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休0日是常態!菲勞「0防護」泡化學氣體工作 全身布滿紅黑斑

離開庇護所去工作的人,帶著半點喜悅,半點惶恐,一點未知。被留下的,則繼續焦灼和等待。庇護所裡人員流動率高,每隔幾天便有新面孔,沒完沒了的勞資爭議。

年輕人不到1成願留鄉工作 瀝青廠長嘆:沒人肯做真正的黑手

雖身為一家瀝青工業的廠長,一切卻還是坐在乾淨整潔辦公室的總經理說了算。擁有專業技能與牌照,但沒讀書,在我這個年代就是爬不上去,況且已經是二度就業,現在的年輕人也不願意從事「真正的黑手工作」──瀝青製造業。

被恙蟲咬一口面臨遣返 北越移工嘆:「台灣最美風景」我們看不到

即使生命垂危,我最擔心的還是錢!老婆這個月收到的錢不知夠不夠用?老實說,很不甘願。我使勁握緊拳頭卻無法出力。一天幾乎工作超過13、14小時,每週七天幾乎都在工作......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