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疸浪浪癱鳳中校園 高三女「初救援」用愛送牠當天使

2015年10月13日 17:23

▲鳳山高中教官說,王同學每天擔心狗都睡不著覺。(圖/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已獲授權請勿任意翻攝)

記者李依融/採訪報導

流浪狗雪莉2周前流浪到鳳山高中,全身病痛只能倒在校園內,連喝水的力氣也沒有。高三的王姓女同學非常不捨,於是展開人生第一次「救援任務」,透過表姨找到台灣愛狗人協會幫忙,自己在校內募款,雖然最後雪莉當了天使,但王同學覺得很踏實,她告訴顏杏娟「我不難過,牠在醫院了,我盡力就沒有遺憾。」

雪莉病懨懨地倒在校園內,許多同學準備水、食物,但是牠已經沒有力氣吃喝。王同學看到這一幕難過得睡不著覺,於是求助媽媽,但是媽媽認為學測在即,不適合插手,希望她找教官幫忙,然而教官聯絡了幾個動保團體都沒有下文,焦急的王同學找表姨幫忙,輾轉聯繫上顏杏娟。

▲雪莉虛弱地躺在地上,身上嚴重黃疸。(圖/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已獲授權請勿任意翻攝)

顏杏娟帶著工具前往救援,一開始還以為會抓不到,「教官帶我去看,狗就躺在那裡,動也不動,應該也沒有力氣進食。」她把雪莉抱起的瞬間心中浮現不祥的預感,因為手裡這隻皮包骨的狗大部分的皮膚都是黃的,「肚子、牙齦翻開都是黃疸」,這代表有器官正在衰竭,「一定救不活了。」

顏杏娟說,她到現場時教官說這位同學每天都在為狗煩惱,難過得睡不著覺,很用心地想幫助這個微弱的生命,還執意跟到獸醫院,但是從抽血等檢驗數據來看,這隻年約6、7歲的狗兒健康狀況非常差,「我沒辦法開口告訴一個10幾歲第一次救援的女孩『放棄吧!』我怎麼能要她放棄一個生命?」最後決定請獸醫盡可能救雪莉,「我救過很多狗,一般遇到這種情況就會直接放手了,實在沒有那麼多經費可以治療。」

王同學回到學校後開始為雪莉的醫療費用募款,雖然過程中也會有不喜歡狗的師生讓她碰壁,但她仍努力為這隻垂危的狗一點一滴地爭取,最後籌到大約2萬5千元,還說要把剩下的錢捐給協會。顏杏娟對她的舉動非常感動,「這個孩子很負責任,甚至比很多大人都負責,她不是把狗丟給救援團體就跑了,而是為狗兒募款,這筆費用支付了雪莉的醫療費和火化費約2萬3千元,其餘的會用在協會裡的狗狗身上。」

▼獸醫檢查後發現狗兒的情況非常糟糕。(圖/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已獲授權請勿任意翻攝)

王同學的表現也讓原本抱著「不用管閒事」想法的媽媽有了很大的改變,甚至還向顏杏娟透露自己「很慚愧」。王媽媽一開始對此不太高興,覺得學測當前應該先顧好課業,但是過程中看到女兒募款被拒絕,也有好多人稱讚、鼓勵,覺得讓孩子提早了解「社會上不是每個人都會支持你覺得對的事」沒有不好,甚至還很驕傲自己的女兒有這樣的能耐,也慚愧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幫忙。

▼王同學堅持陪雪莉到獸醫院。(圖/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已獲授權請勿任意翻攝)

面對雪莉生命的消逝,王同學周遭的家人、師長和朋友都很擔心會對她有很大的心情起伏,不過她說自己不難過,「已經盡力把雪莉送到醫院得到很好的照顧,所以沒有內疚也沒有遺憾。」後來王媽媽送來募得的經費,袋上的英文字更是讓顏杏娟眼淚快要掉下來,「雪莉,安息吧。要成為天堂裡最快樂、得到最多祝福的好孩子。(Sherry, R.I.P. Be the happiest & most blessed in heaven.)」這是英文老師送給雪莉的祝福。

顏杏娟告訴即將火化的雪莉,有好多人都愛牠,讓牠在天堂上看照著這群心地善良的孩子,她也說,這次的救援任務也會是王同學人生中溫暖、美麗的一頁。

顏杏娟提到,這次的救援中有個巧合,協會大約6、7年前到鳳山高中附近辦送養會時發現2隻幼犬,於是帶回照顧,其中一隻活下來取名叫雪莉,和這次救援的狗狗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牠不是一般米克斯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像某種獵犬」,所以一看到這次事件主角才會同樣取名雪莉,「很有可能是當初沒有帶走的同胎幼犬。」

▼事件主角雪莉和狗園的雪莉長得很像,顏杏娟才懷疑他們可能原本是同胎姐妹。(圖/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已獲授權請勿任意翻攝)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