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遇「記憶停在小學」失蹤好友 穿梭廢棄村不斷叮嚀...別回頭

村子裡大多都是廢屋,有的廢屋門口上都是暗紅色液體潑灑的乾涸痕跡,讓人毛骨聳然。而窗戶不時出現妖異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讓我好幾次想掙脫津田的手逃開。

大膽高中生在「怪談原點」露營 深夜河邊傳哭聲 手電筒一照:是人頭

在1932年的時候,因為要蓋高速公路,不得不把這棵樹木砍掉。那時砍樹用的是鋸子,負責砍樹的作業員開始鋸的時候,就聽到樹木發出哽咽的哭聲。

別有刻板印象!日本傳說天狗是「天菜美男子」 紅臉紅鼻是面具

天狗在日本民間信仰裡,常被認為是妖怪;在一般民眾的刻板印象裡,天狗有又高又長的紅鼻子與紅臉。

詭來電「有人要殺我」門板狂撞!開門沒半人嚇壞房務…愛情旅館藏血腥過去

凌晨時,藤原爺爺打掃房間到一半時,房內的電話響起了。那時不做多想的藤原爺爺直接把電話接了起來,聽到的是年輕的女子聲音。

擔憂兒子無法登大人!媽媽帶盲人兒「洗泡泡浴」 客人感動起立拍手

那是H哥去吉原泡泡浴店消費時發生的事,那時H哥剛被穿著黑西裝的小哥帶入等待室中。而等待室卻有一個阿姨在跟客人說話,照理說等待室應該只有男生,怎麼會有個阿姨呢?

半夜帶客人上民宿!風俗妹「pump施壓」趴櫃台狂撩 打工仔台男暈:好香

突然一陣很好聞淡淡冷香飄了過來,當我意識到是不是千奈跑過來時,一抬頭就就看到穿著亮紫色低胸晚禮服的千奈趴在櫃臺上。

留日生「住到不存在租房」!窺視孔見白衣女吊空中 警破門:什麼都沒有

學校請來的房仲是一個中國大叔,看完房子後,大叔跟我說:「反正我們兩岸一家親,如果你介紹同學來找房子的話,我多少補貼你一點啦。就當作打工囉~」

無人工地半夜傳腳步聲!淡定保全「聽久了很安心」…不久真發現死屍

當風吹過竹林的時候,阿旺問我們有沒有聽到大樓裡傳出的腳步聲。我閉上眼睛,在竹葉摩擦的沙沙聲裡追尋著,彷彿聽到阿旺說的,那拖在地上的腳步聲。

風俗店遇到前女優!約完親送「愛的手寫小卡」:台灣男生好溫柔

在我接待過的台灣人房客裡,老K是最我的老闆最熱情款待的客戶之一。第一次接待老K的時候,聽到老K說會叫風俗小姐過來住幾天,我當下就擔心會不會吵到其他客人

醫生也是老司機!去完風俗店「那裡」發癢 看診後聊開:某家技術特好

「那個,我那裡癢癢的。」傍晚時分,我在最後一個客人Check In後,順手打掃起了民宿的接待櫃臺。而坐在櫃臺不遠沙發區的一個客人,對我講了這句話。

好友喜宴驚見「新娘是風俗店櫻花妹」 新郎一句悄悄話man炸

前些日子,我回到台灣參加朋友阿政的婚禮。阿政是來日本旅行時在我打工的民宿裡認識的,阿政那時候下榻於我打工當接待員的民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