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懷上雙胞胎!其中一個沒心跳冒險引產…結局超心碎

令所有人都心碎的事情發生了,另一個寶寶也跟著滑出產道…醫師把寶寶放在他的手掌上,問媽媽:「想看看他嗎?」任誰都無法接受同時失去兩個孩子!

產後因「肺栓塞」突猝死!母放不下父子 徘徊醫院:寶寶還好嗎?

廣播密集的播放「XXX樓XX房么么九,請同仁前往協助」,醫院各個角落都能是廣播內文的一部份,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次的「婦產科1815病房么么九」。

SARS病患口水濺滿護目鏡 護理師憶當年:準備好被隔離了

你們還記得SARS嗎?在我護理職業期間經歷了SARS事件,當時引起全台恐慌,還有和平醫院封院並且感染死亡事件。

憂「遺產沒分完」堅持急救癌末老父!CPR壓斷肋骨…還是走了

大約五六個家屬,對於老爸爸的財產如何分配,喋喋不休的爭吵不完,躺在病床上的老伯伯一動也不動,旁邊的儀器規律的監測著生命跡象,這景象對我而言並不陌生。

鞦韆自己擺盪!護理師看見「小女孩」在玩 單親媽崩潰:是我女兒

某天我忙到很晚,下班前走到連接兩棟醫院的空橋放鬆,往下剛好看見公園,夜燈照映的深夜,公園一個人也沒有,我端詳起公園裡的設施,想起小時候的回憶。

20歲男高燒2週找無原因 醫護「驗血才知有愛滋」:坦承就醫是責任

報告很快就出來了,專科護理師告訴我:「你那位病人HIV-positive(愛滋病病毒陽性),他一定對我們有所隱瞞!」

嗆護理師「難怪在底層」!老董目睹兒女爭產 猝死帝寶級病房

無論貧富與否,做人最基本的尊重應該要有,如果連這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也是枉然,人世間白走一遭了,最後還因為爭產落得「氣死」的下場,令人不勝唏噓。

罹癌媽死前不甘心! 3歲寶被婆婆洗腦「媽媽跟人跑」最後一面不給抱

一個老太婆帶著一個男童進病房不屑的說著,男童一臉漠然,跟我當年在醫院看到的小毅大不同,小毅那時才一歲多,天真的笑容還會討抱抱。

控航空公司「早知有罷工不該賣票」返台班機延誤 兄妹只能視訊見老媽媽最後一面

「一星期前,就有跟家屬說這幾天可能隨時會走掉,小女兒說大哥大姊22號會來醫院找我,到現在謀跨丟郎啊!也沒有簽DNR(放棄急救同意書),阿嬤都83歲了!」

未來婆婆逼吃生蝦!醫科女硬吞感染病倒 男友背後一句話讓她心寒放生

「昨天……我媽說如果有想要跟潔茹結婚的話,再忙都要撥空跟她吃飯啊,剛好昨天假日,就跟我媽吃飯而已,我沒拉肚子耶!她還好嗎?」育華緊張的問。

產後辭職照顧「臥床小姑+年老公婆」 她一打四瀕臨崩潰 豬隊友冷回:誰叫妳要嫁我

「小纭,A5B03床的病人,是我負責的研究案病人,不過我請婚假中,這個請妳先幫忙代一下,做做基本資料就可以了,其餘的等我回來自己整理,再請妳吃飯啦!」

訂便當被家屬譏「病人剛死還有心情吃飯」!治療師無奈:我們沒有時間悲傷

或許很多人會有同樣的觀念,病人疼痛的時候,醫療人員應該感受到難過,像是病人剛剛過世,還在討論午餐要吃什麼,就是太冷血了。

繩牽2精障兒就醫!77歲老翁獨力照顧 無奈嘆:都靠老本撐

一個老人帶著二個貌似已中年的大人在候診區等候,而那二個大人的腰間都綁著一條繩子互相鍊著,時而躁動不安,時而眼神呆滯朝空氣比手畫腳。

病患狂盧「妳有不祥之氣,師父會治」勸入教 醫護冷回:師父沒治好你?

交接的日子到了,我跟小凌在辦公室進行資料交接,小凌跟我說:「她會一直不斷的纏住妳,要妳加入什麼教,我之前有次很忙先走,她居然投訴我,害我寫報告,煩死!這次她又住院,我不想再看到她了!」

出櫃被爸狠揍譙「沒路用」!高二生交男友被霸凌 推開加害同學割腕再跳樓

智益舉手投足的氣質都很女生,比我還要柔,他說他從小就被同學笑娘娘腔,書包常莫名被丟到樓下,老師也會訕笑他。到了國中,捉弄變成了毆打。他擅長美術,美術老師雖非常認可他的作品,但也私下跟他說,要有點男子氣概,這令他與世界越走越遠。

高材生成媽媽的「貴氣動物秀」 用家產當飼料餵...住院才知「別人的媽多慈祥」

「你這個垃圾!我花那麼多錢給你請最好的家教,你居然在下個月的聯合模擬考前生病?是這次的考不好裝病是不是!」病房裡傳出女人咆嘯的聲音。

病房傳出拐杖聲!女孩指空床「他是我朋友」 護理長道出揪心實情

小紜,我最近一直被病人反映,病房有『叩叩叩』敲擊的聲音,可是我每次去看都沒有啊。

GG!嫌妻「只會生女兒」另娶美艷女 渣男成功抱兒子…是小王的種

就這樣,那女人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他們母子倆一次比一次高興,跟小芯當年的模樣落差太大了,想必一定是親愛的男孫吧!竟換了個女人就真的變男孩,我心裡感到深深的不悅。

生女兒被看不起!她受夠喊離婚 婆婆爽喊「老天有眼,再娶比妳會生的」

直到生產都是小芯單獨出現在醫院,隨著肚子越來越大,行動越趨不便,有時我也會幫忙她叫計程車或拿些東西,也聽了她發洩很多在婆家不如意的事。

暖醫護幫找到「回憶串珠熊」 貧血症少女淚謝:這是媽媽的遺物

「嗯!嗨,我是小嫻,今天很好。」小嫻臉上的氣色和表情都告訴我:「我很不好」,但今天第一天見面也沒有講很多,畢竟我對小嫻來說是陌生人呢!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