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人魄煉「陰罡身」!七旬老道士不想死 辦葬儀社收錢害命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我還以為這都是鄉野傳說。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續上篇<<<

回到台北後差不多一周,又接到小易的電話。內容大概是說,易媽媽雖然醒了但狀況不怎麼樂觀,整個人睡睡醒醒,而且自從那天短暫甦醒後,意識漸漸不太清楚。聽得我是滿頭霧水,我聽過人會在受創或疲累的時候昏迷,但是在醫院好好的,人醒著醒著卻又暈倒了是怎麼回事?

掐指一算,沒結果;攤開桌巾米一灑,還是沒結果;逼光頭王用塔羅占一次,依然沒結果。卜到這地步還沒結果,我怒了。掏出紙筆,屏氣凝神,今天要算不出個結果來,我命玄兩個字倒過來寫……玄命好像也不錯聽,要不換個名字?

重點是,我在霧茫茫中看到一個鶴髮雞皮的老先生,正手持鈴鐺跟魂幡,不知已經收了多少人的魄了。但我也就只看到這一幕,接著雙眼一痛,被強制踢了回來。

我揉著發脹的雙眼,一邊打給小易說:「上次你跟我說的葬儀社有問題。」

「媽的,我早就覺得他們有問題了,那麼誇張的錯都能犯,要不是騙子,要不就是有問題啦!你有時間下來處理嗎?」

問題來了,下台南可以,可是上次處理完事情之後,因為種種原因,老玄我的木刀木劍等傢伙都不見了。要處理一般事情還好,但遇上這種大型幹架任務,我就力有不逮了。人都救一半了,總不能就這樣放棄吧?可是因為派別,我的能力有將近一半都得靠法器。更何況,這種道士間的鬥法絕對請不到御旨,請不到御旨就調不到天部兵馬,只能盡量請自家供奉的神明出馬。

想來想去我決定還是接了。出發前,我回到法堂請師弟幫我帶個東西,接著包袱款款一路南下。道士這圈子其實並不大,除非是只修道而不辦事,那就另當別論了。很快的,我就從其他朋友那邊打聽到了這間葬儀社的主事道士,是個很資深的前輩。

一般來說,新開的葬儀社是不會有太資深的道士加入的。為何這位資深前輩會在其中?而且經過我的調查,還是名列「鼎」字輩的呀!

知道啥是鼎字輩嗎?六十四代張天師排「宏」字輩,再來就是「鼎」,接著就是「大」。我雖然年輕,但師父也算是滿老才收了我,所以我是「大」字輩。換算起來,這次鬥法的對象起碼比我老了50歲。就算我再天賦異稟,要鬥贏老人家也很吃力,更遑論我還沒有法器在手。

我問過不少人跟看了一些典籍後才發現,原來這位老道士已知自己不久人世,所以想收集人魄煉成「陰罡身」,讓自己逃過一死。握槽啊,這類用魂魄煉起來的東西我一直當作童話看,沒想到真的有人試圖煉這東西。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收集人魄絕對不敢聲張。而為了救人的我們當然是有多少救兵就搬多少了。

到了小易家,小易說,易媽媽三天前人又開始迷迷濛濛。事不宜遲,我擺好了法壇,雖然在醫院做更好,但是這種正式法壇太招搖了,我怕被保安翻桌。失去了木刀木劍的我暫時只能用金錢劍,著實不順手。

待我跟小易家的眾神明說明完後,薛老大已經興致勃勃的點齊兵馬準備出發,還好被我攔下來。將我的御靈喚出來時,薛老大已經等不及了,但第一個衝出去的竟然是趙真君。到底是誰跟我說趙真君溫文儒雅,一身正氣的?這一副聽到要打架就衝第一的是誰?

趙真君衝出去之後,我就再也攔不住了,侯府、薛老大、日月童子,甚至連濟公禪師也湊上一腳。我趕緊請鍾馗老大調陰兵陰差來助陣,但就是這麼緊急的時候找不到祂老大。還好小易家有奉一尊更大的東嶽大帝,雖然也是個分靈,但是調陰兵陰差夠用了,接著我再遣我的御靈前往醫院。

一陣又一陣陰風向外吹去,原本的晴天忽然變陰了,隔沒幾條街的台南市竟然下起雨來。我一邊搖鈴一邊聽著現場直播,老前輩不愧是老前輩,我跟小易請了那麼多尊神還是壓他不過。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連陰兵陰差也加入戰局,門外也下起了毛毛細雨,如同陷入膠著的戰況一樣。

還好這前輩老歸老,還是會用FB。我利用FB搜尋那個葬儀社,連結到那位前輩的帳號,原本只是想勸他做人不要太無情,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更何況這次人命關天,卻沒想到只換來了一句「臭小子,別多管閒事」。

最後,連保生老大都被請了出去,但只能壓制,就是不能擊潰對方。煩躁感越來越重,鈴聲跟頌經聲也越來越急促,直到我最後一下將金錢劍用力往地上一摔。真該死,還是只能用那招了嗎?

我從口袋掏出一個小小的、不到巴掌大的玄天上帝神像。小易不明所以的看著我,擁有感應的他也知道現在狀況膠著,卻不明白我掏出神像想幹嘛。我一咬牙,再次劃破腕內,血液流淌到神像上,我另一隻手一沾硃砂,彈了彈神像。

▲▼拘人魄煉「陰罡身」!揪黑心葬儀社竟牽出兩代道士鬥法(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神像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恭迎玄天老大。」我一拱手,玄天老大來迎了。祂一撇眼,我差點雙腳發軟。平日不做虧心事,但是我幾乎一年沒回過法堂給他老人家參拜了,每次回去都只是在法堂門口把那些收來的怨魂嬰靈倒一倒,幾乎連門都不進,只要師弟要處理好我就跑了。也難怪剛剛玄天老大面色不善,除了上次因為狗狗黑羅的事情回去一次外,過年到現在我都還沒回去過啊!

「臭小子,等下再找你算帳。」玄天老大丟下這句話後,就持著祂的劍走了。這時,小易才喘著氣問我。

「老玄,剛剛那是?好大的氣勢啊。」廢話,玄天老大啊,也是道教的流氓老大耶,怎麼可能氣勢不強。

不過,我心中的大石頭也終於落地,連玄天老大都請出來了,這下總沒問題了吧?我跟小易交代了幾句,偷空抽了支菸才回來觀察。不多時,窗外的綿綿細雨開始停了,天空也漸漸轉晴,終於有結果了。

我再次舞動令旗喚回我的御靈,御靈、陰兵陰差跟六部兵馬回歸,眾位老大也一一歸位,看來事情是處理得差不多了。雖然開心,但也有隱隱的不安。眼瞧除了保生老大之外的眾神都到位了,我走到門口,遠遠望著扛劍慢慢踱步回來的玄天老大,趕緊一拱手高聲說:「恭迎玄天上帝聖駕。」

「哼,臭小子,禮貌都不會了,嗄?」玄天老大,您這就是一副找碴的樣子,所以我剛剛才那麼不願意請您出手啊啊啊!

玄天老大一氣之下把我數落了一遍,從頭到尾不喘一口氣。好吧,我是真的惹毛老大了,畢竟連人在國外的也會每三月回來一次,我卻除了過年幾乎都不大出現,上次請師弟把小雕像帶給我也是怕進去會被罵,到頭來還是被慘削一頓。

「是,弟子知錯,回去立馬去法堂覆命。」我急忙打斷玄天老大的數落,畢竟再讓祂念下去可不會氣消,只會越念越火大而已,何況我身後還有個小易,總不能讓客人一直跟我跪著吧。

「你,知錯了嗎?」玄天老大總算停住了。就在我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只見祂右手舉起,「那麼這次就略施薄懲吧。」祂竟然將劍往我身上一放。

「老大,等下!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趴在地上哀嚎。玄天老大一定跟關爺爺串通過,上次去廟裡拜關爺爺的時候也是被一刀壓下去。老大的劍不大把,但重量可不是開玩笑的,趴下去的瞬間,我就聽到我的腰「啪喀」一聲。

「腰腰腰,我的腰啊!閃到了啦!我會回去啦,我們回去再說啦!」我是真的痛到連叫帶唉的求饒。小易不明所以的看著我,不懂我怎麼請來老大反而被懲罰。

「好吧,就先這樣了,那女子的魂魄我已經叫人去請歸位了,這個小道士的魂就交給我,我回去會給他一點懲罰。」語畢,玄天老大就將祂的劍給收回去了。好吧,比上次好了,上次關爺爺可是讓我趴足了整整40分鐘啊。

「可是,有修行過的人不是都要直接送到五殿下(閻羅王)那邊受審嗎?」我弱弱的提出疑問。

「老包那我會去說,你就不用管了,我要走了。」

「恭送北極鎮天真武玄天上帝。」您老快走吧,再不走老玄我都要羽化了。

好容易送走了玄天老大,我也跟小易說明了來龍去脈,他差點笑到閃到腰。X,最好是那麼好笑啦!

當晚,我就回台北了。過了幾天,小易很緊張的打給我。「老玄啊,我媽的狀態好像怪怪的耶?」

「怪怪的?不是說發燒跟睡睡醒醒是很正常的嗎?哪裡怪?」

「不是啦,是我媽她現在已經醒了,只是感覺好像不是她耶,眼睛佈滿血絲,而且眼神也很奇怪。」

「唔……只是魂魄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挾帶到其他的生魄而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請你家趙真君幫忙處理就好啦。對了,事前不要敬酒,喝多了會手抖,切壞了就不好了。」我有點懶得再下去一趟,畢竟這是小問題,特地下去還要多花一筆,不划算啊。

「還是你來好了,我比較心安。」小易很給我面子。既然他都這樣說,為了我的生活費,我只好忝著臉再去一趟了。

到醫院時,看護大姐信誓旦旦的說,易媽媽的狀態很奇怪,昨天還用充滿血絲的眼睛瞪著她看,把她嚇一大跳。我仔細看了下易媽媽,果然是上次陰差入魂的時候忘記護體鎖魂才導致這樣,我將易媽媽身體裡不屬於她的魂魄帶走,並交代小易,沒事就催一催祝由十三科跟金光神咒。

現在,在醫院的易媽媽已經恢復意識,狀況都在好轉中,之後如果還有變數,我會再跟大家報告。起碼,以後我去台南總算有個像樣的法壇可以幫忙辦事了。

我是行走兩界,替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說真的,救人一命的感覺,真好。

>>>命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女孩輕拍吉娃娃萌喊:躺這邊 毛孩秒獻肚肚網友全被融化啦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