎。」

三個孩子一個得重症 堅強媽跟子女聊死亡 女兒生病竟被說「業障」

三個孩子一個得重症 堅強媽跟子女聊死亡 女兒生病竟被說「業障」

「死掉就一下下。」已經穿梭在醫院好幾年的曾世媛,當時聽到這句話仍然嚇壞了,「因為以前她都跟我說她不要死掉。」曾世媛總會在喬妹做惡夢哭喊時,抱抱喬妹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