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喪辦在同一天「沖煞」 老媽媽出了植葬園再也醒不來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辦這種事還敢亂來……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從12月到現在,老玄陸續下了四趟南部,主要是為了救一位奶奶,整個事件非常的誇張且戲劇化,比之前寫的所有篇目都還誇張。所幸,這次辦事證人可多了,要是不信還能去醫院調資料。

2017年12月初,老玄接到了留言,有位易先生跟易太太十分著急的找我,說易媽媽住院了,需要我的幫忙。當時我過四天就要下南部了,就說我會在下南部時連絡他們。但是易先生(以下簡稱小易)非常著急,甚至主動說要幫我出高鐵票,請我趕緊南下去看看他媽媽。這我就好奇了,南部道士數量絕對比北部多很多,怎麼會找到我這裡?

生病進醫院是對的,但連醫生都治不好了,你又怎麼確定我有辦法?於是我提出了疑問。

「我跟我們家的神明擲筊擲到的,祂們一直說往北找,但是我們找了很多人都不正確,一直到在網路上看到你的名字,擲筊之後祂們才說是你。」聽完之後我冷汗流下一滴,這……這又是哪路神仙在整我?

「那,請問一下是誰的指示?」就算跳火坑也要做個明白鬼!

「是薛府千歲跟觀世音菩薩。事實上,我懷疑我們家的神像有很多都退駕了。」

這真的是……小的做道士沒賺多少錢,祢們何苦一天到晚把我往火堆裡推?但我又疑惑了,很多神像都退駕?怎麼回事?算了,那不是重點,我還是請小易將易媽媽的照片先寄給我看看。

我這一看這照片,立馬又頭大了起來。濃濃的煞氣蓋住週身,似乎還看到殘破不齊的魂魄,雖然沒有可怖的外傷,但這一看讓我想到了當初沒能救回來的學妹安安。我在心裡狂罵了一頓,這樣的事又一次讓我遇上,我怎麼可能再次放手?為了彌補我心中的遺憾,我決定接了這件棘手的案子。

隔天凌晨夜半時分,我立刻前往北車,一路殺到台南。和小易碰頭後,我上坐他的車,看著他憂心忡忡的臉,我實在沒辦法說出安慰的話來,因為我暈車暈到都快死了啊。

小易載著我到了他爸媽家,休息一下之後便上到他們家位在四樓的法堂。一進去,我大驚失色,真正的有錢人果然低調,低調奢華,但隨便碰壞一樣東西都比老玄我的身價貴上好幾倍呀!

重點是,這個法堂足足有十多尊神啊,簡直比我還專業,再看看人家,光香都分好幾種,還是都高級貨,哪像我一把尺六香打天下,一袋子的道具價格還比人家的坐墊便宜(沒辦法,我道具都是從跳蚤市場買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人呢?或者說,神呢?十多尊神像怎麼只剩三尊在家,其他神呢?我嗅了嗅空中的味道,才發覺應該是剛退駕不到三個月。

算一算,薛府千歲、觀音跟濟公都在,趙真君、日月童子、侯府千歲、保生老大不啦不啦……全都不在家。於是,我將我的桌巾鋪開,看看人家的神壇,再看看我的法器桌巾……除了嘆氣我還能說什麼呢?一樣的流程,祭完天公之後,搖起我鈴鐺,請神歸位。

▲▼植葬亂辦「沖煞」害家屬昏迷 兩光道士救不醒人還收7萬(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法壇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忽然,外頭烏雲散了,陽光照進來了,隨後是一陣狂風。媽蛋,我搖鈴搖到手快痠死了,眾位老大大姐可終於願意理我了。之前跟我搶弟子的保生老大率先回來了,接著是白馬銀槍趙將軍,緊跟著的是侯府太歲,一不小心又被鍾馗大哥搶了個先……

在眾位大哥大姐的注視之下,我邊搖鈴邊問緣由,終於有神回我了。濟公大哥率先回答,再來是薛老大,最後是保生老大。祂們是這樣說的:「旨令如予,X氏XX,眾仙受供,不忍見苦,奈何因果,臨終受難,群神離去,有助當還。」

「奉敕御下,不得受平,百煞一地,青山有令,留世之因,戀念家累,地藏垂憐,與生有名不,想不不當,萬差不衍,述有何求,百里之願。」

「先象有子,雷氏震宇,受命尋人,搖鈴之軒,生死十日別。」

▲▼植葬亂辦「沖煞」害家屬昏迷 兩光道士救不醒人還收7萬(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圖/當事人提供)

「後隨有請,或有禁平,千仙朝禮,有助當迎,拘魂非本,豈留吾女,便是服膺,先祖之事,家內不平,壞儀之惡,如眾締名,累家初始,並非此一,其女有甦,清平就啟。」

「子弟八百,祖先之爭,惡儀之壞,一拘魂,二留魄,三四便得罪非人,不便插手,引有地願,土庫其名。」

▲▼植葬亂辦「沖煞」害家屬昏迷 兩光道士救不醒人還收7萬(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圖/當事人提供)

劈哩啪啦說了一推,我聽了都來不及寫。等我寫完說完後,小易先是沉默不語,接著才緩緩說出事情經過。

原來就在幾個月前,小易的妹妹出嫁,但是前幾天,易媽媽的妹妹,也就是小易的阿姨過世,剛好出殯的前一天是易家妹妹出嫁的日子,本來喜事加喪事就容易沖煞了,更何況這個做植葬的葬儀社也是很妙,沒辦法會,三天內全部解決就算了,去植葬園還會迷路,這就有點扯了。到現場不拜地藏不拜土地,沒有地理師沒有法師,叫幾個年輕人挖好洞就說吉時到了下葬。我當場傻眼,原來現在葬儀社可以這樣搞?

透過這些詩句,我們得知了原來易媽媽的魂魄被扣在山上,難怪一直醒不過來。當天要回去前我還到醫院看了下易媽媽,不看不知道,一看又是滿頭問號。原來在我之前易家已經找了不少醫生跟道士,做了很多檢查。醫生說已經沒問題了,但不知道為何就是醒不過來,道士們則有的做續命、有的做安魂。

問題是,不知道是哪個兩光的道士,想將易媽媽的魂魄鎖在身體裡卻弄錯了,將她的魂魄擋在外面進不去,看得我是白眼差點翻到屁眼,做那一場法事還花了七萬啊!

當下我將易媽媽的身體整理好,就先回家了,和小易約好隔幾天要上山去找易媽媽的魂魄。但我沒想到的是,這趟到山上的過程牽扯到足則20多條人命,水遠比我們想得要更深更深。

我是行走兩界,替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這次要同時客串醫生,執法人員跟外交人員,到底是怎麼回事?

續下篇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