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白男要空姐幫擦屁股 隔壁乘客自告奮勇解圍:我來!

擦不下去……

文/莎拉(空服員)

最經典的服務業又累又煩,尤其別人還把你當屎的事件,當數二○一九年年初發生的一起超胖白人男子要求空服員擦屁股一案

我亦載過那位客人,能夠如此確定就是那位客人沒錯,除了因為他令人難以忘懷的外表之外,也因為他在我所飛行的航班上,同樣提出了擦屁股的要求。我那趟在座艙長的堅持下,沒有一位空服員去替他擦屁股,因為座艙長認為我們即便是服務業,但並不需要做到如此程度。客人該有自覺自己若有什麼有別於一般的特殊需求,必須能夠自我處理。尤其能夠來搭飛機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有基本智識水平的人,將自己的麻煩推給「服務業」,不啻是一種自欺欺人又偷懶的做法。

但那趟我的航班上卻出現了一位天使。這位天使不是空服員,而是一位坐在胖白男附近的乘客。這位客人是一位美籍白人女性,俐落捲曲的黑色短髮、中性穿搭,予人一種堅毅可靠的實在感。她在胖白男向空服員提出擦屁股的要求時恰巧聽見,在我們拒絕他的要求後,示意我們過去,表達自己可以幫他這個令人尷尬十足的忙。

她的理由是,自己的職業就是照顧這類有特殊困難,無法自行解決生理需求的患者,這樣的事情對她而言司空見慣,而她更明白這樣的事情對一般人來說會覺得難堪,所以她願意幫這個於他人而言困難、於自己而言平凡的小忙。

座艙長遂了她的善意,所以在我載到他的那趟航班,因為這位乘客的出現,形成了難得的雙贏局面。每次胖白男有如廁的需求時,我們便去喚那位乘客,並提供給她一次性的塑料手套及大量的濕紙巾,由她替他處理如廁事宜。我想那位乘客是一個真正對於自己的工作有強烈使命感的萬中選一之人,所以在工作之餘、在沒有實際薪資的驅使下,依舊願意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

▲長榮空姐遭副幫白人脫褲擦屁股,開記者會哽咽。(圖/ETtoday新聞雲直播)
▲一名白人搭乘飛機時,竟要求空服員替他擦屁股,造成該名空服員身心受創。(圖/ETtoday新聞雲直播)

但何謂空服員的使命感呢?這在台灣的航空公司之中還是非常曖昧難解的事。我在前面的章節曾經提到,在空服員受訓時,絕大多數的訓練都是跟「安全」有關,這是運輸產業的核心,亦是所有後來的起點。但在受完訓練上機之後,真正在做的事情大多卻與安全離得很遠。連我自己在報考航空公司的面試時,都完全誤解了空服員的意義,一味提及自己有多喜歡接觸人群、多熱愛從人與人的互動之中得到回饋(當然都是一些鬼話)。

說到空服員面試,就不能不說到一個空服界的大鄉野傳奇。傳說,久遠久遠以前,曾有一位空服員發覺一位乘客爺爺不小心便溺在自己的身上,不單慈悲心腸替爺爺清理乾淨,還向機長借了一套衣物讓他換上,讓爺爺不至於尷尬羞恥,反而笑咪咪下機而去。

有求職者會在面試時提及自己聽說過甚至親眼看過這個故事,因為相當感動於人性的高貴,便報考了這個工作,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這樣的人。在我進入我的公司的最終主管面試環節,亦活生生聽見和我同組面試一位女孩,範例重現般,講了同樣的故事及感想。

遠東航空空服員招考。空姐、空服員、面試。(圖/記者陳睿中攝)
▲曾有人在面試空服員時,對處理乘客便溺的故事發表感想。(示意圖/記者陳睿中攝)

如果不斷打破疆界、出人意表的服務是空服員的使命,那麼航空公司的訓練就該以此為主軸,標準SOP 化,不該僅是用一些虛妄的道德高度,踩著空服員的軟肋般,明示、暗示我們該做到這樣的程度,才配稱作一個空服員。

當我們進入公司受訓,實在發覺了空服員的本質其實是為守護飛行安全而來時,漸漸會開始對於航空公司掛羊頭賣狗肉的行為、對於社會期待的空服員樣本,有了嗤之以鼻的感慨。明明安全是最重要的,颱風天飛機卻照飛不誤,說是為了不要耽誤旅客的行程;明明安全是最重要的,卻不停在吹捧各類空服員如何放下身段、為人為己的故事,卻罔顧我們的精神狀態,巧立名目各種壓縮休息時間。

在胖白男的事件上了新聞後,有許多人獵奇般的來詢問我:如果是妳,擦不擦他的屁股?

我想了一下,我覺得我會擦。但畢竟想像和現實的差距頗大,真的臨到那個情況,沒有天使般的乘客挺身而出,我或許也會害怕厭惡地轉身逃去;也不能因為我說我會擦,不擦之人就不配做一個空服員。

每個人對於所有事件的耐受程度本來就不盡相同,而替客人擦屁股更完全不在我們的訓練之中,憑什麼要人為了維護公司形象及高服務水平,而去做自己不願意的事?

▲長榮航空,空服員,空姐,機場,EVA AIR(圖/記者季相儒攝)
▲進入航空業後,面對顧客刁難的要求,每個人可以承受的程度都不同。(示意圖/記者季相儒攝)

簡單來說,若是有客人說自己要吃飯,不論他是大聲疾呼、禮貌請求,我們都會提供給他,因為這本來就我們的業務範疇。但若在業務範疇之外,比如,我就曾遇過客人搭機蜜月旅行,新婚丈夫有些興奮靦腆地問我如果是蜜月旅行,有沒有什麼特殊服務。

老實說,是沒有的。就像坊間傳說若在搭機途中生下孩子,此嬰孩將獲得該航空公司提供的終生免費機票,都是一些眾人對飛行這件事的過度幻想。那時我還是一個剛進公司不到一年的小菜鳥,對於社會的現實與險惡還沒有那麼透徹的了解,沒有那麼世故,也心懷火花地希望能夠為客人做些什麼,增添他們旅程的美好。

我請客人稍待,先去向負責我這一艙等的副座艙長學姐報告此事。沒想到學姐竟也是性格浪漫之人,遂前往商務艙用商務艙專用的香檳杯倒了兩杯香檳,再拿出機上卡片,請經濟艙的眾人寫下祝褔的話語,然後領著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蜜月夫妻的座位,恭祝他們新婚愉快,請他們高調地使用高腳杯喝經濟艙沒有的香檳。

在上述情況下,任何一位空服員直接冷淡地拒絕道:「沒有,我們沒有為了蜜月夫婦特別提供的服務。」雖然可能壞了客人興致,公司卻也無法對我們有任何質疑與挑戰,因為這本來就不在業務範圍之中。

而在胖白男事件中,更值得耐人尋味的一點,是客人發出要求的態度。我印象中客人是以一種「你們就是該幫我」的姿態在闡述擦屁股這件事的。光是提出這樣的要求就已經是夠令人羞赧的了,對方竟還能頤指氣使的,充分顯示客人就是先入為主的認定我們就該這樣做。我相信此位客人若是搭乘歐美國家的航空公司,斷是連提出要求都不敢。

在此事件發生過後,我正巧和一位因私人行程搭乘我所服勤的班機的美籍航空公司空服員聊天。他說這件事在他們公司內部員工之間也引起了不小的討論。他們討論的結果,除了認為這位「無法自行擦屁股」的客人應該要有自知之明,帶一位可以幫忙的同伴陪同上機之外,他們還感到非常奇怪的一點是,為什麼當趟的機長不乾脆拒載那位客人?

▲飛機,機艙,航空,空服員。(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若乘客有可能影響航程,航空公司有權拒載不配合空服員指示的乘客。(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而據說那趟的組員,不單是一位空服員擦了他的屁股、座艙長擦了他的屁股,後來還終於基於男女授受不親之故,派出一位男性機師也擦了他的屁股。我在這位美籍航空的空服員和我聊過之後,才幡然醒悟,對啊,我們是有權力拒載不配合空服員指示的旅客、甚至若是我們對旅客的身心健康有疑慮,認為該乘客會影響整趟航程順遂,我們就算收了客人錢,他們也不是大爺,清楚遊戲規則且願意遵守的人才能賓主盡歡。

或許不只客人的觀念有問題,就連公司都在對我們軟土深掘,一份薪水可以做到兩倍、三倍的事,以善良美好的帽子扣得我們無法動彈。不是只有菩薩心腸的人才能當空服員,菩薩心腸也不是空服員的必要條件。如果我願意多做什麼,那純粹是出自我個人的善意,和我的職業沒有關係。

*本文摘錄自《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

▲《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圖/高寶文化提供)

作者:莎拉

本文由 高寶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空服員空姐機師機組人員飛機服務業擦屁案航空公司職場莎拉才不稀罕當空姐高寶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愛請假逃避責任!同事「腸胃炎請病假」 老闆請客馬上秒回:我也要

愛請假逃避責任!同事「腸胃炎請病假」 老闆請客馬上秒回:我也要

點進群組,早上請假的同事正秒回要一份包心粉圓豆花加紅豆加冰,我反射性地問:「腸胃炎還吃冰喔?」 當著全公司的面讓他難堪,事後感到非常後悔。

主管帶頭職場霸凌! 精神科醫生:他可能是不穩定的「病友」

主管帶頭職場霸凌! 精神科醫生:他可能是不穩定的「病友」

滿懷期待進入公司,但被分配到部門之後卻遭受女性主任的欺負和騷擾。即使到公司上班也無視我的存在,既沒有被分配到工作也沒有給予指導,還像是故意讓我聽見一樣說我壞話。

最難教的是父母 帶女兒治療卻狂嗆「管很多」 治療師無奈:別佔位了

最難教的是父母 帶女兒治療卻狂嗆「管很多」 治療師無奈:別佔位了

有人可能會問,我有沒有跟媽媽溝通不可以隨意帶小孩離開治療室,有的話也應該跟我報備?老實說,有。但我每次得到的回應都是:「你管很多欸!」

會考數學「全猜C」就能爽爽過? 資深師:會寫6題就有機會拿B

會考數學「全猜C」就能爽爽過? 資深師:會寫6題就有機會拿B

國中教育會考學生最害怕的科目非數學莫屬,每年的待加強比例,數學科總是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拿C,部分偏鄉學校超過一半拿C更是家常便飯。數學拿B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婚姻不是幸福的證據 單親媽的教訓:別被「應該結婚」框住人生

婚姻不是幸福的證據 單親媽的教訓:別被「應該結婚」框住人生

我覺得單身很自由,一想到結婚就很懶,但是也沒有自信老了之後還能像現在這樣幸福,而且很在意旁人的眼光和議論。最重要的是,我沒辦法確定一輩子單身是不是真的幸福。

櫻花季過了沒關係! 超唯美「酒粕櫻花髮色」閃耀粉色能迷暈人

櫻花季過了沒關係! 超唯美「酒粕櫻花髮色」閃耀粉色能迷暈人

一年一度的賞櫻盛典,粉紅的、桃紅的、紫的、桃粉的~甜美女孩兒們怎能不跟風先染一頭夢幻的酒粕櫻花色呢?粉嫩的桃粉色攻勢,光想像就覺得浪漫破表呀!

地雷室友「偷吃、骯髒、放閃」哪種最雷? 5成網友崩潰票投這項

地雷室友「偷吃、骯髒、放閃」哪種最雷? 5成網友崩潰票投這項

眼看又是學期結束,許多大學生正面臨搬入宿舍或是租屋找室友的狀況,而室友好壞往往決定了住宿品質,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哪一種人是他們絕對不想要一起住的「地雷室友」?

海洋保育不能等! 大學生研發《重症珊瑚》解謎遊戲拯救珊瑚王子

海洋保育不能等! 大學生研發《重症珊瑚》解謎遊戲拯救珊瑚王子

今天要介紹的這款《重症珊瑚》也就是今年「新一代設計展」裡展出的學生作品,而且還入圍了金點新秀設計獎喔!

同婚過關她卻等不到結婚那天 家人嫌惡「同性戀就是有病」…只能永遠躲在櫃子裡

同婚過關她卻等不到結婚那天 家人嫌惡「同性戀就是有病」…只能永遠躲在櫃子裡

在同志們皆大歡喜的慶祝專法通過時,對於小萍而言,是一個只能感動在心裡卻無法說出口的激動,專法通過的那天她很興奮的傳訊息給我,「終於等到今天了!」

劍橋女博士回憶「垃圾場童年」 一個委屈眼神...混帳哥拳頭就揮來

劍橋女博士回憶「垃圾場童年」 一個委屈眼神...混帳哥拳頭就揮來

富蘭克林那間商店已經準備蓋屋頂,所以聖誕節過後兩天,我硬將彎曲、發黑的腳趾塞進工作靴,整天早上都在屋頂的電鍍錫板上鑽螺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