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500元檳榔買魂魄!道士和矮靈談判 扯出黑心葬儀案外案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上山要小心……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續上篇

約莫過了五天,凌晨時分,我又坐上了客運一路搖晃到小易家。前一天小易去天壇請領了御旨,供請家裡的薛府千歲出馬。明明就是個流氓,卻硬要師出有名,我也是醉了。出發前,我們還請了大小令旗,點齊兵馬。小易帶著神像,我背著我那不久後就遺失的三把刀劍,一副要奔赴沙場的樣子。

▲▼人魄被綁上山!兇手竟是矮靈 道士靠菸酒檳榔談判放人(圖/記者莊祐晴攝)

▲▼人魄被綁上山!兇手竟是矮靈 道士靠菸酒檳榔談判放人(圖/記者莊祐晴攝)
▲御旨(圖/當事人提供)

我和小易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在山裡面轉了又轉,好不容易找到植葬園時,都已經是中午了。我燒了紙錢,請出在境土地,卻得知這一區是歸當地山神管轄,而這位山神已經沉睡很久了。山神是一山之神,也就是說,在這山上所發生的任何事他都有權力管上一管。基本上呢,除卻名山之外,其他的山神幾乎都是古靈類的,沒有所謂正式的神格。

我們出發前有討論過,最糟的情況就是易媽媽被山神扣住魂魄,如果我們請出御旨又說不動對方的話,勢必得開戰了。我擺好法壇,燒了半天的香跟紙錢,周遭絲毫沒有動靜,唯有附近的亡魂試圖要分一杯羹。不過薛府千歲在此,這種鳥事就不需要我多分神了。

第三次搖鈴前,我抽了一根菸,忽然菸被一陣怪風捲落地面,我愣了一下,就在小易要幫我撿菸的時候,我大喊了聲「等一下」。

我知道了!我拿出了三支菸,又斟滿米酒灑滿壇前,再一次儀式,這次終於喚出山神了。山神長什麼樣子?說真的我見過的山神不多,只知道每位都很大,大到一隻眼睛張開就在我腳下蓋過整張桌子。

「山神老大,這個,最近有位女士的魂魄被扣在山上了,您知道嗎?」我客氣的詢問。

「……」山神不回答。

「這個,我知道當天的喪禮儀式可能有得罪您的地方,所以您才扣住魂魄以示懲戒對吧?」我繼續問。

「……」山神依舊保持沉默。

「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請您將她的魂魄放回來?畢竟這樣子扣住活人魄也是有點小題大作了不是嗎?您有什麼需要的,三牲四果我都可以請人準備。」我厚著臉皮繼續說。

「……」祂微微皺起眉頭(?),但還是不說話。

「你再不說,我就遣調兵馬,每天搜山鬧得你沒辦法休息!」這句霸氣測漏的話絕對不是我說的,是人家薛老大說的。果然有神格就是不一樣,有牌流氓啊!

終於,我感到腳下抖了兩抖,一道沉悶且不耐煩的聲音說:「檳榔、菸、酒,不是我,在山裡,別亂殺,我,不怕你。」

好吧,起碼人家願意說了,我趕緊安撫兩位老大的情緒。山神他老人家也沒多計較,說完,眼睛又闔上了。

既然魂魄在山裡,多半是被山裡的東西給扣去了。說到山裡的東西,我想到的跟你們一樣,魔神仔、紅衣小女孩,自從之前被祂逃過一次之後,又要再一次槓上了嗎?我心中隱隱的不安,那畢竟不是鬼而是妖,可不是薛老大的專業啊。

於是我另外備了三碗酒,鈴聲作響,旌旗飄揚,隨著鈴聲跟舞動的令旗,一隊隊薛府兵馬已然列隊整齊,接著薰煙裊裊,宣讀御旨,燃燒的紙符落下,我的手印蓋上御旨,令請六丁六甲,又是一隊兵馬,隨我劍指,橫蕩群山。不一會就有兵士來報,找到扣人魂魄的……東西了,同時山上吹來一陣怪風,地面隱隱作響,似乎還伴隨著巨大的吼聲。

我一聽坐不住了,這麼多兵將還奈何不了,可不是一般的魔神仔啊,這下我一定要上山一探究竟了。我脫下道服,換上運動鞋,背著木刀、帶著布條、鎖鍊、求生刀,交代小易顧好場子,就唰的一聲躥進山裡。別意外,老玄以前可是在山裡做過獵人的

▲▼人魄被綁上山!兇手竟是矮靈 道士靠菸酒檳榔談判放人(圖/記者莊祐晴攝)
▲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一路有路走路,沒路開路,遇到山壁,還好大學有修攀岩,好不容易闖到一個世外桃源(俗稱鳥不拉屎)的地方,我看見一隊隊兵馬跟一群又矮又小的東西在對抗,還有很多隻鎖住了中間一隻大隻的。我知道,你們都想到了紅衣小女孩跟她的魔神仔好朋友對不對?

錯,是矮靈,就是矮靈祭的矮靈,那個特大隻將近兩層樓高的就是部落酋長。我雙手一劃,血液汩汩流出沾濕了我的木刀跟鎖鍊,持咒手解印,赤雷斬妖邪,趁其不備,一刀打在他的膝蓋。喉為氣之結,鍊子往喉嚨一套,封靈禁氣,塞進木刀,人抓到了,我是說矮靈老大抓到了。我轉身就跑,那邊幾十隻黑又矮的東西發了瘋似的追上來。

我一路連滾帶爬,好不容易回到大路上,已經渾身沾滿泥土了,一路馬不停蹄的衝進法壇。其他的矮靈則是站在樹林邊死巴巴的盯著我,一副要把我活吃的樣子。小易看到我的樣子驚呆了,但是更驚訝的還在後面,等我將矮靈老大放出來時,一股腥風從我周遭竄出,小易連忙跑到附近喘氣。除了法壇,連放在遠處的金桶跟一些雜物全部被吹得歪七扭八。

真是老朋友啊,由於我從前待過的山上也住著一群這樣的朋友,所以我對他們並不陌生。只是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對人其實是有點敵視的,而且他們通常是靠亡者或死去動物的魄為食物來源之一,為了不被太多人知道,他們基本上是不碰活人魄的。

在幾經詢問之下,我才知道,原來當日那個有問題的法事,參與者全部都中了標,整個人渾渾噩噩的。也就是說,當初易媽媽不小心在這失了魄,而不小心被當成是亡者魄,所幸當時人多,易媽媽的魄還沒被吃掉。在我們不斷的討價還價之下,最後以500塊檳榔、一堆酒、一條菸跟一大袋鹽成交。

於是我們再次回到山上,將魄用黑傘收起,以布條綑綁,鳴金收兵。交代小易回家記得要燒該燒的紙錢後,我就被灌酒了。喝到我快不行的時候,我們才離開。只是我離開的時候看到一輛車上山,車上貼著「五X葬儀社」,而車上的人也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喔對了,易媽媽的魄因為四處遊蕩而被土庫的宮廟收起來,沒費多少力氣就請回來了。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有土庫這個地方,能飄這麼遠也是很厲害。

還好易媽媽住的是單人病房。回到醫院後,我一邊施法將魂魄歸位時,醫生進來了。但由於施法到一半不能停,我只能尷尬的看著醫生。沒想到,醫生似乎見怪不怪,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如果易媽媽再不醒來,那就不樂觀了,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說完,醫生就開始他的例行檢查。不過他說到重點,易媽媽再不醒來就危險了。我鈴聲落下,咒訣聲停下,然後,易媽媽的眼睛張開了,看得醫生是當場傻眼,趕緊將檢查做完拋下一句「我晚點再來看看」就走了。

當時我以為,易媽媽醒來後就一切安好了,但我們都忘了一個重點:那奇怪的葬儀社、奇怪的法事、還有奇怪的葬儀社人員。正常的葬儀社,怎麼可能出那麼大的紕漏呢?

我事後才知道,這一切都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甚至牽扯到比我大一字輩的前輩……

我是行走兩界,替天巡狩,卻莫名其妙被絞入這團比扯鈴還扯的真實事件的倒霉陰陽道師──命玄。我還是那句話,當事人都在,有疑問自然有人可以作證。

續下篇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20180124ETtoday看電影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