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老闆一句「妳們很辛苦」感動陪酒妹:謝謝你不另眼看待我們

花田音子/

我是小夜場的戀愛販賣屋,喜歡炸雞(年齡不公開)

點評:暖男~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日式酒店女公關

在我們店的那條巷子裡,有一間咖啡店。林森北路的店大都配合日式酒店作息,除了便利商店,要在下午時段、天色開始黑之前找到可以稍微坐坐的地方,就只有那裡了。

老闆是一位總是穿著polo衫制服的男性,目測大約三十出頭,短髮,總是被手下的工讀生店員們笑說是不是開始有掉髮危機。

店裡有一般的飲料、也有酒類,尤其是啤酒類選擇特別多,精釀啤酒、各種小品牌威士忌、甚至連有名的噶瑪蘭威士忌也放了好幾支。老闆說,那是因為有些日本人特別愛喝噶瑪蘭,為了因應市場需求才放的。

一開始,我只是為了在上班前找個有冷氣、有東西喝、又有桌有椅方便化妝的地方而去,當然不會在上班前就開喝,總是點一模一樣的飲料,水果冰茶、去冰、內用。久了,不只是老闆,就連幾個經常見到的店員妹妹也會向我搭話。

▲▼暖老闆一句「妳們很辛苦」感動陪酒妹:只有他不另眼看待我們(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圖/當事人提供

某天下午五點多,店裡閒得只有我一個客人,老闆窩在角落上網,店員妹妹該做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邊看著我化妝,邊向我搭話:「妳們上班都要畫妝好辛苦噢。」

我正在畫眉毛,笑著回答:「還好啦,妳現在看到的大概只有60%完成度吧,晚點到店裡,我會在店裡的燈光下再補一次。」

「為什麼要這樣?」

「店裡比較暗啊,用那個亮度為標準,才知道自己畫的眼影、腮紅之類的夠不夠顯。」

店員妹妹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突然說:「我現在才想到,第一次看到妳上班的時候整個嚇到耶。」

「為什麼?怎麼嚇到了?」我想,是因為我那天穿了什麼奇怪的衣服嗎?辦活動的時候也曾經穿過水手服、兔女郎之類的,確實除了晚上的林森北路,沒有人會穿成那樣在路上走吧。

老闆突然加入我們的話題:「她是要說,妳化完妝變超級正她認不出來啦。」

說完,還大聲笑了出來,惹得店員妹妹連忙邊笑邊澄清:「沒有啦,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真的……差好多喔。」

我倒是沒什麼被消遣的感覺,每次去咖啡廳的時候幾乎都是素顏狀態,如果化成那樣還跟平常看起來一樣,我才應該難過吧?

我開玩笑說:「如果我畫得那麼辛苦,你們看起來還跟素顏的時候沒差,我才要哭了啦。」

店員妹妹連忙搖頭:「真的有差啦,整個人看起來都很不一樣!」

老闆想了想,說:「其實也不完全是因為化妝,應該說妳整個人氣質都不一樣。」

▲▼酒店,酒店小姐,花酒,媽媽桑(圖/記者周宸亘攝)
▲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這個話題,後來在某天店員妹妹不在的時候又被開啟。那天星期六,因為有一組預約客人,我還是照常上班,上班前到咖啡廳坐坐,但放假日的林森北路很明顯地更不熱鬧了,老闆也是因為這樣沒有排工讀生上班。

我突發奇想地問老闆:「你每天待在這邊看小姐跟客人、還有這邊的店家,會不會看到很厭世啊?」

我知道老闆懂我在問什麼,同樣的一杯酒,在他這裡不用五百就能喝到,在我們店裡開一瓶卻要四、五千塊。我當然看得起自己的工作,我知道自己有努力給出能客人認為值得的服務,但老闆又是怎麼想呢?

老闆沉默了一下,看著打開包包準備開始化妝的我說:「厭世是還好啦,但我知道妳們很辛苦。」

就這樣一句話,我卻震驚得無法接話。除了我以外,也會有其他店的小姐在這間咖啡店打發時間,我從沒看過老闆對我或者我以外的人有任何不禮貌、不愉快的視線,工讀生妹妹們也從不會對我們另眼相待。

看著我驚訝的臉,老闆笑了笑:「我也在這裡開了兩、三年啊,這邊的小姐來來去去很快,我看有的人下班醉成那樣、也有人冬天那麼冷還穿那麼少,不像外面有些人講的那樣……妳們是真的很辛苦啦。」

那一刻,儘管大家都是在林森北路上賺錢的人,套用媽媽說的「這裡不可能有和利益無關的交情」,我卻毫無根據地想,我也許能和這個老闆成為朋友。

*延伸閱讀:皮條客搶客搶到店門口!媽媽桑怒轟:我家小姐不是免費看板!
*【花田音子】專欄 *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