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度玩家為何越來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嚇出來的」

胖丁呷麵/真新鎮K歌王

大檸檬最愛吃麵的新人胖丁。偶像是夏亞,最討厭阿姆羅。喜歡寫科學新知、奇人軼事、偶..

點評:重度玩家表示:沒朋友啦!

文/胖丁呷麵

甚麼樣的人會喜歡《旅行青蛙》?一般人的直覺答案應該是那些輕度玩家,玩著手機輕鬆的遊戲;相對於胖丁這種愛玩《魔物獵人:世界》的重度玩家而言,這兩者簡直身處兩個世界,似乎像兩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點。

但這個世界似乎沒有像上面直覺地這麼簡單。在上次那篇《評旅行青蛙的五個缺點》文章刊出後,胖丁看到了許多網友的反饋,發現原來有些輕度玩家曾經是「重度玩家」,曾很癡迷會花時間玩複雜的遊戲,後來各種因素(長大了、交女友結婚了)而放棄了,只能滑滑手機輕鬆喘口氣。

但看到最多人反應的就是「很多遊戲都太難了」,例如剛開始打LOL還覺得有趣,願意花很多時間研究、想玩得更好,打到金牌後就開始被高手虐殺,自然就失去了玩遊戲的樂趣,要繼續勞心勞力上去被虐,還不如看看青蛙兒子流浪去更好。

這也許是許多人之所以不玩太複雜遊戲的原因:挫折感太重了!在去年底外媒Kotaku甚至發了一篇文章呼應這種現象,當作者Ethan Gach正在玩著《德軍總部2:新巨像》(以下簡稱德總2)這樣的超級遊戲大作時,他感覺得自己深深地被這個遊戲羞辱了,到底為什麼呢?

如《旅蛙》輕度玩家為何越來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嚇出來的」(翻攝自遊戲德軍總部2新巨像)

當打開《德總2》的開始新遊戲選單後,迎面而來的就是這種選擇難度的畫面:

「我能玩嗎爸爸?」(最簡單)

「不要傷害我。」

「放馬過來。」(普通)

「我就是死亡的化身。」(很難)

如《旅蛙》輕度玩家為何越來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嚇出來的」(翻攝自遊戲德軍總部2新巨像)

Ethan Gach就提到,剛開始為了正常的遊戲體驗,他選擇了遊戲推薦的正常難度"放馬過來",結果無論玩到哪裡,都是被躲在角落的納粹小兵開槍暗殺,因此Ethan Gach差點氣到把PS4整台往樓下扔,但他秉持著還沒完全體驗過這個遊戲一遍的想法,因此他就放下了那個無謂的自尊心,重新選擇了「我能玩嗎爸爸?」,結果這卻讓他得到無比的滿足感,他感覺自己就像無人能敵的殺人機器一樣,瞬間那股遊戲的挫敗一掃而空,這才是在玩遊戲!

但看著一開始的難度選單畫面他就為此痛批,這個咬奶嘴的形象,就好像是在跟玩家說,「你是個廢物所以你才能選這個難度」,光這一點就讓玩家感受到很不好的遊戲體驗,最後導致很自卑。

如《旅蛙》輕度玩家為何越來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嚇出來的」(翻攝自遊戲德軍總部2新巨像)

雖然也有其他的網友早就澄清,這並不是製作團隊對於那些沒有遊戲天賦之人的嘲笑,而是在25年前的初代遊戲中,這個形象就已經建立了,也就是說這只是遊戲製作人遵循遊戲的傳統。

但如果不是遊戲老玩家,怎麼會知道這只是製作團隊一如既往的幽默呢?製作團隊當然很無辜,但玩到不符合自己難度遊戲的玩家更無辜,誰玩遊戲不是為了追求滿足與成就感?(當然除了那些自虐廚…)像Ethan Gach還算是好的例子,相信一定有人在玩《德總2》或是其他硬派的遊戲後,直接被嚇到了,即使是個有天賦的電競選手,也有可能被嚇得不敢再玩類似的遊戲,因為他從不知道這款遊戲,或是這種遊戲的樂趣在哪裡。

如《旅蛙》輕度玩家為何越來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嚇出來的」(翻攝自遊戲德軍總部2新巨像)

當越來越多遊戲新手,被嚴肅或者困難的遊戲「嚇成輕度玩家」時,也不難想像為什麼在這個年代裡《旅行青蛙》《寶可夢GO》會爆紅。

在早期紅白機年代,由於技術與遊戲容量限制,常常會把遊戲製作的很有挑戰性,光拿起遊樂器手把玩著《洛克人》就覺得樂趣不斷;但隨著現代人越來越忙碌,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許多人拿起搖桿開機後就被感到壓力與陰影,多少人買著Xbox One、PS4都在家堆灰不開機,到底這幾年間甚麼東西變了呢?

輕度玩家與重度玩家的分化原因,我想就跟許多棄坑的老玩家的心境一樣,在遊戲速食化的今日,人們已經很難靜下來好好玩場遊戲,甚至專心探索遊戲的樂趣,更何況花時間還可能被電腦虐!只能感嘆在這個時代,想要玩到體驗到遊戲的純粹樂趣還要靠點運氣。

時代已經不同,遊戲難度開始在排擠甚至是嘲笑新手玩家時,我想在大部分在遊戲中受過挫折的人,已經不願意再嘗試類似的遊戲了!

雖然想玩遊戲的心都是一樣的,但重度遊戲迷胖丁看著越來越多的朋友開始玩起手機,已經不玩遊樂器與電腦遊戲時,真的只能感嘆,能一起玩遊戲的朋友真的越來越少了...

▼但近期還是有好作品的,例如這款瑪利歐奧德賽,輕玩家玩起來也沒啥壓力

▼▼▼▼快來幫胖丁按個讚▼▼▼▼

參考資料:knowtechie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彰化6旬志工嬤外車道突內切 左轉444巷遭撞飛40m身亡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