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20元地瓜葉罰5K,摸走3顆高麗菜免罰 法官自由心證界線在哪?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書寫社會與世界的憂鬱。筆名取自日本作家村上 龍同名作品,希望能成為台灣的多元化寫..

點評:長姿勢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為作者蒐集資料與訪談後代筆而成,涉及個人觀點,請斟酌閱讀。
※職業:法官

「人們先入為主的觀念實在很令人傷腦筋。明知道肥皂泡中有空氣,只因為眼睛看不見就忘記它的存在。以這種態度生活,如果不能漏看人生中的許多事情,還真是萬幸。」── 東野圭吾《偵探伽利略》

上次忘了付帳、差點變成詐欺現行犯,我暫時不敢再去上次那家麵店了。幸好辦公室附近的這攤滷味據說還挺好吃的。

「X!剛才明明就是一顆12碼罰球啊!那個什麼VAR的不也說要罰球嗎?結果竟然不算數。害我的一千元沒了。」老闆髒話脫口而出,揉掉手上運動彩券,雙眼依舊怒瞪身旁的小型電視機,「他X的『自由心證』,裁判肯定自己有下注,濫用自由心證取消罰球。」

世界盃的熱潮繼續席捲大街小巷,但四年也就只有這一個月了。老闆的話傳到耳中,格外刺疼我耳膜的是「自由心證」四個字。

這些年來,「自由心證」、「比例原則」、「保留法律追訴權」等等法律用語,在一般民眾與電視上名嘴們的口中朗朗上口,甚至說得義正詞嚴,指摘司法體系運作的不是:法官又亂判啦!都是自由心證啦!

▲▼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開庭,審理,官司,按鈴申告,申告鈴(圖/記者周宸亘攝)
▲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然而,大家是否都直觀地用「字面上意思」去看待這些專門用語?甚少有人如同偵探一般,仔細探究這些法學用語的真正涵義。實際上,就我接觸到的人們使用這些用語的方式來說,沒有一個是正確理解的!甚至很少有人知道法律追訴權是無法保留的,一旦時效過了,就再也無法主張。

拜年輕時熱衷足球賽事的前男友所賜,我對足球還算有相當程度的瞭解。彼時,我們常在寒冬深夜,先溫柔地做愛,接著一起準時在凌晨2:45分收看激情的歐冠聯賽。

方才檢視慢動作重播鏡頭,主裁判對於是否該判罰點球擁有法定的裁量權,而且根據相關規則,他確實運用了「自由心證」否決12碼罰球的輔助判決要求。老闆倒也沒說錯,只是誤打誤撞罷了。

「該罵的不是自由心證,而是裁判是否有濫用自由裁量權啊!」我暗自嘀咕。

自由心證,一點也不自由。

不論是司法判決或社會中的每一個集體決策,絕對沒人敢保證是百分之百正確無誤、都是最好的決定。因此「正當程序」才是重要的型塑。簡單來說,也就是透過儘可能嚴謹、公平、公開、可做事後檢證的中立性程序機制,來確保最後結果做出的最高正確性。

刑事判決也是如此啊!所謂「自由心證」並非法官可依據職權恣意做裁判;相反的,法官們受到了上級法院曾做過判決的無形制約、刑事訴訟法上嚴格的證據法則適用,必須反覆調查、比對筆錄。煩都煩死了,哪來自由可言?

真想如同「包青天」一樣,愛怎麼判、就怎麼審。自己起訴行為人接著又自己審判犯人──這樣難道會有無罪的嗎?這樣不是打自己的黑臉?與其說自由心證很糟糕,不如該檢討究否有濫用自由裁量權才是。

▲▼一樣是偷菜「一個罰5K一個免罰」差別在哪? 法官:這叫自由裁量(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自由裁量權,簡單的舉例解釋,之前新聞報導一位老婦人偷拔了鄰居的20元地瓜葉,被法院判罰5000罰金;又有一位老阿嬤撿拾菜園「疑似」主人不打算收成批售的三顆高麗菜被控告。

很多人質疑20元地瓜葉換來5000罰金,是否不符「比例」,或法官又自由心證隨便判個「價錢」。實際上,偵查的檢察官可依「微罪不舉」規定,要求第一件案子的婦人道歉、賠償即可,但該檢察官卻硬將老婦人起訴到法院。這裡雖然有討論空間,可是檢察官的確是合法「行使自由裁量權」,並無自由心證空間。

承審法官經過刑事訴訟法的證據調查程序,發現老婦人確實有竊盜行為並且坦言不諱(自白)、事後拒絕道歉也不願賠償,此時並不能很「自由地」心證「反正只是20塊錢地瓜葉,何必判個竊盜罪為難呢?」,反而在「自由心證」原則下,符合調查程序、證據取得無問題、事證也明確無疑,那麼法官必須根據平等原則而給予竊盜罪成立的判決,一點也無自由心證的空間吶!至多只是在量刑上有依據法律規定的「自由裁量」空間罷了(司法院本身也有頒布量刑資訊供參考)。

至於第二個案例,檢察官不予起訴,農地主人很是憤怒,便批判是自由心證的濫用。其實不然,在經過反覆訊問與調查農地主人平日收成過程與習慣後,老阿嬤誤以為撿拾的是不要的高麗菜。農地主人過去確實有將不欲批售的作物棄置農地的習慣,因此老阿嬤誤以為,這次放在那裡的也是不打算販售的高麗菜,才撿拾回去烹煮。

看似有竊盜行為,卻因沒有明確的竊盜意圖(至多是「過失」,但竊盜罪並不處罰過失犯),而給予不起訴處分,並非自由地心證說「啊,這點小事不用到法院啦,也不構成竊盜罪。」相反地,這些都是合乎法規的自由裁量行使,更是經過嚴格的證據調查與評價,這才是真正的「自由心證」後的結果。

自由心證,乃是「(法官)可以自由評價證據」的原則。像包青天那樣的審判,看似公正威嚴,實際上卻是不符法制,卻很符合一般人口中誤用的自由心證:一切都隨包拯心裡那把尺去審判與認定證據,非常自由啊。

我再度嘆了一口氣。方才那球的決定是符合裁量權限,老闆,你可怨不得啊。

「小姐,您的滷味好了,總共180元。」
「……怎麼有點……貴?」糟了,我忘了先詢問「時蔬」的價格。

「很不好意思,最近地瓜葉與高麗菜有點貴,您剛才也沒問,我一時也疏忽沒提醒,真的不好意思,再少個10元,就當成『自由心證』好了。」

我拎著熱騰騰的滷味,手中握著零錢,暗自咒罵了一下一點也不自由的「自由心證」。

*延伸閱讀:依法判決,卻被人民罵恐龍 法官:判死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看更多*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本柴正常發揮有意見膩?」 四腳朝天瘋狂扭動磨地板像隻蟲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