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翻日記驚兒子是同志 母怒告狀父親趕出家門:怎麼有你這病態!

文/賴杞豐

我愛的人正好是同性

家族治療有很多作法,一個人也可以做家族治療。有些家族治療需要家人一起來,可是家人未必願意,尤其當父母知道孩子是同志就更難了。

在「同性戀」議題中,很多個案(或個案家人)因當下情緒爆發,慌亂不知所措,急於尋找可以的改變方法,大都是一個人獨自尋求協助。

所以這章節並沒有做所謂傳統下的「家族治療」,而是給出「陪伴與個人建議」。雖然說不是傳統的家庭治療,然而在系統動力之下,牽一髮動全身。家庭中仍然會因為一個人的改變而影響整個系統與動力,也可稱之為一個人的家庭治療。

我開過同志酒吧,參與過無數的同志運動,接觸過的同志不少……這些身分可能是我比其他諮商師更有機會了解同志族群樣貌的原因。

同志議題讓個人受苦,其實家裡成員也苦,有時候家裡成員甚至比個案還苦。

很多父母企圖改變同性戀的孩子,他們在「求救」,因為傳統與社會的壓力,讓他們心生害怕和恐懼,不知道該怎麼辦?可以想像,要承認這個事實需要多大的勇氣?不被接納是何等痛苦?

在這議題中,我能做的其實極其有限。如果他們願意面對,也許我可以提供一些方法,讓他們與家人重新互動。

什麼是「同性戀」?

我喜歡電影〈霸王別姬〉裡的一句話:「我愛的人正好是同性,如此而已。」

孩子是同性戀,我該怎麼做?

女女戀,女同性戀,多元成家,蕾絲邊(圖/記者季相儒攝)
▲對於孩子是同性戀這件事,做父母的往往很焦慮。(示意圖/記者季相儒攝)

某個深夜,我接到朋友緊急的電話,他焦慮地跟我約時間,希望早點跟我碰面。我問他是哪一方面的問題,他的聲音低沉沮喪,有氣無力:「我兒子是同性戀,我該怎麼辦?」

我想安慰他:「你兒子只是談個戀愛而已,別緊張……」但我知道這不是他想聽的答案。

老實說,我可以在愛情、人際關係、情緒、人生……等問題提供專業諮詢,唯獨「性別」議題,如果是先天的基因使然,那麼當事者要承受多少社會壓力,我能做的只是陪伴而已,幾乎是無能為力。

人類是群居動物,經過時間積累,創造出一套多數人認同的生活模式:例如男的屬陽、女的屬陰;男生喜歡女生,女生喜歡男生;多數家庭「男主外、女主內」……但不意味多數人的認同就是對的,少數人的認同就是錯的。

當家長發現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時,第一時間絕大多數不能接受。不過我發現,家裡有「同性戀」的孩子,父、母親的態度明顯不同。

先談母親

有一位母親得知兒子是「同性戀」時,哭哭啼啼的問:「是我受到詛咒嗎?為什麼我會生出這種『怪胎』?」言談間,我發現她不是不愛孩子,而是看到兒子受到歧視,痛徹心扉。

她對兒子說:「就算我接受,但社會不允許;哪天我走了,誰幫你?誰陪你?」兒子堅定地告訴她,「我可以接受自己,我可以面對別人,我有合適的伴侶,請相信我們可以生活得很好……」

一開始母親聽不進去,由於太過憂慮,反而反過來要求孩子,「你能不能改?如果你改過來就不需要承受這麼多的壓力,就可以坦然的生活,成為多數人的一份子……」兒子對他搖搖頭。

母親了解了,接受了。我再度遇到這位母親是在同志運動的場合,她手持彩虹旗,支持同性戀合法,也安慰同樣有同性戀孩子的父母,接受事實。我拍拍她的肩,誇讚她是位了不起的母親。

▲▼1226婚姻平權法案,挺同團體,彩虹旗(圖/記者季相儒攝)
▲我再次遇到這位母親是在同志運動的場合支持孩子們。(示意圖/記者季相儒攝)

另一個母親在某機關任高階主管,在得知孩子是同性戀後,每天披頭散髮,連上班都沒心情。某日開會,輪她發言,她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這才發現自己受到嚴重的衝擊。

她到處找專家,希望尋求正確的思考方向。她沉澱一段時日後跟親朋好友說,雖然感到驚訝,但會義無反顧地接納這孩子,想跟孩子變成好朋友,甚至保護他,「如果連我這當媽的都不接受,還能奢望誰接受?」

親友訝異地問:「你可以接受孩子的另一半嗎?」她回:「我接不接受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勢必得』接受,因為他是我的孩子啊!」這兩個母親對孩子無條件的愛,令人動容。

早年,台灣同志運動方興未艾,某個團體的成員憑著滿腔熱血想為同志發聲,便毅然決然挺身而出;此舉吸引大批媒體爭相報導,他工作的地方原本是個安靜的小鎮,卻因此造成不小騷動。

他「風光」幾天後,新聞冷卻,就像「海水退潮時,才知道誰在裸泳」一樣,最讓他難受的不是主管的施壓,而是家人的不諒解。

他媽媽哭喪著臉說:「兒子啊,我是你母親,你是怎樣的人我早就心知肚明,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你幹嘛昭告天下?你上電視之後我去菜市場,那些賣魚賣菜的人,有些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有些在我耳邊用不可思議的口氣問,『你怎麼生出這樣的孩子?』現在我連走進菜市場的勇氣都沒有了;如果我都感受到龐大的壓力,你確定自己真的承受得了嗎?」

▲▼廣州,東莞,菜市場,市場,主山綜合批發市場,中國,大陸,買菜。(圖/記者季相儒攝)
▲父母擔心常常是來自傳統社會的異樣眼光。(示意圖/記者季相儒攝)

雖然媽媽受到困擾,至少還關心。令他不解的是已出嫁的姊姊回家跟他吵架:「我同事說,原來你有個同性戀的弟弟啊?將來我們有這方面的問題,問你就好啦!」

姊夫甚至跟姊姊說:「如果一開始知道你弟弟是同性戀,我不確定會不會跟你結婚,誰知道你們家有沒有遺傳基因?」

他不知道「出櫃」會引來排山倒海的攻擊,也不知道會造成家人這麼大的影響。那段時間他來找我,我能做的只是「陪伴」而已。若說這件事有帶來什麼一點好處,勉強稱得上的,就是此後不必再遮遮掩掩過日子了。

究竟「同性戀」會不會遺傳?這方面的報告很多,我沒有深入的研究。不過,有時候父母親的態度會影響孩子對「性別」的認同。有個媽媽生了四個兒子,家裡很吵,她希望第五個是女兒,無奈又是個兒子。媽媽常抱著最小的兒子說:「如果你是女生,那該多好!」不知不覺地幫他塗胭脂、穿女裝……

「有一天我回家,我那已經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在家裡綁絲巾擦口紅,『媽媽,我這樣漂不漂亮?』」他以為這樣才能討父母歡心,但我這才驚覺兒子的性別認同混淆了,『怎麼辦?我兒子將來會不會是同性戀?』」

我還真不知道。但我想知道,「如果他是同性戀,你還愛不愛這孩子?」她就哭了,接著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我一定要愛他,他是我身上的一塊肉啊!」

另一個類似的案例是一位清秀的男生,媽媽是歌手,從小跟著媽媽在歌廳的後台長大,那些化妝登台的阿姨們見他可愛,這個阿姨幫他塗口紅,那個阿姨幫他畫眉毛,還有人幫他穿裙子……都幫他化女妝,直誇「好漂亮」。

當時他年紀小,對自己的裝扮習以為常。

三歲那年,他有了妹妹,他跟媽媽要妹妹所有的玩具和衣服……直到有一天,媽媽帶妹妹買內衣,他嚷著也要,但拿起胸罩卻發現沒地方掛。那些當年幫他化妝的阿姨們知道此事罵他「變態」,他十八歲交了男朋友也被媽媽狠狠的趕出家門。

▲▼交往,伴侶,情侶,兩性,同志。(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交男友的他竟被媽媽趕出家門。(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你覺得自己是女生嗎?」我問。
「我是男生啊!」
「你會想變性嗎?」
「不會啊,但我就是愛男生啊!」

有一天,巷口賣水果的阿姨問:「好久沒看到你兒子,他去哪裡了?」他媽很生氣地回:「我兒子死啦!」

這位阿姨說:「你比較有社會歷練,看得多,見識廣。我想請教你,你們家有個像女兒的兒子,我們家有個像兒子的女兒,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原來不只她家有這問題,這才讓母親重新思考對兒子的接納。

接著看父親

以上的例子,母親都願意站在孩子這一邊。但當父親得知孩子是同性戀時,情況往往大不相同。

我在大陸認識一位學者,世代單傳。某日,兒子告訴他:「爸爸,我是同性戀……」他聽了心情七上八下,淡淡的回:「你就好好的過你的日子,好好照顧自己,我尊重你,沒有意見……」兒子很開心,到處說他得到了父親的祝福。

沒想到三個月後,這位父親因嚴重的憂鬱症住院了。

表面上他理解,心裡卻不接受。這陣子以來,他在工作上隱忍,害怕事情曝光,想到兒子無法傳宗接代,輾轉難眠……

我經營Funky 酒吧時,客人以同志佔多數。我記得曾在酒吧的角落看到一位鬱悶的年輕人猛喝酒,我過去問:「你怎麼了?」

我關心的手才剛伸出去,他就揮拳擋住,「你不要管我。」

「我是這裡的老闆,也許幫得上忙。」當他凶我而我沒有掉頭就走,這份善意多少表示我可以傾聽他的心事。

他家三代單傳,由於沒有朋友可以訴說,於是開始寫日記。密密麻麻的日記記錄了他的戀愛經歷。

「有一天,我媽媽打掃我房間發現日記,嚇了一大跳,拿給我爸看,爸爸非常氣憤,把我趕出門。我拎著隨便打包的行李出門,他還在背後罵,『我怎麼生出你這種病態兒子?』」

所謂「虎毒不食子」,我建議他回家,誠懇的跟父母談。

過了三天他又出現在酒吧,主動找我聊:「我爸媽同意讓我回去住了。」他很開心,我也以為自己幫了一個年輕人,跟他乾了一杯酒。

沒幾天他又出現在酒吧,跟第一次一樣喝著悶酒。「其實,我爸媽叫我回去是騙我的。他們用『苦肉計』,天天要我改……」

▲▼示意圖,分手,吵架,暴力,情侶,脅迫,男女,恐怖情人,關係,破裂,情感,男朋友。(圖/123RF)
▲爸媽表面上要他回去其實是要用苦肉計相逼。(示意圖/123RF)

爸爸平常不喝酒,但那幾天一吃飯就喝酒,連灌幾杯,藉著幾分醉意,用手打破窗戶的玻璃,劈里啪啦的,玻璃碎一地,父親滿手鮮血,趁機逼問:「你改不改?你不改我死給你看!」

他出口反駁,父親用腳揣桌椅,大喊:「家門不幸啊!怎麼生出你這個孽子!」他就哭著逃出家了。

我用他父親的話再問他一次:「你能不能改變?」或者,「你願不願意因為父母而做點虛假的改變,讓他們舒服點?」

他說:「我做不到。我已經努力嘗試,但真的做不到。我如果做得到也不會過現在這種日子了。」

這孩子高職念一半輟學在外,父母當時很介意他不念書學壞……我建議他重拾課本,返回校園,先與家人保持一段距離,等學業告一段落再回去,至少讓他們了解他不是一無是處,「或許這樣的改變,你父母反而比較能接受。」

這孩子發奮圖強,後來取得大學學歷並找到一份安穩的工作。這個不愛讀書的孩子多年後因巨大的改變,緩和了父子關係。

我偶爾會在酒吧遇到他,他有穩定的交往對象,杯觥交錯中,看得出過著不錯的生活。社會各角落,都有同志不為人知的故事。

出櫃的選擇

他是個男士,有妻有兒也在交男友。在農村,結婚生子是天經地義的事。

五十四歲那年,他到北京出差,晚上跟同事到「洗浴中心」,就是一般人說的「澡堂」,他進去才知道那是同志常去的澡堂。

在這之前他從來不知道「同性戀」三個字,但在那裡,他的心被撩撥起來,整個人瘋了,像火山爆發似的,他在男人身上得到樂趣與快感,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喜歡男人。」

此後他常離家到大都市尋求性愛,釋放過去被壓抑的情欲。他從小不知道「同性戀」,但他感覺男性的身體對他有很大的吸引。他年輕時住在偏鄉,因循舊有的傳統結婚生子,但他很清楚他無法在和太太行房時感受愉悅,只是憑著責任度日。

有天夥伴們聊起「同志」話題,問他擔不擔心被親朋好友發現,「說實話,我五十多年的生命都荒廢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誰,現在終於發現這是我的快樂天堂!哪怕『出櫃』有壓力,我都承受得起,也值得。」

「汝非魚,焉知魚之樂」,你不是他,沒有資格評價他的是非對錯。但站在「人」的角度而不是「男女」的角度,我尊重他的生命和他的選擇。

社會上這一類的例子很多。有個尚未到而立之年的準博士生,他在大都市念書,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回到位於偏鄉的老家結婚。事情來得緊急,因為他未來的弟媳已經懷孕在身,他家傳統,長子得先結婚弟弟才能成家,因此他弟弟很心急。

我問:「你做得到嗎?」他回答:「我不知道。」

婚後他很痛苦,喝酒解悶,也許酒精發揮了助力,他與太太行房,不到半個月又回到大都市工作。幾個月後他接到太太懷孕的消息,升格當了爸爸,這下他更有理由在都市打拼,一年只回去一次,「因為我要多賺點錢養孩子。」

說得義正詞嚴。幾年來,他沒碰過太太,太太生下孩子後到別的城市工作,孩子留給他爸媽帶,是一對名存實亡的假夫妻。

不過,因為有了個孩子,他擋掉不少外界的閒言閒語,也成功掩飾了自己同志的身分。

▲▼育兒,嬰兒車,親子,帶小孩。(圖/記者季相儒攝)
▲有了孩子不只擋掉閒言閒語也掩飾了自己同志身分。(示意圖/記者季相儒攝)

在上海,他交了喜歡的男人,過著自由愉快的生活。

另一個案例是父母逼婚,他逃到國外,學成歸國在某個領域小有名氣和影響力,他想趁機面對自己。他問:「我是否可以誠實的跟家人『出櫃』?」

我知道他壓抑太久,想淋漓暢快地說:「我是同性戀。」

「你現在有成就,你父母都以你為榮。但是當你大聲說『我是同性戀』時,你的父母情何以堪?你有很多理由可以不結婚,例如事業很忙,況且,現在獨身主義的人很多,有這必要嗎?」

在我的諮商生涯,「性別」議題很少出現在課堂上。也許大部分的人不願意在公眾場合成為焦點;但仍有少數例子,可以跟大家分享,例如這個女同志。

她一走進教室,我就脫口說:「你看起來好瀟灑!」她穿著寬大T恤,一手插進牛仔褲口袋裡,另一手舉起來對我打招呼:「對。我是女同志,現在有伴侶,羨慕我吧!」回應也簡潔俐落。

上完課,她走過來,表示自己有個小小的問題。「我媽媽很愛我,很心疼我,他知道我是女同志很憂慮……」

原來她們合開一家公司,事業小有成就,但她母親仍然擔心,擔心她們相處有沒有問題,擔心她們受社會異樣的眼光,擔心這擔心那,「我都說願意把我的伴介紹給媽媽認識了,她還是放不下心,現在她的困擾變成我的困擾了,怎麼辦?」

天下父母哪有不擔心兒女的?所謂「眼見為憑」,為了證明你們的相處沒有問題,為了讓你母親對你們放心,我建議她:「要不要試著邀請媽媽到家裡住,讓她認識你的『另一伴』,親眼看到你們的生活、你們的互動。讓她知道,你有能力愛自己,愛她也愛媽媽?」

她說,這方法值得一試。

讓媽媽親眼看見她和另一半的相處之道,讓媽媽放下無須有的擔憂、焦慮,也可讓另一半和媽媽熟悉,何樂不為?!

再看這個個案,他沒說自己的故事,只是問我:「如果有一個同志,在工作上受到歧視,老闆也知道他的身分;和同事相處,時不時就受到言語霸凌,你有什麼建議?」

由於他沒提具體狀況,我只能概略回答—因人而異。我覺得端看這個人的工作型態、個性與能力來決定。

如果他是個軟弱的人,不論去哪裡都會受到欺負;如果他有不錯的工作能力,可選擇離開,也許到新的環境可掩飾自己,或者從過去的環境學習到如何趨吉避凶。

如果他的工作環境是不尊重同志身分,可以對抗,或者選擇離開,而不要把自己放在危險的環境,至少保護自己是必要的。

但有些年輕同志囂張跋扈,一到新環境就宣示自己是同志,好像拿到免死金牌,反而要別人禮讓,我覺得此舉某種程度是在製造對立,我不認同這樣的做法。

曾有同性戀者問:「面對別人異樣的眼光,我能為自己做什麼?」

我希望他們可以接納自己脆弱的部分,尊重自己才能推己及人,也讓別人尊重你。在自我認同的過程中如果遇到困難,要知道問題本身並不是問題,如何面對才是問題所在。

「至少,面對失落,你可以陪伴自己的傷痛啊!」這是我的答案。

愛,是需要冒險的

有個女生問我,她跟男友在一起時,他的穿著得體,但回到家喜歡「男扮女裝」,「他會是『同性戀』嗎?」

那叫「變裝癖」。

有一次我到酒吧,朋友要我看角落一個男扮女裝的人在喝酒,據說他都是深夜進來,凌晨回去,家有妻小。

老闆說,他只是想體驗當女生的滋味而已,但現實生活中他不可能在老婆孩子面前穿女裝,所以才趁三更半夜,猜想是太太孩子都睡著了,他才帶著衣服、濃抹胭脂,到同性戀酒吧喝酒,以滿足自己的需要。凌晨四點多,即卸妝返家。

我在國外上課時曾有一堂課是「性別互換」,我心想,我要到哪裡借女裝?我室友說:「我可以借你,」他打開衣櫃,一半都是裙子,「我就是喜歡穿女裝,」他女友接受他的「變裝癖」,兩人也曾穿著女裝出去逛街,互相挑對方喜歡的衣服。

不見得「變裝癖」者就是同性戀,他們只是喜歡穿異性的服裝而已。

同理,和同性發生性行為者,也未必就是同性戀。

即將步入禮堂的準新娘「妞妞」說,她和男友兩人約定,婚前一定要對彼此坦誠,於是男友很老實地告訴她,他曾與男性友人發生過性行為……她聽了如五雷轟頂,難以釋懷,遲遲不敢決定婚期。

▲▼捧花,婚禮,結婚,新娘,感情,幸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妞妞因為男友曾跟男性友人發生關係而對婚事猶豫了。(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這樣的案例不在少數。有些人在青少年成長過程中,在特殊情境因酒精或嬉鬧而與同性發生性行為,但酒後甦醒便絕口不再提,畢竟那不是一件能被多數人接受的事。「他們是同性戀?」其實不是。

同性戀是怎麼造成的?這問題自有心理學以來就有人討論。尤其以金賽博士的量表最受矚目。他認為,每個人都有一定程度的同性戀和雙性戀傾向,差異只在程度而已。

我的看法是,如果世界上只有十個人,會有一個是同性戀,一個是異性戀,其餘中的八人有一部分是偏向於同性戀的雙性戀,有一部份是偏向於異性戀的雙性戀;有極少數是真正的雙性戀……這十個人隱約出現了五種不同性別傾向的人。

什麼叫「偏向同性戀的雙性戀」?例如電影〈喜宴〉的男主角明明是同志,但當女生向他挑逗,他還是和女人發生性行為。若在一般情況下讓他選擇,他會選擇與同性戀者在一起。

「戀」的部首是「心」,兩邊是糸字邊,中間有個「言」,這表示兩個人甜甜蜜蜜的說真心話,「戀」會讓兩個人牽腸掛肚,「戀」會放在心裡,可以彼此表白。

從文字結構來看,沒有「心」如何「戀」,他們是有戀情的兩個愛人,兩個人如果說不上話怎麼戀,尤其兩邊的角絲旁,像極了藤纏樹、樹纏藤,兩個人一定有緊密的接觸。

其次是偏向於異性戀的雙性戀,例如男女分校的住校生活、部隊或監獄;年輕的孩子可能基於好玩而發生了同性性行為,而人與人肌膚接觸的確會產生反應甚至快感。但當他們脫離了侷限的環境之後,可能會找異性,所以不代表有同性性行為的就是同性戀。

當然也有極少數就是喜歡人,不管男人或女人。

〈霸王別姬〉這齣戲把傳統的性別移開了,我記得有位導演說:「不是他愛男人,只是他愛上的人,恰好是男人,他不是佳人,卻一樣傾國傾城。」對同性戀來說,他(她)們愛的人,剛好跟自己相同性別而已。

在歐美地區,很少人問你是不是同性戀,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喜歡男生就跟男生交往,喜歡女生就跟女生交往,他們對自我接納程度高,勇於冒險跟嘗試當下所經歷的事。性別議題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他們會隨著身體當下的感覺去體驗迎面而來的生命。

不過總體而言,不管哪個國家,異性戀都佔多數,超過九成。

有些愛可以生死相許,「如果你真的愛他,不應該計較他的過去,應該接納。如果你在意他的過去,只是讓你們的關係產生嫌隙而已,讓彼此更痛苦,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高超完美,正如我相信你也有缺點一樣,過去發生的不會改變,為什麼不去經營未來?」

如果你不能坦然接納他的過去,他以後也不會坦誠告訴你所有事實。在兩人的親密關係中,某些善意的隱瞞是好事。

在親密關係中坦誠也需要冒險,「他可以隱瞞,但他願意敞開過去,表示想跟你靠近,他想跟你有更深的連結,甚至過一輩子。他的這份過去是脆弱的,不容許第三者知道,當他能對你坦誠是對你的信任。」

我反問妞妞:「為什麼你一直抓住這件事不放?」她說:「擔心男友再犯,畢竟曾經有過。」我回她:「如果你愛他,只能冒險。」

我繼續問:「如果你擔心他跟一個男的有性行為,難道不擔心跟一個女的嗎?差別會不會在你的『歧見』?」
性別只是個議題,重點是尊重人和每個人的生命。
而愛,是需要冒險的。

*本文摘錄自《與自己相遇:家族治療師的陪伴之旅》

▲▼與自己相遇。(圖/心靈工坊提供)

作者:賴杞豐

本文由 心靈工坊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賴杞豐心靈工坊與自己相遇家族治療師的陪伴之旅同性戀同性伴侶雙性戀家庭親子關係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捉迷藏」一輩子都在當鬼! 興奮找到兒時同伴...已變磁嗓西裝男

「捉迷藏」一輩子都在當鬼! 興奮找到兒時同伴...已變磁嗓西裝男

我或許是耐不住等待晚歸的家母的無聊,受不了附近鄰居們在背後陰損家母的閒言碎語、負面傳聞,而想要「躲起來」。

讓劉備吃兩次閉門羹?三顧茅廬真相曝光:是諸葛亮完美主義作祟

讓劉備吃兩次閉門羹?三顧茅廬真相曝光:是諸葛亮完美主義作祟

令人恐懼的完美主義者--諸葛亮!諸葛亮這一生最大的缺點,便是他有極端的完美主義傾向。什麼是完美主義者?

異位性皮膚炎跟「洗衣精」有關! 用超濃縮、洗衣球小心抓到紅腫

異位性皮膚炎跟「洗衣精」有關! 用超濃縮、洗衣球小心抓到紅腫

洗衣球原本應該是業者為了增加消費者洗衣精用量所制訂的企業策略,結果卻成了洗衣精殘留在衣服上最大的原因。孩童因洗衣精而皮膚紅腫的病例日趨增多。

拿回人生主導權!改變「無力式愛情」第一步:讓自己感覺到「痛」

拿回人生主導權!改變「無力式愛情」第一步:讓自己感覺到「痛」

在一段感情/人際關係當中,總覺得對方有很多的問題,可是他卻不願意面對嗎?跟他在一起這段日子,總是覺得很無力、可是不管你做了什麼,兩人還是一樣辛苦嗎?

小豬迷站出來!最夯罐頭豬LULU強勢回歸 粉嫩豬雪人再度擄獲你的心

小豬迷站出來!最夯罐頭豬LULU強勢回歸 粉嫩豬雪人再度擄獲你的心

最近除了迎接冬天的到來,LULU小豬也沒讓人失望!推出了「冬季王國藏寶箱」,有雪之王子、雪人、雪怪總共三種小豬造型,每種都讓人愛不釋手、萌到哭啊!!

彎腰撿油門旁銅板 駕駛躲過《絕命終結站》噴飛木柱貫穿擋風玻璃

彎腰撿油門旁銅板 駕駛躲過《絕命終結站》噴飛木柱貫穿擋風玻璃

這起意外發生在美國,一輛休旅車急煞直接撞上前方的貨車。這輛貨車上載滿大量森林原木,強大撞擊力讓3、40根原木直接從車頭檔風玻璃貫穿整個車體。

1023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處女打打氣

1023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處女打打氣

今天你可能會受到感情上的一些傷害,你可能會因此進行激烈的反擊,落個兩敗俱傷的局面。建議藏起自己的憤怒,不要為此惹上事故。

原來SOD都是真的!一晚GET百萬保單 競爭激烈用業績說話

原來SOD都是真的!一晚GET百萬保單 競爭激烈用業績說話

淩晨一點,我們主管根本是惡魔,一點了還在麥當勞跟我們開反對問題會議檢討。大家頂著熊貓睡眼,連麥當勞的店員都無聊的過來聽我們在說什麼。

農夫還兼當乩童!一窺台灣80年前農村生活 再苦一角也要賺

農夫還兼當乩童!一窺台灣80年前農村生活 再苦一角也要賺

當時政府在各地進行興建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整土、挖溝,在農閒時期,阿公為了養家活口,也跟著鄰居到外地「擔土」(台語),盡量能賺就賺,不放過任何掙錢的機會。

聊天到一半「下秒集體墜坑」 礦工回憶拿命換飯吃 同事一下就沒了

聊天到一半「下秒集體墜坑」 礦工回憶拿命換飯吃 同事一下就沒了

我70歲,最近到廟裡安太歲,虛歲算71。我是外省人,福州人,爸媽是民國38年(1949年)一起撤退到台灣,我在台北婦幼醫院出生,爸爸在基隆做公務員

踮腳短裙女「白皙屁股蛋」露出 網激動:沒穿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