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師兄|台南交通安全守則

二師兄/

人生很難,所以笑一個吧

星期五晚上感到無聊嗎?聽我說個故事吧。


這是發生在三年前的事了。

那天,台南的交通一如往常的雜亂卻又井然有序。

在一個廢氣四散、喇叭爭鳴的十字路口,我騎著車正準備兩段式左轉而停在待轉區中。

一陣風颳過,在我意識過來之前,啪的一聲,有著某種東西敲到了我的車頭。

我伸出頭一看,車殼上一小片刺眼的殷紅。

檳榔渣。



我抬頭尋找兇手的身影,只看到一台豪邁125無視紅燈呼嘯而過。

而駕馭那台豪邁的,是一個身穿白色掉嘎,叼著菸的老伯,他甚至沒有戴安全帽。

紅燈一過,我立刻加緊油門直追。

老伯騎得倒不算快,我很快追到那台豪邁前面。

「幹!哩給挖董ㄟ!」

「安怎?」老伯面無表情地停下車。

「問我安怎?」我嘿嘿一笑,一面一下車一面劈哩啪啦地扳動指骨。

我脫下安全帽熄了火,轉動鑰匙打開後座。

早就知道現在交通很亂,還好我早有準備。

「阿北!」我拿出隨車攜帶的備用安全帽,雙手平舉,九十度鞠躬:「你這樣騎車很危險!這個給你!」

老伯古井無波的臉皮抽動了一下,默默接過安全帽,好半晌才擠出一句話:「你是哪裡人?」

「哈哈,我台南人啦!」我露出潔白的牙齒,燦爛笑著,根本十大傑出青年。

老伯嘆了口氣搖搖頭:「現在的年輕人……」

他邊說邊舉起安全帽,



然後用力貓在我臉上。

「都是垃圾。」

轟。

頭部遭受重擊的瞬間,我眼前一片空白,回過神來,身體已經成大字型躺在路邊。

腦袋嗡嗡作響,我一時間站不起來。

老伯蹲下身來看著我的眼睛,沒拿安全帽的那隻手指著剛剛的十字路口,露出焦黃的牙齒問道:「你剛剛在那邊幹嘛?」

「……兩段式……左轉?」我虛弱地道。

「為什麼?」老伯面無表情地問。

「……痾……交通規則?」

轟。

安全帽再次以超高速衝撞我的臉,鼻血像噴泉一樣湧了出來。



老伯舉起染血的安全帽,拍拍我的臉,讓我保持清醒。

「如果平均每個人一天兩段式左轉五次,一次三十秒,你知道全世界的機車將多排放多少廢氣嗎?」

三、三小?

我完全不敢爬起來。

「喂,你平常會等紅燈嗎?」老伯看著十字路口,彷彿不是在跟我說話。

「痾……我……下次不敢了?」

話才剛說完,我心裡警鐘大響,瞬間想要舉起手保護臉……

轟。

好快的安全帽。

「喔……幹……」超痛的。

「你知不知道,當你在等紅燈的時候,地球正在哭泣?」

「那你等的時候就熄火嘛!」我痛到整個人都火大起來:「闖紅燈很危險欸!」

「閉嘴!」

安全帽在我眼瞳中急速放大,然後在我臉上爆炸。

轟。

乾……牙齒好像斷了……



「莫非為了自己的安危,你要犧牲全世界嗎?膽小鬼!懦夫!你媽媽是凸肚臍!」

他完全忽略熄火的提議。

「你這樣還敢自稱台南人?」老伯輕蔑地用鼻孔噴氣:「我在你著個年紀的時候,台南的路上根本就沒有紅綠燈。」

他直視我的眼睛。

「遇到紅燈就停下腳步……真正阻礙在前方的,是那盞微不足道的燈呢,抑或是人類自我束縛的心?」

簡直莫名其妙。

雖然莫名其妙。

突然之間,我的靈魂震了一下。

「看看你的周圍吧。」有那麼一瞬間,我在老伯的眼裡看見落寞。

「各式各樣的線形圖案盤根錯結地佔據大地,名為文明的網,禁錮著台南鄉土,雙黃線、車道變更線、紅線、停車格……以前哪有甚麼停車格?只要熄了火,哪裡都可以是停車位……」

「……你看看這些停車格的形狀,像不像一個牢籠?」

是啊,就像牢籠。

裡面囚禁著的,是台南人的瀟灑不羈、自由奔放。

「之前聽說過,有人把沒有兩段式的左轉,叫做高雄式左轉。」老伯繼續說:「居然,叫高雄式左轉,哈、哈哈……」

有東西滴到臉上,我撐開瘀血腫脹的眼睛一看,原來是老伯在哭。

我的心也跟著沉重了起來。

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被奪走了。

「幾年前台南變成了直轄市,最近蓋了夢時代,聽說將來還要建捷運……」

老伯一時間彷彿失了神,喃喃:「……現代化的府城啊……日新月異的規範與紀律像是一道道枷鎖,束縛了台南人無拘無束的心……」

「還有多少人記得吶,那一度馳聘在古都大地上,凌駕一切交通規則的,台南人的驕傲……」

看著老伯滄桑的表情,我好像也可以體會他的心情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說阿北。」

我呸的一聲吐出斷牙。

「我啊,從國中開始,連騎腳踏車都會戴安全帽,遇到紅燈會停,偶爾在比較大的路口也會兩段式左轉,就連最近練習開車的時候也一定會繫上安全帶,簡直窩囊透了。」我撐起身體,坐直。

「然而,即使是這樣的我,要說到愛台南的心,是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吃力地站起身,我拍落身上的灰塵。

「所以阿北,如果你願意相信這樣的我……台南的未來,就包在我身上吧。」

走到機車旁邊,我拿起安全帽扔到路邊。

已經不需要了。

從今以後,我會用自己的力量守護自己。

然後,也守護這個城市。

「我一定會成長為一個出色的台南人的。」

俯視著蹲在原地的老伯,我許下承諾。

那是台南世代傳承的約定。

「就憑你?」老伯站了起來,也扔掉安全帽。

「就憑我。」我挺起胸膛。

老伯笑了。

他跨上車,背對著我。

「雖說不抱期待,還是讓我見識一下吧。」

扔下這句話後,豪邁125轟隆發動,揚長而去。

目送著他離去的方向,我注意到不遠處的前方還有一個紅燈。

但是我知道,真正的台南人不會被區區紅燈所阻礙。

能讓台南人停下腳步的。

只有交通警察。

「停車,駕照拿出來。」

「混帳!你們是哪裡人?」

「先生,請你配合臨檢。」

「幹嘛?放開我!你們這群兔崽子,我出來馬路上混的時候……放開我!」

「如果你堅持拒絕酒測,請跟我們到警局走一趟。」

掙扎中,老伯回頭看向我。

「少年仔!台南的未來!我跟你約定好了!約定好了啊!」

「……」

看著前方老伯被架走的身影,我默默撿起了安全帽。

「安全第一嘛。」

我對老伯豎起大拇指。

一直到今天,我都是個守法的台南人。

大家一定要記得遵守交通規則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聲林之王EP2精華 | 健身猛男誤把丞琳說成林依晨全場笑翻 唱跳野獸登場 開頭朝天蹬示威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