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父親送兒搭逃亡列車 包包偷塞「玩具猴」 77年後猴子還在守護他

法式軟糖/檸檬籽

看起來是糖果很無害,結果咬下去卻酸到舌頭發麻,然而卻唰嘴到停不下來,這就是我的文..

點評:小猴子送他的最後一個禮物

文/法式軟糖

當Gert Berliner還是14歲猶太男孩時,他將一隻玩具猴子從柏林帶了出來,一直放在身邊。但他怎麼也沒想到,77年後,這個破舊不堪的絨毛猴子,竟然幫他找到了親人。

1938年11月9日,水晶之夜(或稱為碎玻璃之夜)開始了,納粹黨員襲擊德國全境的猶太人,被認為是對猶太人大規模屠殺的開始。一間又一間猶太商店的窗戶被打破,破碎的玻璃在月光的照射下有如水晶般發光。

兵荒馬亂之下,Gert的父母Paul和Sophie將兒子送上了一輛秘密列車,這是由「世界猶太人救濟組織」偷偷發起的拯救難民兒童運動(Kindertransport)。秘密列車只允許孩子上車,成千上萬的孩子哭著與家人分離,送去未知的國度、寄宿家庭。在這個事件中,大約有一萬個孩子被迫與父母分離,只有1千個孩子能再次與家人重聚,然而Gert Berliner並不是幸運的那一個。


Gert還記得自己帶著一個小包包,裝的東西不多,有樣東西被父親偷偷塞進小包裡——他最愛的絨毛猴子,也是他的護身符。Gert在瑞典下車,他回憶當時的情景,踏在月台的那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可以呼吸了,「這裡的空氣和柏林不一樣。」

Gert被一戶有愛的瑞典家庭收養,然而,親生父母的命運也漸漸不明朗,最終,Gert再也沒有收到父母的來信。後來他才知道,1943年5月17日,Paul和Sophie被蓋世太保抓到,送進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那是納粹最主要的滅絕營,許多惡名昭彰的處決和人體實驗都在此進行。最後,夫妻倆和大批猶太人死在集中營裡。

22歲時,Gert搬到紐約,成為一名出色的攝影師、藝術家,到處飄泊的旅程,永遠都是行李箱那隻小猴子陪伴著他,從孩童、青年、中年,一直到結婚生子。Gert始終不願意丟掉小猴子,因為那是他與柏林的童年、父母親唯一的聯繫。即使是Gert唯一的兒子Uri Berliner也不知道猴子的存在,Uri表示,「我們很少討論他經歷的事,他父母的死亡,以及他作為一個年輕難民感受到的孤獨。」

▼納粹德國於1939年發給Gert Berliner的猶太身份證


2003年,Gert的好友,也是柏林猶太博物館的檔案管理員Aubrey Pomerance在曼哈頓拜訪78歲的Gert,希望Gert能捐個東西給博物館,讓參館民眾也能感受到屬於納粹時代的故事、氛圍與情緒。Gert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玩具猴子,即使他非常捨不得,但他更想向大家展示時代的悲痛。就這樣,小猴子經過64年,終於回到了家鄉柏林。

12年後,時間來到2015年,一位叫Erika Pettersson的瑞典訪客與男友一起逛展,她在一排納粹時代的展品中發現了一個木箱,裡頭裝有一隻玩具猴子和一張男孩的照片,「應該是巧合」,Erika回憶,「因為我母親也是姓Berliner」。

▼Gert Berliner

雖然Erika沒有多想,但當她將這個小插曲分享給母親Agneta Berliner時,Agneta始終放不下這件事,她上網查了男孩的名字,並找到Gert的電子郵件地址,衝動發出一封郵件,問道,「我們有沒有可能是親戚?」在與Gert一來一回地聯繫後,他們最終約在柏林攝影展上會面。

當時的Gert已經逾90歲,在雙方互訴自己的故事之後,他們確認了血緣關係。原來,Gert的父親,有個叫Carl的哥哥,Carl透過別的管道,將自己的兩個兒子送上去了瑞典,但父子也在戰亂中失去聯繫。後來,Gert這兩個堂兄弟,各自組成家庭,其中一個人生下了Agneta。77年後,Gert終於見到與他有血緣聯繫的親人。這隻小猴子,冥冥之中保護著Gert,為他引導方向。


Gert的兒子Uri時常代替年邁的父親飛到瑞典與親戚見面,一大家子熱熱鬧鬧、開開心心。而Gert就待在自家公寓裡沉思,他總說,「人老了,就有更多時間坐在椅子上思考,思考這一生。」Gert想著當年父親以怎樣的心情將玩具小猴塞進他的小包包,這裡面包含了父母對他的祝福、期許、最後一絲希望。現在,它成了一個禮物,Gert說,「它在我年老的時候,給了我一個家庭。」

VIA npruktimes免費圖庫pxhere(封面示意圖

❖法式軟糖粉絲團❖ 
還想看更多?快來追蹤▶▶▶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校犬「可樂」亂入校慶舞獅表演 全程公然挑釁:你是什麼生物?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