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有感「日常浮世繪俳畫」!點餐障礙也能寫出文青詩句

超有共鳴!

有些畫家的作品之所以受歡迎,最根本的原因在於「貼近生活」。創作的靈感來源大多源自生活週遭,讓讀者一看就很有共鳴!好比說,日本網頁設計師「山田全自動」的「日常浮世繪俳畫」。

「山田全自動」的作品主要走復古畫風,他以浮世繪為主要創作形式,再加上俳畫常有的句子,讓整幅創作看似詩情畫意,但其實內容僅是在平凡不過的日常瑣事呢~

1.明明很想試吃,經過時卻假裝不想吃。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2.經過冷氣室外機時,很討厭被熱風吹到。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他的作品顏色、線條都不複雜,很容易就看懂了!

3.不小心跟玻璃裡的人對到眼。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4.講話講得很激動時,沒發現一根眼睫毛黏在臉上。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5.玩展示電腦玩到一半當機了,趕快裝沒事離開。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不管是購物、走路、通勤、穿搭、用餐…等,都是「山田全自動」的靈感來源。

6.不自覺想走在格子內。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7.猶豫很久不知道要點什麼吃,結果最後點了最普通的料理。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累積至今,「山田全自動」的IG粉絲已有8萬多人呢!

8.表面上說不在意聚會,卻刻意穿了精心搭配的衣服來。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9.發現嚴肅的上司在玩「貓咪蒐集」遊戲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10.總是快到站了才開始有強烈的睡意。
大檸檬一次性用圖

如果你也喜歡他的作品,不妨也來追蹤他的IG吧~

VIA IG@y_haiku 

歡迎來找粉粿玩~更多小秘密藏在這唷嘿嘿

 

關鍵字: 日常浮世繪創作插畫日本文青生活紅豆Q粉粿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裸身交疊撥弄髮絲 美女插畫家繪出「微情色戀人互動」

裸身交疊撥弄髮絲 美女插畫家繪出「微情色戀人互動」

這位插畫家叫做zipcy,在她筆下的情侶們,每一對情侶的胴體柔合、線條清晰,動作溫柔真實。

「女生20歲後才懂的現實」 網拍常悲劇、放假只想廢在家

「女生20歲後才懂的現實」 網拍常悲劇、放假只想廢在家

德國插畫家朱莉亞(Julia Bernhard)擅長描繪女孩子的心境,這次她以正值20出頭歲的女生為重點,畫出她們的日常無奈、單純的個性、迷糊的缺點,一起來看看吧!

愛愛時憋不住便意~這篇「便便插畫」畫風超萌但不列18禁不行

愛愛時憋不住便意~這篇「便便插畫」畫風超萌但不列18禁不行

他的插畫中有兩性的性器、精卵子、便便這些元素,似乎是在詮釋愛愛過程中不小心便便了?(唉呀~粉粿真不是故意在大白天就來一篇重口味文章啦!)

男男之吻畫面太美!同性情侶在插畫家筆下毫無顧忌放膽愛

男男之吻畫面太美!同性情侶在插畫家筆下毫無顧忌放膽愛

Toixx擅長畫出身形高挑、長相帥氣的同性情侶,筆觸細膩、注重線條,題材自然而真實,看他的作品,就像在看真實的同性情侶...

11幅插畫說出女孩內心OS,這麼寫實叫人怎麼笑QQ

11幅插畫說出女孩內心OS,這麼寫實叫人怎麼笑QQ

前幾天去逛街的時候,發現百貨公司都開始賣春裝,這時才驚覺有些東西得趁它們清醒前趕盡殺絕,例如毛毛還有因為過太爽出現的肥油(羞),好像身為女孩子,有些事情就成為我們的宿命?擅長用幽默方式作畫的德國插畫家席琳(Cecile-Dormeau),最近推出一系列針對女孩們共同的煩惱系列....

智能助理幫作弊!「數學作業不會寫」小男孩偷問Alexa 答案三秒到手

智能助理幫作弊!「數學作業不會寫」小男孩偷問Alexa 答案三秒到手

Leanne Gormanley前幾天發現,兒子Bryce正在和家裡的智能助理Alexa說話,沒聽還好,仔細一聽,竟然發現兒子正在「叫Alexa幫他作弊」!

洪水快爆發「喵星人感應到了」狂叫整晚!飼主一家逃出,房子瞬間被衝垮

洪水快爆發「喵星人感應到了」狂叫整晚!飼主一家逃出,房子瞬間被衝垮

Claudio和妻子飼養的兩隻貓Simba和Mose不斷地叫,牠們還不斷用爪子亂抓牆壁的某一角落,Claudio仔細看,發現愛貓抓弄的牆壁角落莫名裂開...

母載1歲兒誤闖抗議隊伍!示威者秒變「兒童台大哥哥」集體唱歌逗樂孩子

母載1歲兒誤闖抗議隊伍!示威者秒變「兒童台大哥哥」集體唱歌逗樂孩子

,示威男性們看到後座的孩子後,紛紛都露出父愛、笑容,他們對孩子唱起了當紅的「Baby Shark」兒歌,還邊唱邊跳舞給孩子看...

皮膚一片片剝落!敘利亞五歲童哭喊「拜託停戰」送到醫院傷口還在冒煙

皮膚一片片剝落!敘利亞五歲童哭喊「拜託停戰」送到醫院傷口還在冒煙

「他的胸口有三個洞,本來我們以為是槍傷,但他抵達醫院時,彈孔甚至都還在燃燒,他的神經系統也受到傷害,我們推測,那是特殊武器造成的...」

從貓眼看見陌生小孩!臉部逐漸「扭曲變形」 抓門嘶吼:我看見了

從貓眼看見陌生小孩!臉部逐漸「扭曲變形」 抓門嘶吼:我看見了

當我以為是父母回來,趕緊從床上爬起走到門前,我的手也直接放到門把上,正準備轉開門鎖時隨口問了一句「誰?」奇怪的是,沒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