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全家留德!獨居嬤「無緣死」飄異味 保全敲門才見遺體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書寫社會與世界的憂鬱。筆名取自日本作家村上 龍同名作品,希望能成為台灣的多元化寫..

點評:這會是以後的我嗎QQ

鍵盤小檸檬】有獎徵稿中!最高獎金5000元,還有機會成為簽約作家喔!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保全

「老林、老林,出大事了!」一聽聲音就知道,是這個小型社區的前任管委會主委柴老爺在大呼小叫。明明年紀比我大,卻還是喊我「老林」。

老實說,我不怎麼喜歡柴老爺。靠著投機炒股搞期貨致富,在這個社區有兩組「物件」,市內精華地段也有一間小套房出租,地下室停車場還放了一台保時捷休旅車,與其說是休旅車,不如稱為炫耀用的裝飾品更恰當。

但是,更令人生氣的是:如此富裕,他卻享有「中低收入戶」的社會福利,從股市中的獲利也毋庸上繳所得稅。

「國家運作體制的漏洞還真多!」

「別管什麼洞或是漏水啦,快跟我來。」上氣不接下氣的他吐出這些話,帶有真出大事的慌張感,瀰漫在狹窄的管理室。

我手持保全公司派發的強力手電筒──可當作短棍使用──和柴老爺前往他的第二個物件。我記得這裡住了一位年過七旬的老太太,偶爾會向我點頭致意,一週頂多出門三、四次買些日常生活用品與食物,幾乎沒有訪客上門,逢年過節也沒有親人探訪,唯一一次是前年春節時,長年久居德國的兒子帶了新婚妻子來探視。

▲香皂,肥皂,照護,老人,阿嬤,護理師,照服人員,獨居,臥病。(圖/視覺中國)
▲阿嬤長年獨居,長居德國的兒子上次回家探望,已經是前年的事/示意圖/視覺中國(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老林,你有沒聞到什麼奇怪味道?」

等不及回應,身為基層保全人員的我,直覺本身在內心深處顫抖:老太太恐怕離開人間了……

「柴老爺,我大概知道了。你是最後一個見到老太太的人嗎?」

「這……我……」

「不用擔心,等一下警方也會問你,我只是先作確認。」我用安撫口吻解釋。

「五天前她買了蔬果回來,恰巧碰到。雖然是房東房客的關係,但是她一個人住在這裡,總還是會擔心。」緊張的他默默在眼角沁出了淚水,「老太太總是預付一年份的房租,是個好房客。我心想送個中秋禮盒給她,順道請安,卻發現一股異味,這才想起來前天晚上從樓下往這裡看,也沒發現客廳的燈光。」

我隨即通知派出所,等員警抵達後一起進入。柴老爺安靜地在外面等候,他不敢面對「死亡」本身;即便「死亡」存在於你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老太太疑似心肌梗塞而撒手人寰。屋裡頭保持得相當整潔,臥室床頭櫃上擺著老伴和兒子的合照,思念的情緒圍繞著老太太的身軀。

日本前幾年撼動人心的「無緣死」社會議題,似乎也開始進口到台灣了!高齡與少子化社會,加上網路過於發達導致人群間的疏離感日趨嚴重。左鄰右舍互不相識,獨居、繭居以及容易成為街友遊民的狀況不見改善,很多人就這樣安靜地「消失」,在人生終點前無聲地哀嚎,寂寞孤獨是誰也聽不見的暗夜吶喊。

▲▼兒子全家留德!獨居嬤「無緣死」飄異味 保全敲門才見遺體(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隨著高齡化加劇,「無緣死」成為許多獨居人的結局/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紐約時報曾報導一個案例,一名高齡男子的帳單欠繳,電力公司前去搜查才發現了他的骨骸。然而,日本和台灣許多人都會透過銀行帳戶自動扣繳水電費,繳納帳單也不需與任何人互動。這也代表,有時得等好幾年後,由於帳戶被扣得精光,才會發現用戶實際上早已死亡。

日本政府的對策是加裝偵測系統:偵測水龍頭是否好幾天沒用?電燈或瓦斯是否好幾天沒開?如果偵測到這些徵兆,就會立即通知家屬。

看完這些報導後,我苦笑著。還真是順應簡(繭)居的風潮啊!人們要的不是「啊,我死了,請來幫我收屍」,死後不孤獨又有何用?不再孤獨死、無緣死,而是滿足心靈上的空虛而離世,不才是重點嗎?

「國家社會運作的體制漏洞還真多!」

救護車與員警安靜地離開,猶如簡單的送行隊伍。此時,住在老太太對面屋子的「鄰居」才出來探望,訝異地不敢相信。我閉上眼,雙手合十,想像著自己倒臥在屋內被人發現的景象……不,真的會有人發現嗎?腦中再度浮現老爸的身影。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雨天打滑很多都自撞變肉醬 往生室人員告誡:千萬別剎車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