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師兄|新竹的風

二師兄/

人生很難,所以笑一個吧

我大學時有個朋友叫小米,從小在新竹長大。

小米有個奇怪的嗜好,他很喜歡吹風,認為風能帶給他家的感覺。

「難過的時候就吹吹風,風會吹散一切憂愁。」小米是這樣說的。

他在宿舍裡擺了一台工業用電扇,想家的時候就會坐在電扇前面吹上好幾個小時,每每吹得寢室遍地狼藉。

有次小米失戀,想用米粉在寢室上吊,被大家抓起來狠狠痛扁了一頓。

「你他媽能不能振作一點?到外地讀書誰不想家?你要適應環境,而不是讓環境來適應你!」

我忿忿地看著從家裡帶來的砂糖被吹得散落一地。

來到新竹念書後,我才知道這裡的風有多喧囂。

「在外地要好好照顧自己,祝你一路順風。」

出門前,我媽這樣跟我說。

「不對。」我搖搖頭,帥氣地說道:「五月天說過,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

「我要逆轟高灰啊!」

「好啊,你到新竹的時候再視訊,飛一個我看看。」我媽冷笑。

來新竹的第一晚,我還沒租到房子,暫時寄居在傑森的房間。

「欸,跟你借一下吹風機。」剛洗完澡的我一邊擦頭一邊說。

正在打遊戲的傑森沒有回頭,背著身對我招了招手。

「幹嘛?」我不明所以地走近傑森。

傑森打開窗戶,外面狂風呼嘯。

然後他猛然揪住我濕漉漉的頭髮,把我的腦袋按在窗外。

「你想幹什麼&#asdf@s&#d^^&df&%ki……」

狂暴的氣流從四面八方灌入我的眼耳口鼻,把我吹得七竅生煙。

十幾秒後,傑森把我的頭拉回室內,右手還流暢地操作著滑鼠。

我兩眼呆滯,頭髮已乾。

「出來生活大家都不容易,能省則省。」

傑森眼睛還是盯著螢幕,漫不經心地關上窗戶。

生活了一陣子後,我總算深刻地體會到,新竹的風真的是沒在跟你開玩笑,騎個車能被吹到對向車道。

我在台南停車鎖安全帽是因為怕被偷走,在新竹停車鎖安全帽是因為怕被風吹走。

那時的我好傻好天真,以為鎖安全帽就沒事,殊不知隔天早上起床,打開窗戶就看見整台機車被狂風按倒在地上磨擦。

小時候看到寒風割面這句成語,都覺得太誇張。

現在我才知道,別說是割面了,新竹的風根本想直接把整顆頭都扭下來。

搞得我每天都像尚書大人,風往哪吹就往哪倒。

想當初我興致勃勃地問傑森有空要不要去戶外放風箏,他就說了一個故事給我聽。

「我大一的時候,也有個同學約我去南寮漁港放風箏。」

「結果呢?」

「結果那天我睡過頭沒赴約,醒來才知道,那個同學跟風箏一起飛走了,我到現在都還沒找到他。」

「這麼誇張?」我狐疑。

「不要不信邪,我再跟你講一個故事。」

傑森眼神朦朧,沉浸在過去的回憶裡。

兩年前的迎新活動,有個外地來的學弟在大草原上,當著全系的面,跟喜歡的女孩子告白了。

「大!風!吹!」男孩扯開嗓子大吼。

「吹!什!麼!」系上的同學們熱烈回應。

「吹──我喜歡的那個她!」

男孩吼得那樣用力,耳根都紅了。

同學們紛紛倒抽一口涼氣,現場氣氛曖昧旑妮。

「我剛來新竹的時候,什麼都不懂,連新竹麥當勞可以點到貢丸漢堡都不知道。」

男孩緩緩走到一個學姐面前。

「那個時候,是妳拯救了我,教會我怎麼在這裡生活下去。」

緊張得全身發抖的男孩,鼓起勇氣把情書送到學姊手中。

「等我意識過來的時候,已經深深喜歡上學姊了,請跟我交往吧!」

男孩閉著眼睛大叫。

系上的同學開始鼓譟,期待著女孩的答覆。

「不要答應他!」

「拒絕他!拒絕他!」

「學姊你也敢把?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殺他全家!打他媽媽!」

在學長們悲憤的嘶吼中,學姊低著頭,滿臉通紅地把情書折成紙飛機,對著男孩射出。

「等紙飛機落地的時候,我們就交往吧。」學姊輕聲說道。

草原上頓時歡聲雷動,喜氣洋洋。

「好浪漫的故事,年輕真好呢。」

我微笑,可惜這些機會都不是屬於我的。

「別傻了。」

傑森沉痛地指指天空。

「現在那架紙飛機還在天上飛。」

「三小?」我錯愕。

「這就是學姊教會他的最後一件事──新竹風,卡大恁祖公。

「幹,真是太殘忍了。」

到現在,每次我被風吹到懷疑人生的時候,就會想起那個素未謀面的學弟。

我想,他應該連靈魂都被吹散了吧?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掉殼被罵!爸掛「吃瓜袋」通殺 烏鴉笑超魔性...女鵝嗨炸狂抖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