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條客搶客搶到店門口!媽媽桑怒轟:我家小姐不是免費看板!

花田音子/

我是小夜場的戀愛販賣屋,喜歡炸雞(年齡不公開)

點評:「林森北是結果論的世界。」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日式酒店女公關

每到七八點左右,林森北路的街頭巷尾總是會出現一些背著腰包的男女,他們打扮不像旅客、也不像住在這裡的人,無論何時,都能看到他們不停地拿出手機撥電話或者接電話。

一般人看大概只會覺得他們「怪怪的」,不會主動向他們搭話,但他們也不會主動搭理一般人。他們只有在看到西裝打扮的行人經過時,才會一臉殷勤地湊過去,操著半生不熟的日語大咧咧地問:「先生先生、今晚要去哪裡呀?要找小姐嗎?要找店嗎?」

▲▼皮條客搶客搶到店門口!媽媽桑怒轟:我家小姐不是免費看板!(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林森北路上充斥著皮條客,往往發生搶客、搶地盤爭議/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他們是皮條客,和特定的店家合作,盡可能地把路上的客人帶進他們合作的店,從中抽取傭金。對我們這種會主動走出店外招攬客人的小姐來說,他們是生意上的敵人;而對他們來說,我們雖然是對手,卻也是可利用的對象。

「就不要理他們就好了吧?」一開始,因為日文比其他小姐流利,比較常被派到店外吸引客人的我和D子,都是這樣想的。但媽媽表示,事情才沒有這麼單純。

直到有一次,我帶著新人妹妹兩個人一起出去外面走,這才體會到媽媽的話是對的。

新人妹妹幾乎不懂日文,拉客又完全沒有基礎,我也只能勉強教會她「歡迎光臨」、「我們是日式小酒吧」、「我們是新開的店」,這三句日文。她寫在紙上的小抄,發音甚至還不是用日文羅馬拼音,而是注音符號。

但她很努力,那天天氣冷,她還是穿著能凸顯身材優點的窄裙,一雙長腿穿著黑色網襪,踩著七公分細高跟鞋,只披著一條長圍巾保暖。她挑染成金色中混粉紫色的長髮及腰,邊走邊甩,經過的客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看。我也因此可以多和客人介紹幾句。

▲▼酒店小姐,酒店妹,特種行業,色情行業,八大,禮服妹,傳播妹,臨檢,禮服小姐,禮服店,陪酒。(圖/台北市警方,記者林裕豐翻攝)
▲即使天氣寒冷,小姐仍會穿著清涼在店外拉客/示意圖/台北市警方提供

然而,從一開始只有一個人,到後來兩個、三個人,我們不只引來客人,連皮條客也追著跟在我們屁股後面走。然後,我好不容易說動的客人,在我們一轉頭,就被皮條客半推半拉的,帶進跟我們同條巷子的出場店去了。

臨走前,我還聽到皮條客對客人們說:「我帶你們去別間店啦,那裡像那個長腿妹妹的小姐有十幾個喔,大家都會說日文。」

我們兩人的表現,變成了皮條客拿來推銷其他店家的免費看板——簡直沒有比這更幹的事情了。

從那天之後,原先一直被我當成空氣視而不見的皮條客們,頓時變成必須注意的礙眼存在。一旦我們這條巷子開始出現皮條客,或他們拉客人拉得太囂張,連已經走到店門口的客人都想推銷,我們這些負責站在外頭的小姐,就會馬上進去報告媽媽,讓媽媽出來把他們罵走。

比方說有一次,當我們又踏出店外,馬上又看到一個眼熟的皮條客在我們店外晃來晃去,一看就知道是想再撿現成的便宜。

但我們早就從監視器看到他了,站在我們身後的媽媽閃身站出來,看出眼前的皮條客是誰,瞬間變臉,「你一直站在我們門口,是有什麼事情嗎?」

皮條客的表情也立刻變了:「沒有啦,就是剛剛進去你們隔壁的客人,叫我等他們一下啊……」

這種明擺著就是當場瞎扯出來的話,媽媽怎麼可能會相信?但畢竟站在店外也可能會被其他人看到,媽媽還是沒有破口大罵,只是眼神兇狠的再一次警告:「啊我們家小姐說一直在這邊看到你耶?我門口監視器看也看到啦,你不要待在這邊可以嗎?」

「好好好,老闆娘不好意思……」

對比剛剛對我們兩人的態度,皮條客被媽媽一說,馬上就灰頭土臉的走掉,之後的整個晚上也沒有再看到他出現了。

林森北路是一個結果論的世界,在這條街上,手上擁有客人的人,就是能講話最大聲的人。平常為了拉客可以不擇手段的皮條客,遇到累積了十幾年資歷的媽媽,也只能夾著尾巴退下。

*延伸閱讀:「戀愛客」硬指名卻不掏錢! 酒店小姐白眼:有本事包養啊
*【花田音子】專欄 *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兩二哈玻璃窗邊洗澡遇知音 揪團狂叫抗議:反對洗香香!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