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恙蟲咬一口面臨遣返 北越移工嘆:「台灣最美風景」我們看不到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書寫社會與世界的憂鬱。筆名取自日本作家村上 龍同名作品,希望能成為台灣的多元化寫..

點評:台灣最美的風景真的是人嗎?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外籍勞工

40分之1的機率,你願意和外籍移工做朋友嗎?

「沒有人喜歡悲傷故事,但生活中藏著太多的哀傷。」這是當年高中初戀被甩之後,好友帶著罐裝咖啡給我,順便附上的一句話。我不知道他何時變得如此有學問,總之,我記了10年。

「廠長,可以泡『那個』咖啡給我喝嗎?」已清醒約七八分鐘但仍閉著雙眼,想著往事。不知昏睡多久,直到昨天深夜才清醒,恍如隔世。此刻,我正躺在醫院病床上。

「阿孟,生病不能喝咖啡啦!」廠長似乎在床邊坐了一段時間,滑著手機、默默看著我。

「可是我好久沒喝,現在好多了,應該沒關係。」

廠長敵不過我的央求,偷偷泡了我從「北越」帶過來的即溶咖啡。熱騰騰蒸氣飄送著熟悉氣味,套句台灣年輕人用語,「哥喝的不是咖啡,是難以言喻的鄉愁與羈絆」。

▲▼「恙蟲咬一口」面臨遣返 外籍移工嘆:環境這樣走了也好(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北越移工來到異鄉台灣工作,只有故鄉帶來的咖啡能勉強一解鄉愁/圖/當事人提供

過年返回北越,帶了三大包咖啡過來。我也送了一包給廠長。但不知他和家人喝得習慣嗎?畢竟越南咖啡有點甜,即便我愛的這牌子已經算是比較收斂了。

一些人道聽塗說,認為北越產的茶葉和咖啡不能喝,因為越戰期間美軍灑了大量落葉劑,汙染了北越的土地等等。事實上,早就過了危險期間。在「河內」市區的咖啡店不知有多少?我和她──現在的老婆──就是在河內咖啡廳裡頭認識。趁著護理師還沒來檢查,我趕緊啜飲幾口。彷彿是這味道才把我從地獄門口拉了回來。

「多謝!」我用第一句學會的台語向廠長道謝。

意識清楚前的最後一刻,只覺得全身發燙,我還以為在睡夢中被輸送帶推進工廠裡的大鍋爐,變成A料不停翻轉,下一秒就倒進卡車中送去工地。實際上,是救護車把我送進了急診室。

恙蟲病,我完全沒聽過的病名。更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染上這致命率高達60%的危險病症?

「宿舍和工作環境太差了吧?」廠長似乎聽見我內心低語。

「這幾天的薪水……還有醫療費……」

「公司一樣會發給你,免煩惱。我問過人力公司了,有保險會幫你支付住院費用,阿孟你快點好起來比較重要。」

即使生命垂危,我最擔心的還是錢!老婆這個月收到的錢不知夠不夠用?老實說,很不甘願。我使勁握緊拳頭卻無法出力。一天幾乎工作超過13、14小時,每週七天幾乎都在工作,雖然中間有不固定的休息時間,但要自己抓空檔。法律派不上用場,只能祈禱老天下雨、或是偶爾週日少出一點料。那麼努力工作,每天身體都髒兮兮的,卻只能賺取三萬元。

▲▼工人,勞工,工地,工安,工地勞工安全,營建工程。(圖/記者季相儒攝)
▲台灣外籍移工從事的工作往往高度危險,卻是高工時、低報酬/示意圖/記者季相儒攝

像我這樣的「外籍移工」在台灣大約將近70萬人。我曾幻想:如果大家一起上街頭罷工,爭取應有的休息與加班費權益,不知會是如何的狀況與壯觀?那些漂亮的空中小姐們,不是成功了嗎?

「阿孟,別傻了!我們是外勞。」姐姐喝著珍珠奶茶「吐槽」我。

我們來自同鄉,也剛好在同一家瀝青工業公司上班。我們是外勞。對啊,除了廠長之外,我沒有別的台灣朋友。拖拉庫司機大哥們來來去去,算不上朋友。

電視新聞開始稱呼我們「外籍移工」,如果女性嫁給台灣人,就成為「新住民」。可是名稱改變,東南亞外勞還是外勞;歐美人士來台灣工作的就不是「外勞」。大家搶著和他們做朋友,某些台灣女生也很嚮往可以和「老外」交往;但我們越南、菲律賓、印尼來的叫作外勞而不是老外。

泰國朋友越來越少,畢竟他們國內福利已開始高於台灣,甚至不少台灣朋友也選擇去曼谷工作;如果可以,我也想去泰國。

「我還能再『過來』嗎?」我向廠長探詢。外勞受到職業災害的風險比台灣勞工高出許多,且多半復原後就被送回家了。畢竟,沒人要做的工作才會讓我們這些外勞去做啊!

「阿孟,當初你爸媽取名這個名字,不就是勇猛的意思嗎?放心,快點好起來,公司不會把你送回去。」


我很難使用「回來」這個字眼,不論台灣人如何親切友善、被稱為台灣最美的風景,在外勞眼裡,我們就是徹頭徹尾的異鄉人,而且很難看見所謂台灣最美的風景──因為我們是外勞。

70萬顆不可或缺的螺絲,假如同一時間鬆掉或是不見了,台灣這機器該怎麼辦?台灣缺工問題相當嚴重,才引入了將近70萬外勞,等於40個人當中,就有一位是外籍移工。可是,你的朋友當中有外勞嗎?比起「老外」,我們更不可或缺,不是嗎?老外能做的,台灣人也能,甚至做得更好。但外勞們做的事呢?因此,整個台灣社會不是應該對外勞更好嗎?

這就是法國作家卡繆說的「荒謬」啊!越南曾被法國殖民,教育文化方面也感染不少。我們也懂沙特、卡繆。許多「外勞」並不是台灣人所想像的那樣,然而……我們也只能是「外勞」,尋找第二個安穩的故鄉是如此困難。不知道姐姐是否會想嫁給台灣男生?

還是北越故鄉好。回家種稻米吧,如果真的被蟲咬就得遣送回家的話。故鄉,才是最美麗的風景──還有我的老婆。

我拿起冷掉的咖啡,一飲而盡。

*延伸閱讀:靠運彩月入10萬↑ 大半資助流浪貓、街友 分析師:別忘了賺錢初衷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專欄*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