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腦銀行」最缺吸毒犯和精障者! 切下每片組織...都藏著人生秘密

終有一天,它們都將向我們吐露自己的祕密。

文/芭芭拉‧麗普斯卡( Barbara K. Lipska,神經科學博士)、伊蓮‧麥克阿朵(Elaine McArdle)
譯/王念慈

我坐在一個擺放著一千顆大腦的空間裡,這一千顆大腦的主人都曾飽受精神疾病的折磨。

身為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的人腦資料庫主任,我的工作每天都會與無數的大腦為伍。

人腦資料庫就像一座「大腦銀行」,裡頭收藏的上千顆大腦中,囊括了各種因為不同原因無法正常運作的大腦標本;這些大腦的主人生前可能因它們而看見虛浮的幻象、聽見詭祕的耳語,或是深受情緒大幅波動、抑鬱感如影隨形的持續迫害。在過去三十年間,這些由各地收集而來的大腦,就這麼分門別類地保存在這裡。

在這座人腦資料庫裡,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大腦主人是因自殺離世。這個令人絕望又心碎的舉動,正是許多精神病患者的最終下場,而這份嚴肅的事實總是日復一日提醒著我和同事們,必須努力在這個領域上盡一份心力。

每份收藏在資料庫裡的標本,剛送來時都是一顆完整的大腦,鮮血淋漓地密封裝在透明夾鏈袋中,再冰存於裝滿碎冰的保冷箱裡,小心翼翼地運送。這些因血水閃閃發亮的大腦,乍看之下就像是一塊紅肉,讓人聯想不到它曾經是構成「人性」的核心器官。然而,就在這顆大腦被裝入夾鏈袋之前,它的確曾在它主人的頭殼裡,支配那個人的每一個動作和想法。

為了理解精神疾病,並且找出治療、甚至是治癒的方法,研究人員需要有穩定的大腦樣本來源。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就是為此而生,並成為美國聯邦政府在精神衛生研究領域首屈一指的學術輔助機構。

在人腦資料庫,我們會將收集到的新鮮大腦以專業的方式處理,製成可供研究的組織切片標本,然後再分享給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使用。

▲窺探美國紐約大腦銀行冷凍人腦用電鋸切片保存。(圖/CFP)
▲大腦銀行冷凍人腦用電鋸切片保存/示意圖/CFP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不過,收集大腦樣本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要收集到思覺失調症、雙相情緒障礙、憂鬱症、焦慮症和對各種物質成癮者(如古柯鹼、鴉片、酒精,甚至是大麻)的大腦,更是難上加難。

更重要的是,死於重症的精神病患者,例如生前長期躺在醫院、仰賴呼吸器維生,或者嚥下最後一口氣前,使用大量藥物的精神病患者,無法成為人腦資料庫裡的標本。因為精神疾病本身就是一個很難解的謎題,若研究對象同時還患有其他的疾病或病痛,只會徒增解開「精神疾病成因」這道難題的複雜度。

不過,為了解開這道難題,也需要未罹患精神疾病者的大腦,以這些健康者的大腦做為研究時的對照組,比較患病者的大腦與健康者有何差異。簡而言之,不論是精神疾病患者的大腦,還是健康者的大腦,皆是我們收藏的對象。

這裡的大腦樣本,大多是來自附近法醫室的停屍間,被送往該處的大體多半死因可疑或不明。因此,我們的人腦資料庫裡除了有自殺者的大腦樣本,也有不少來自他殺或是死因不明者的大腦。

每天早上,人腦資料庫裡的技術人員都會逐一致電給附近的法醫室,詢問他們:「今天有無可供我們製成標本的大腦?」

收取大腦樣本時,必須分秒必爭,因為一旦死亡時間超過三天,死者的組織就會開始分解,無法將大腦製成標本。為了進行後續的分子研究,必須趕在死者大腦的蛋白質、核醣核酸(RNA)、去氧核醣核酸(DNA)和其他分子裂解前,將整個大腦組織經由專業的步驟保存下來。

電話中,管理停屍間的工作人員會告訴我們的技術人員,在過去二十四小時裡,停屍間送進了哪些大體,並大略告知這些大體的相關資訊。一般來說,這些資訊非常簡略,只能讓我們知道最基本的年紀、性別和死因,例如說:他是一名服用過量海洛因的年輕人、她是一名心臟病發的中年婦女,或者她是一位上吊自殺的青少年等等。

接著,技術人員就會將這些簡短的資訊,彙整成一份候選清單,拿來與我討論,再共同從中篩選出真正需要的大腦樣本。

我們要收這顆大腦嗎?這位死者身前使用了過量的藥物。

或者是這顆大腦?這位老先生的太太跟停屍間的管理員說,他丈夫生前是個酒鬼。

清單中還有一名車禍身亡的男性,就他的資料來看,他生前沒有罹患任何精神疾病的跡象,所以或許研究人員可以將他的大腦做為研究中的對照組;只不過,車禍的過程中,他的頭部有可能已受到傷害,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應該將他的大腦納為資料庫裡的一員嗎?

▲▼死亡。(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製作大腦標本必須在人死後3天內,通常家屬都還在傷痛中,不願意捐贈/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基本上,只要清單上的大腦有機會符合我們研究的需求,我都會同意工作人員將這些大腦取回。畢竟,我們所要尋找的大腦樣本何其稀有、珍貴,所以任何機會都必須把握,才可盡力滿足幾乎快供不應求的研究需求。

我們一旦選定了清單中的合適人選,就會一一與家屬聯絡,向他們提出這樣的請求:「請問您是否願意將至親的大腦捐出,供醫療研究使用?」

乍看之下,這似乎是道很簡單的問題,不過對家屬而言,卻是一份艱難又揪心的請求。因為就在幾個小時前,清單上的這些人都還活著,但就在我們向他們的雙親、伴侶或孩子提出這個請求時,他們卻已永久離開人世;此刻家屬大多還深陷在震驚和悲傷中。或許就是這個因素,才會只有約三分之一的家屬願意將構成他們至親樣貌最核心的本質捐獻出來。

當大腦送抵,我們會先標註上專屬的編號,以保護每一位捐贈者的隱私性,接著才會開始用這些大腦進行研究。為了更加了解精神疾病,我們會切開收取來的大腦樣本,深入探討其內部的運作狀態。

我的工作日常,就是周旋在這些大腦之間。而這些被切片和冷凍起來的大腦樣本,全都乘載著我們對神經科學的大好希望。我們深信:終有一天,它們都將向我們吐露自己的祕密。

● 《鍵盤大檸檬》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本文摘錄自《我決定好好活到死:一位腦科學家對抗大腦病變的奇蹟之旅》

▲▼《我決定好好活到死》。(圖/究竟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芭芭拉‧麗普斯卡、伊蓮‧麥克阿朵

譯者:王念慈

本文由 究竟出版社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芭芭拉‧麗普斯卡Barbara K. Lipska伊蓮‧麥克阿朵Elaine McArdle我決定好好活到死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人腦資料庫思覺失調症雙相情緒障礙憂鬱症焦慮症大腦法醫精神疾病神經科學自殺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字母「b」看成「d」 她閱讀困難又失聰 拼上哈佛變醫界女權威

字母「b」看成「d」 她閱讀困難又失聰 拼上哈佛變醫界女權威

閱讀是學習之門,閱讀困難,將成為獲取知識的障礙。父親帶她去給醫生檢查,才發現她的視覺異常,會將英文字母的「b」讀成「d」,將「p」左右顛倒讀成「q」…

體罰與虐待並不遠! 「孩子要打才會乖」變相成家長虐童藉口

體罰與虐待並不遠! 「孩子要打才會乖」變相成家長虐童藉口

就加害者的實際行動來看,就會發現體罰和虐待的距離並不遠。二○一四年秋天,在蔚山發生七歲小女孩哀求想去郊遊,結果慘遭繼母凌虐致死的事件。

胖白男要空姐幫擦屁股 隔壁乘客自告奮勇解圍:我來!

胖白男要空姐幫擦屁股 隔壁乘客自告奮勇解圍:我來!

最經典的服務業又累又煩,尤其別人還把你當屎的事件,當數二○一九年年初發生的一起超胖白人男子要求空服員擦屁股一案。

湯鎮瑋│0525開運農民曆│宜裁衣、嫁娶

湯鎮瑋│0525開運農民曆│宜裁衣、嫁娶

湯鎮瑋農民曆2019已亥豬年豬事大吉開運農民曆

這塊乳酪臭臭der! 博物館新奇展覽品 用人類腋下、肚臍細菌做的

這塊乳酪臭臭der! 博物館新奇展覽品 用人類腋下、肚臍細菌做的

近期有個名為「FOOD:Bigger than the Plate」的新展覽,看起來就是和吃的脫離不了關係,不過他特別的地方在於,這些吃的展品,都是由「名人身上的細菌」培養出來的。

「女人情」經典影展! 張國榮、梅艷芳作苦命鴛鴦《胭脂扣》寫盡現實

「女人情」經典影展! 張國榮、梅艷芳作苦命鴛鴦《胭脂扣》寫盡現實

光點華山的關錦鵬「女人心.女人情」影展於今日獨家復刻,直到6月2日將播放以上五部電影,帶領觀眾一同回到港片年代。本篇文將簡介這五部電影。

0525好星運開關│獅子開好運,為處女打打氣

0525好星運開關│獅子開好運,為處女打打氣

在與他人的關係之中,你喜歡尋求刺激,有可能遇到一些不同尋常的人,這些人也許會讓你心煩,但你應該意識到他們能滿足你生活中的某些需要。

哆啦A夢的「窗戶換景機」好助眠!  睡在埃及旁,醒來就到冰島啦

哆啦A夢的「窗戶換景機」好助眠!  睡在埃及旁,醒來就到冰島啦

什麼!現在這個「窗戶換景機」居然出現在現實生活中了!欸欸欸,但可以換景,不過不能跨出去啦~還以為真的是哆啦A夢哦~

好殘忍! 飼主「立遺囑要求愛犬陪葬」 6歲西施犬被強制安樂死火化

好殘忍! 飼主「立遺囑要求愛犬陪葬」 6歲西施犬被強制安樂死火化

生離死別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過的階段,和家人親友離別當然是件難過的事,而毛小孩當然也是我們重要的家人。

忠狗「站守教室門口」背影超虐!不知餵飯老師已過世 照常準時來討摸

忠狗「站守教室門口」背影超虐!不知餵飯老師已過世 照常準時來討摸

Carmelito老師前幾日因中風突然去世,事情來得太突然,不僅學校裡的師生無法接受,就連Buboy當然也還沒查覺到。在Carmelito過世後的那幾天,Buboy還是每天準時到教室門口等他...

景甜「賴著坎城紅毯龜速移動」  工作人員連趕4次..網看傻:超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